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畫·緣——記齊白石與老舍、胡絜青

時間:2011年11月11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舒乙

舒乙近照

老舍和夫人在畫墻前

  在近代文人中,老舍、胡絜青夫婦和齊白石老人的交往是非常漂亮的一段佳話,有不少精彩的故事,很值得一記。

  老舍先生1930年由英國教書回來後,應聘到山東濟南的齊魯大學教書。這時他新婚不久,組成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小家庭。1933年得長女舒濟。轉過年來,在南新街寓所中照了一張相片,並題詩一首,名曰:“全家福”。

  爸笑媽隨女扯書,

  一家三口樂安居。

  濟南山水充名士,

  籃裏貓球盆裏魚。

  這首小詩是老舍先生在濟南生活的一個生動寫照。他在自述中曾這麼寫過:

  “從民國十九年七月到二十三年秋,我整整地在濟南住過四載。在那裏,我有了第一個小孩,即起名為‘濟’。在那裏,我交了不少的朋友;不論什麼時候從那裏過,總有人笑臉地招呼我;無論我從何處去,那裏總有人惦念我。在那裏,我寫了《大明湖》《貓城記》《離婚》《牛天賜傳》和收在《趕集》裏的那十幾個短篇。在那裏,我努力地創作,快活地休息……四年雖短,但是一氣住下來,于是事與事的聯係,人與人的交往,快樂與悲苦的代換,更明顯地在一生裏自成一段落,深深地印畫在我心中;時短情長,濟南就成了我的第二故鄉。”

  為這段美好的生活添彩的還有一張齊白石老人的《雛雞圖》。這張《雛雞圖》和舒濟同庚,至今也有七十八歲了。每當張挂這張畫的時候,老舍夫婦都不忘説這麼一句:“這是生小濟那年求來的”,倣佛是為慶祝小濟降生而專門求來的一件禮物。

  那時,老舍先生的好友許地山先生也已由英國歸來,住在北京西城,離白石老人住的西城跨車胡同不遠,而且和白石老人過往甚密。于是老舍先生寫信求許地山代為向白石老人索畫,當然要照章付費。畫好後郵到濟南,打開一看,哇,竟是一張精品。《雛雞圖》白石老人畫過不止一張,但這一張卻不同尋常,不論怎麼看,都是一張傑作。畫幅相當長,裱好之後,矮一點的房子竟挂不下。

  畫的右上角是一只雞籠,籠的構圖立體感很強。籠蓋剛剛打開,一群小絨雞飛奔而出,跳滿整個畫面。籠內還剩一只,在打蔫,另一只則剛醒過來,張開小翅膀,飛著就出來了,唯恐落了後;這一只因為距離較遠,體型較小,遠近完全合乎比例。其余的十多只體態各異,正的,側的,右側的,左側的,朝前的,朝後的,有的耍單,有的三五成群,疏密錯落有致,整個畫面極為協調。此時,白石老人七十多歲,正是他變法之後的鼎盛期,畫作完全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既注重墨色的變化,又在體裁上努力出新,小雞、蝦蟹成了他的拿手獨創,和大白菜、大蘿卜一起,都成了齊白石名片一樣的標志物。這張《雛雞圖》恰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

  老舍夫婦如獲至寶,從此,這張畫便跟隨他們一生,由濟南帶到青島,到北平,到重慶北碚,最後又回到北京。過年過節才拿出來懸挂幾天,真是像對待傳家寶一樣珍愛。

  夫人胡絜青1943年帶著三個孩子由淪陷的北平出逃,輾轉五十余天,到了重慶北碚,和老舍先生團聚。她帶來了這張《雛雞圖》。還有一張她自己在北平時得來的白石老人的《蝦蟹圖》。在北平時,胡先生隱名埋姓,以在師大女附中教書為生。師大女附中在西城辟才胡同,和跨車胡同也很近。經過朋友介紹,胡先生認識了白石老人。當時,白石老人的幾個大兒子準備上輔仁大學,需要找一位語文老師幫助復習功課,遂找到了胡先生。為了答謝胡先生,白石老人畫了一張蝦和一張蟹作為酬禮。是兩個鬥方,一上一下,可以裝裱成一幅長軸。于是,這張《蝦蟹圖》和《雛雞圖》便同時出現在老舍先生在重慶北碚蔡鍔路的鬥室裏,遽然令蓬蓽生輝。消息不脛而走,傳到重慶竟成了“老舍夫人帶來了一箱子齊白石”、“老舍成了富翁”等等。老舍先生倒也不慌不忙,提筆寫了一篇小文,題目叫《假如我有一箱子齊白石》,順便把那些發國難財的貪官污吏狠狠地挖苦了一頓,在重慶大後方成了轟動一時的笑談。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