首頁>文藝>戲劇>資訊

兒童戲劇前景美好

時間:2019年09月02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譚旭東
0

  自1949年至今,我國兒童戲劇70年發展歷程中,各個時期和階段都涌現了一批優秀劇作家和作品,在國家的文化藝術發展與兒童成長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發展軌跡

  新中國兒童戲劇甫一發展,起點就很高。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是我國兒童戲劇的第一個專業化團體。該劇院全心全意為兒童服務,創作了《小足球隊》《槍》《童心》《友情》等一大批優秀兒童戲劇。1953年經相關部門研究、批準,把中國青年藝術劇院的舞蹈團改建為兒童劇團。經過兩年多的培訓,1956年文化部部長沈雁冰親自主持了中國兒童藝術劇院的成立。他們演出的《報童》《馬蘭花》《奇怪的101》《喝延河水長大的》《寒丹鳥的秘密》等優秀劇目,受到了觀眾的稱讚。這一時期,任德耀走上兒童劇創作的舞臺,1953年他創作的第一部大型兒童劇《友情》和《馬蘭花》可謂家喻戶曉,影響了新中國第一代兒童。

  “文革”期間,兒童戲劇受到了摧殘。但新時期兒童戲劇迎來新的發展。1979年1月5日至1980年2月7日,文化部主辦了慶祝新中國成立30周年獻禮演出。在全國獻禮演出的137臺劇目中,《報童》和《童心》這兩部兒童劇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歡迎。進入上世紀80年代,兒童戲劇呈現出一片生機活力。1982年文化部舉辦了首屆全國兒童戲劇匯演,來自20多個省市的劇團演出了43個不同題材、風格、樣式的話劇、歌劇、舞劇和戲曲。這次匯演展現了一批優秀的兒童劇,涌現出一批優秀的藝術人才,引起了社會各界人士對兒童戲劇的關注與重視。之後幾年,各省市紛紛建立兒童劇團或劇隊。這一時期,任德耀、胡景芳、歐陽逸冰、孫毅等都致力于兒童劇創作。其中,任德耀創作出了《宋慶齡和孩子們》,影響很大,展示了宋慶齡對孩子的愛,對兒童事業的關心。到上世紀90年代,兒童戲劇迎來了新的變化,它與高科技結合方面比較緊密,同時也開始面臨市場化的挑戰。

  進入新世紀,兒童戲劇面對新時代的挑戰,開展了不少展演觀摩活動,推出了不少好作品。如,2000年文化部在長沙主辦了全國兒童劇觀摩演出,《春雨沙沙》《少年華羅庚》《寒號鳥》和《月光搖籃曲》等兒童劇受到了廣大少年兒童觀眾和家長老師的歡迎,特別是武漢兒藝的《春雨沙沙》,塑造了眾多的少年兒童及老師家長藝術形象,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和濃鬱的詩意。有評論認為:“《春雨沙沙》的出現,不但有著深刻的現實教育意義,而且對于兒童劇的創作也有著深遠的影響。”2018年,由曹文軒的兒童小説《青銅葵花》改編的兒童音樂劇《青銅葵花》在江蘇各地舞臺亮相,吸引了眾多兒童對該劇的追捧。這一時期,除了事業單位性質的專業劇團在編劇和演出兒童戲劇,一些民間劇社和文化公司也經營兒童戲劇,它們改編經典故事,參與有關部門舉辦的全國兒童戲劇節,在兒童戲劇創作和演出方面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成就輝煌

