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舞蹈>熱點推薦

《醒·獅》:以“獅”之形舞“醒”之魂

時間:2019年04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大型民族舞劇《醒·獅》 廣州歌舞劇院 劉海棟 攝

  "醒獅醒國魂,擊鼓振精神

  中華當崛起,日月共乾坤"

  4月19日夜,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大劇場,大型民族舞劇《醒·獅》已謝幕,震天鼓聲似乎余音回蕩,場燈亮起,臺下觀眾仍不舍離去,空氣中彌漫著一種高漲的氣息,一如觀眾手中的場刊上這醒目的兩行字,“醒獅醒國魂,擊鼓振精神;中華當崛起,日月共乾坤”——那是每個中國人內心都有的、在這一刻被激活的愛國熱情與民族精神。一部舞劇能獲得這樣的演出效果無疑是成功的,但作為曾獲第十一屆中國舞蹈“荷花獎”舞劇獎,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舞臺藝術創作資助項目,中國文學藝術基金、中國文學藝術發展專項資金資助,並入選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暨第十六屆文華大獎參評劇目,這部作品的目標是不斷提升,打造精品。此次受邀參加第四屆天橋·華人春天藝術節演出是該劇第三輪修改提高3.0版本的首次公演,借此契機,中國舞協日前主辦大型民族舞劇《醒·獅》研討會暨論證會,邀請專家問診把脈,期待該劇不斷打磨,再上臺階。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醒獅

  作為中華傳統獅舞中的一脈,醒獅融武術、舞蹈、音樂等為一體,有著近千年的悠久歷史。2006年,廣東醒獅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承載著中華民族精神氣節和民族精神的醒獅不僅代代相傳還遠播四海,人稱“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醒獅”,已經成為中華兒女自強自信的文化象徵。《醒·獅》便取材于廣東醒獅。1841年5月,在廣州城北諸炮臺被攻陷後,南粵兒女在廣州三元裏抗英鬥爭中亮出了中華民族的血性剛強,是中國近代史上中華兒女首次自發反抗外國殖民侵略的鬥爭,成為中國人民反侵略鬥爭的第一面光輝旗幟。《醒·獅》以三元裏村窮小子阿醒和富家子弟龍少備戰與角逐三元裏村獅王大賽為主線,講述當侵略者的炮火摧毀家園,民族大難當前,醒、龍二人冰釋前嫌,擊鼓出獅攜手抗爭,與三元裏眾鄉親誓死抵禦外敵的故事。這樣的劇情也成就了作品頗為獨特的“雙男主”陣容。

  “醒獅本身強烈的男性陽剛之氣,給舞蹈界帶來一股新風、一股清風,所表現出的民族氣節讓人非常振奮,而這種特質也給我們帶來鮮明的美學上的鼓舞。”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長江東認為,該劇把醒獅這種在所有人記憶中都有積淀的形象賦予一種新意,將藝術表達嵌入一個歷史事件中,非常妙也非常有效。

  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羅斌強調:“這個劇非常強大的正能量氣質是我們必須弘揚的,它能夠把家國情懷和民族性這兩個重要因素很好地融合,這樣的角度和出發點對這類題材選擇和創作具有借鑒意義。”

  “很多外國的朋友非常關心我們都做了什麼、説些什麼,能給他們一些什麼,政治、文化和舞蹈方面他們都很關注。所以我們就得説清楚,且做得非常好,才能讓他們認可這是中國經驗。”北京舞蹈學院教授呂藝生肯定該劇借獅舞這一國際傳播的重要文化載體來隱喻中國崛起,期待當下中國獨有的舞劇創作獲得普遍提升。

  《醒·獅》的舞段拿到別的舞劇中是用不了的

  “我從來沒有看過一部舞劇能夠把非遺做得那麼好。作品把傳統的、原生的民間舞進行藝術化再創作,有很多舞段能看出脫胎于傳統舞蹈但又有很多現代編舞技法的運用,傳統文化和身體文化高度結合,這個劇做出了很有益的嘗試,特別值得肯定。”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員茅慧説。

