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評論

書法的千年溫情

時間:2020年09月1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孟雲飛
0

   著名書法理論家熊秉明説:“書法是中國文化核心的核心。 ”中華民族這片廣袤的土地,孕育出了無比輝煌燦爛的華夏文明。如果説,華夏文明是一棵枝繁葉茂的參天大樹,那麼,書法無疑就是這棵樹上絢爛的花朵。從殷商時期的含苞待放到兩漢、兩晉的璀璨綻放,從大唐的嚴謹渾穆到兩宋的意趣橫生,從元明清的各有千秋到現當代的再多嬌艷……書法,的確是不會凋零的花朵。其花期之久,將伴隨漢字到無盡遠處;其形態之多,將和日益豐富的中華文化一脈相承。

  字體的變遷及其與書體的區別 

  字體和書體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字體是文字的外在形式特徵。

  我們在這裏所説的字體,指的是從文字學角度而言,包括篆書、隸書、草書、行書和楷書。篆書有大篆和小篆之別。其中大篆依據所用材質的不同,又分為甲骨文、鐘鼎銘文和石鼓文等。甲骨文是目前我們所知的最早的成體係的文字,又稱“契文”“甲骨卜辭” ,它上承原始刻繪符號,下啟青銅銘文,是漢字發展的重要形態。這種刻在獸骨和龜甲上的文字記錄和反映了殷商時期的政治和經濟情況。鐘鼎銘文即金文,是商周時期鑄在青銅器上的字體。相對于甲骨文而言,筆畫渾圓,結體趨于穩定。石鼓文刻石文字,因其刻石外形似鼓,故曰石鼓文。小篆是秦始皇統一中國後“書同文,車同軌”的産物,由李斯主持,將大篆簡化、改變的産物。

  隸書是古今文字的分水嶺,是盛行于東漢的字體。蠶頭燕尾,字形寬扁。草書成于漢,結體簡省,筆畫連綿,有章草、今草、狂草之分。行書是介于楷書和草書之間的一種字體。運筆靈活,易寫便認。楷書也叫真書、正書,是最晚成熟的一種字體。其形體方正,筆畫平直,可作楷模。

  字體與書體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書體,指的是書寫風格或者流派,書體是同一種或者不同字體的不同寫法和顯著的風格特徵。比如,顏體、東坡體等。

  書法名家與時代風格 

  歷史上,書法名家輩出,他們引領了書法從一座高峰走向另一座高峰。從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有姓名可考的書法家李斯算起,可謂群星璀璨。因為社會狀況、經濟發展和時代風尚等的不同,書法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展現出的精神風貌也並不相同。幾乎每一個重要的歷史時期,都有自己的審美追求,形成了自己獨有的審美特徵。清代書法家梁巘在《評書帖》中進行了總結概括,他説:“晉尚韻,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態。 ”

  書法發展到東晉,已經形成了審美的高度自覺。當時的名門望族,如王謝郗庾子弟,雅好書法、風氣旺盛,他們往往是一家幾代人都在進行書法的修煉,不計時間,不求回報,只是在書寫著自己的精神追求。在這樣的氛圍當中,書法大師的誕生也就成了必然;在惠風和暢的天氣中,在修林茂竹之間,在曲水流觴的悠遊自在中,行雲流水般的書法傑作的産生也就成了必然。晉尚韻,以至于成了後人追求的實踐和念想。書法到了唐代,楷書終于成熟。楷者,有楷模、法度之意。不管是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還是顏真卿、柳公權,也不管是《九成宮》 《汝南公主墓志》 ,還是《多寶塔》 《玄秘塔》 ,風格各異、法度森嚴。不僅為後人留下了“有法可循”的真實,也留下了難以打破的鐵律。于是,到了北宋,一批書法家提倡書法要“無意于佳乃佳” ,他們在遵守法度的同時,更加注重書法的“意” ,個人內心情感的抒發得以更加充分地表達出來。元明時期,書法又有了新的發展方向,書法家們開始了對于“態”的重視。清代書法的風貌説法不一,有人説尚“奇” ,因為隨著清代思想的收緊,在書法領域,許多文人開始關注碑帖,迎來了篆隸的復興,各式各樣的書寫都呈現出來。同時,帖學一派也繼續延伸著。到了近現代,由于厚重的書法歷史,提供了更加豐富的書法范本,許多書法家碑帖兼修,在碑帖上都呈現出了較高的水準。