  新時期兒童戲劇的發展成就輝煌,除了涌現了大批優秀的劇作家和作品,還體現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兒童戲劇的題材大幅度拓寬。除大量反映校園生活的戲劇外,《紅蜻蜓》《回聲》《和月亮交談的六個晚上》等走出校園圍墻,把社會生活的多側面、成人生活中的積極或消極的影響適度地展示給少年兒童,讓他們學會自己去鑒別選擇;《會見宇宙人》《明天飛》等科幻劇,則表現在廣袤的宇宙太空中歷險,帶有濃鬱的幻想色彩;《報童》《宋慶齡和孩子們》《喜哥》成功塑造了周恩來、宋慶齡等老一輩熱愛兒童的偉人的形象。此外,童話劇《月琴和小老虎》《皮皮魯和吹牛大王》《大森林裏的小故事》《大栓子的小尾巴》《月兒皎皎》和《人參娃娃》等,有的以當代觀眾的審美意識開掘古代寓言或民間傳説中的深刻底蘊,有的竟讓中國現代童話人物和外國古代童話人物出現在同一時空,以他們的性格衝撞編制出生動有趣的故事。這些劇本都反映出作家對生活獨特的發現和豐富的想象。

  二是在題材風格樣式等方面,藝術家也各顯身手,走出單一的現實生活的模式,盡可能地繼承中國傳統的寫意手法和豐富的假定性,同時又吸取西方現代藝術的多種表現技藝,創造出優美的賞心悅目的各具特色的舞臺風格和戲劇造型,從而大大加強了兒童戲劇的觀賞性、遊戲性以及便于觀眾投入的參與性。一些兒童戲劇經常採用歌舞隊表演。這種歌舞隊既能烘托戲中人物的心情,又能用他們的形體造型布置成如山、河、樹、星體等環境。他們有時是作品中真理的化身,有時又吐露出觀眾的心聲。這種多功能的歌舞隊調動觀眾的想象力,使舞臺不再是單調乏味,而是走向多元,呈現出絢麗斑斕的風貌。

  三是兒童戲劇自由地遊刃于體制、市場和信息三個環境。上世紀90年代初,市場經濟帶來了挑戰,兒童戲劇迎來了新的變革,雖然短時期內出現了轉型困難,但也涌現了不少優秀的作品。進入21世紀,網絡和新媒體等相繼出現,加上國家文化體制改革,兒童戲劇面臨多重挑戰,但它也妥善地與電子媒介結合,演出方式有很大的突破,而且也帶著鮮明的産業化痕跡。如,北京兒童戲劇就有了可喜的發展,在朝著産業化的方向做一些有益的努力。中國兒童藝術劇院親子動漫舞臺劇《絕對小孩》,北京兒童藝術劇院股份有限公司大型人偶舞臺劇《巴啦啦小魔仙之甜心公主》,中國木偶藝術劇院股份有限公司經典動畫改編《黑貓警長》和北京繽紛無限兒童藝術劇團幽默原創舞臺劇《錛兒頭小辮兒》等,都是文化産業化的嘗試之作。

  美好未來

  值得一提是,從2011年開始舉辦的一年一度的“中國兒童戲劇節”,到今年暑假已經舉辦了第九屆,這屆中國兒童戲劇節歷時37天,推出了來自中國、美國、羅馬尼亞、丹麥、韓國、日本等國40多臺兒童戲劇,演出200多場,還在濟南、成都、遼寧等設立分會場。中國兒童藝術劇院的兒童戲劇《火光中的繁星》《小美人魚》、北京兒童藝術劇院的《音符環遊記》和西安兒童藝術劇院有限責任公司的《我們是秦俑》等精彩劇目,打造了一場具有中國特色,又有現代氣派的兒童戲劇盛會。“中國兒童戲劇節”的成功舉辦,也説明了兒童戲劇一直受到關注、重視,是廣大兒童成長之路上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回顧兒童戲劇70年的發展歷程,總結兒童戲劇的成就,面對兒童戲劇現時的探索,瞻望兒童戲劇的未來走勢,可以肯定的是,兒童戲劇在兒童審美教育、社會認知、文化修養、人格熏陶和價值觀形成方面的作用不容忽視。相信,新時代的兒童戲劇的前景更美好。

  (作者係上海大學文學院教授)

(編輯:郝紅霞)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