  民間藝術與現代藝術融合實現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這的確是歷時五年傾力打造的該作品突出的特色。該劇將南獅、南拳、蔡李佛拳、大頭佛、英歌舞、嶺南曲風、廣東獅鼓、木魚説唱等諸多南粵非遺項目作為創作元素,把民族舞蹈與廣東獅舞巧妙融合,南拳馬步和廣東醒獅特有的騰、挪、閃、撲、回旋、飛躍等技巧與舞蹈語言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在大開大合、剛柔相濟中彰顯強烈的嶺南人文氣息。據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副巡視員胡訓軍介紹,該劇幾乎所有的舞蹈設計都有文化“出處”,舞劇中大量出現長凳舞蹈元素,來自于醒獅和南拳練功所用獅凳;茶館一段扣指舞則來自廣東茶桌上的扣指禮儀;一段長棍變短棍的舞蹈則源自廣東潮汕地區特有的非遺舞蹈英歌舞;而劇中女主角頭戴大頭佛、手持葵扇化作“引獅人”的造型,也正是南獅中的特有傳統。

  在中國文聯舞蹈藝術中心網絡信息處幹部梁戈邏看來,舞劇的舞蹈語匯是很麻煩也很難的事,因為講故事和抒情要創造一套語言,但當下因制作時間以及各方面原因,很難有人專門為一個角色或一個劇去研究語匯。因此導致現在的舞劇絕大部分是千劇一面、千人一面,如果把服裝造型換了,很多舞劇的舞段可以通用。“《醒·獅》佔了廣東獅舞的先天優勢,這也再次證明了當下倡導的如何講好中國故事和樹立文化自信的重要性。至少《醒·獅》的舞段拿到別的舞劇中是用不了的,這是一個很好的標志,由此也讓人更希望未來其他舞劇真的能在語匯上多下工夫。”

  傳統文化能否由“器”到“道”走得更遠?

  拿破侖曾經説過,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這種與醒獅天然相契的寓意,似乎早就為了《醒·獅》的創作埋下了完美的主題。然而正如主創人員在作品名稱中將醒與獅之間用圓點隔開,來強化“醒”,事實上,以“獅”為形,彰顯“醒”之神,不僅是舞劇《醒·獅》追求的主旨,也是專家給予該劇最大的且並不滿足的文化期待。

  中國文聯舞蹈藝術中心副主任張萍表示,該劇攫取了一個來自民間和草根首次反抗西方殖民主義侵略鬥爭的故事,劇情與結尾一直表現抗爭與反抗,但似乎缺少了另外一個在中國近代構建國家形象的過程中覺醒者的維度。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走了前無古人沒有西方經驗的獨特道路,這個過程不是單一抗爭。因此該劇如果能在立意上進一步升華,更加彰顯民族覺醒的主題,比如設置一個召喚型的結尾,多重隱喻的形式選擇,或許可以開啟更深刻的文化反思,立意也會更深遠豐厚,也更吻合醒獅的文化內涵。因為醒獅是一個符號,一個族群的集體記憶、集體意識。由此,在傳統文化擁有良好生態的當下,讓醒獅文化傳承能從“器”向更高的“道”的層次邁進,傳播其更高的文化價值。

  中國舞協主席馮雙白指出,該劇點燃了人們內心深處的民族情感,期待在此基礎上能挖掘更深走得更遠。三元裏抗英是清代反抗帝國主義侵略的第一次民間的、人民的反抗,如何更好地融合獅王爭霸和三元裏抗英這兩條線,從而更加突出人民的反抗精神和覺醒力量,值得進一步深思和探索。同時他希望該劇能突破中國獅舞張揚的一面,將其獅舞既勇猛善戰亦溫潤憨萌的豐滿形象和豐富的文化魅力更充分地展示和傳播給世界。

  “從1949年到今年,中國的舞劇創作達到1200部,全世界第一,從2009年至2012年,3年有500部舞劇,是不是很瘋狂?可瘋狂了這麼久我們在幹嗎?我們的創作必須有自己的文化價值和精神追求,尤其是在新時代的當下。這也是我們這個行業為什麼要強調做現實題材創作、做中華優秀傳統題材挖掘,而不能總是做《天鵝湖》《睡美人》的原因所在。”羅斌希望該作品再接再厲,實現對醒獅文化更深沉更深邃的挖掘,為這樣的題材和作品開拓一個勇攀高峰的路徑。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