  書法理論的發展與成熟 

  書法的開始狀態其實是書寫(或者是刻畫、澆築) ,因為漢字特有的基因,導致了人們在書寫過程中對美感的追求越來越自覺。到了東漢,隸書這種官方字體因其左兜右裹等特點,書寫起來有諸多不便,便産生了對“趨急速”的草書熱愛的大潮。這些舉動,遭到了時人的批評。比如趙壹撰寫《非草書》一文對草書以及愛好者進行非難,指出草書不古、 “非聖人之業” ,並且認為書法水平的高低,基本出于天性,耗神無用。可是他在不經意間透露出草書空前的盛況和人們練習草書的巨大熱情。

  之後,書法理論伴隨著書法實踐的發展而越發深入。這些書論不僅為書法家結合自身的習書心得而寫,還有一些專注于書法論述者的高論。關于用筆,鐘繇發出了“用筆者,天也”的感慨,即用筆不單純是一種技法,如果達到筆底生風的效果,其實需要一定的天賦。唐代書論家張懷瓘説:“夫書,第一用筆。 ”宋代書法家黃庭堅説:“古人工書無他異,但能用筆耳。 ”元代趙孟頫更是指出:“用筆千古不易。 ”書法可以抒寫內心世界,東漢蔡邕説:“書者,散也。欲書先散懷抱。 ”到了唐代,孫過庭洋洋灑灑3700字的《書譜》 ,對書法進行了較為全面的論述。其中對于表情達意,他説:“凜之以風神,溫之以潤妍,鼓之以枯勁,和之以嫻雅。故可達其性情,形其哀樂。 ”明代書論家項穆指出,雖然歷朝歷代書法名家輩出,書法風格各異,可是,總有一種可以前後傳承的東西貫穿其中,這種就是書統。在項穆看來,王羲之是合乎正統的,凡是學習王羲之的書法,才算是走上了正統之路。

  書法的實用與審美 

  與其説書法是一種藝術,不如説是一種文化,只不過具有藝術的一些屬性。書法的産生,首先是書寫;書法的價值,首先在實用。

  從甲骨文佔卜記錄,到古代的教育、經濟、軍事、政治乃至官吏選拔,都無法離開書法的存在,因為在這些日常或者重大活動中把字寫得規范是不夠的,還需要渾穆或者飄逸,或者具有重大場合的廟堂氣象和文人雅士的書卷之氣。政治方面,在封建社會,不少高層官員都寫得一手好字,而封建官吏的選拔,一度也是堅守“身言書判”的原則。教育方面,書法一是通過家庭教育,即父子傳授的方式進行教育;二是通過辦學,比如唐代設立學校專門進行書法教育。

  書法是美的。文字作為重要載體,記載和傳承了幾千年的華夏文明。與此同時,由于書寫者本身的素養和漢字固有的美學特徵,這些漢字經過千年文化的滋養和書寫者帶有生命氣息的創作,其審美元素得以彰顯。早在東晉時期,書法家衛夫人就對點畫作了描繪,她説,橫畫如千裏陣雲,隱隱然其實有形;點畫如高山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豎畫如萬歲枯藤,斜鉤如百鈞弩發。結體不論多麼不同,但有一點,需要注意單字的重心。如小篆的重心略高,李邕的《麓山寺碑》單字的重心偏低,各有千秋。章法則是一個綜合的效果,包含向背、錯落、俯仰、穿插等關係的合理處理在其中。墨色如血,幹濕濃淡,光澤如新。如清代有名的“濃墨宰相,淡墨探花” ,還有“黑大光圓”的館閣體等,都是對墨法的不同理解和運用。

  書法的對外影響 

  書法不僅在國內千年不衰,異彩紛呈,還對世界尤其是日本、朝鮮和韓國産生了深遠的影響。到了清代以後,楊守敬對書法文化在日本的傳播功不可沒,而王鐸、林散之的書法,更是讓人頂禮膜拜。

  書法,不是高高在上、冷艷絕倫,而是植根文化、親近大眾,在今天和未來必將更加出彩、更加輝煌。

(編輯:韓雪竹)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