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評論

寫書法為何要先“默坐靜思”

時間:2020年09月08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吳 越
0

寫書法為何要先“默坐靜思”

——讀蔡邕《筆論》札記

熹平石經(局部)   東漢  蔡邕

  蔡邕(133年-192年),字伯喈。陳留郡圉縣(今河南杞縣南)人。東漢文學家、書法家。蔡邕博學,善文辭,曉經史明音律,能書畫,書法擅長篆隸,特別是八分體隸書。蔡邕在書論方面著有《筆論》《九勢》《筆賦》《篆勢》等。《筆論》《九勢》兩篇皆見宋陳思《書苑菁華》,《篆勢》為西晉衛恒《四體書勢》全文引用,《晉書·衛恒傳》亦引用《篆勢》全文,但字句有所不同。

  書者,散也。欲書先散懷抱,任情恣性,然後書之;若迫于事,雖中山兔豪不能佳也。

  《筆論》開篇便提出“書者,散也”。“散”字在此應為閒散、抒發之意。故全句大意為:書法藝術,應是閒散抒情之事。第二三句延伸第一句的觀點,書法創作時,應排除無關的雜念,不能被其他因素攪擾、逼迫,保持書法藝術的獨立和純粹。放縱性情,然後書之。若被外界攪擾心神,為事物所迫,即使器具精良,有如中山兔毫般好筆,也不能寫出優秀的書法藝術作品。

  在《九勢》中蔡邕曾説:“夫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在《筆賦》中也有提及“書乾坤之陰陽,讚三皇之洪勳”。“書者,散也”,“散”的概念也與《莊子·人間世》中“散人”“散木”超乎塵俗、不為世用、遊于絕對精神境界類似。由此可見,其書法美學思想體係本是以道家“自然”哲學為基礎的,但最終的美是歸于自然的。書法作品若要達到自然之境界,首先書者要做到散淡、超乎塵俗。在敞開懷抱、超乎塵俗之際,書寫退化成一種自發的行為。不是為了作品而書寫,而是一種心手合一的自然情感流露。用筆的節奏力量,結構的開合欹側,墨色的幹枯潤澤,章法的舒散聚集都成為書寫者性情的附庸。隨著情感的起伏跌宕,渾然成之。而人們欣賞到的作品既有藝術層面上的藝術美感,又有其攜帶的感性方面的情感。

  從感性的角度來看,中國書法的工具——毛筆比較特殊,是一種軟質有彈性的工具,會産生意料之外的效果。蔡邕在《九勢》中説:“惟筆軟則奇怪生焉。”正是由于這種特殊的性質,使中國的書寫能稱為藝術。它是在情感、技巧、材料、審美等因素組合下産生的偶然性和美感的線條組合。而情感賦予了其基調。

  夫書,先默坐靜思,隨意所適,言不出口,氣不盈息,沉密神採,如對至尊,則無不善矣。

  在書法藝術領域,創作心態的特殊性與書法藝術表現的抒情性是緊密相聯的。如果書法創作活動的情緒和動機過分強化或壓力過大,則會出現“燥”的心理狀態,從而使作品失控,毛筆使轉提按,配合失調。在此,蔡邕強調“默坐靜思,隨意所適,言不出口,氣不盈息”,追求“散淡”“空靈”之氣質,如莊子“解衣磅薄”之意。傳王羲之《題衛夫人〈筆陣圖〉後》中有“夫欲書者,先幹研墨,凝神靜思,預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動,令筋脈相連,意在筆前,然後作字”。北宋黃庭堅在《論書》中也有提及“書字雖工拙在人,要須年高手硬,心意閒澹,乃入微矣”等。他們所描繪的書寫創作心態實際都是心神自然、性情散淡、不急不躁、凝神靜慮的狀態。

  而在任情恣性之余,還應沉密神採,如對尊者,正如“夫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書乾坤之陰陽”。一幅優秀的書法作品情感是主要動機,在情感之余,它還應是感性與理性結合的産物。

  為書之體,須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飛若動,若往若來,若臥若起,若愁若喜,若蟲食木葉,若利劍長戈,若強弓硬矢,若水火,若雲霧,若日月,縱橫有可象者,方得謂之書矣。

  為書之體,指書法的本身及要點。須入其形,意謂書法本身,是一定要具有內在的藝術形象。書法藝術不是虛無縹緲的,是具有客觀的、可視的形象。“若坐若行,若飛若動,若往若來,若臥若起,若愁若喜,若蟲食木葉,若利劍長戈,若強弓硬矢,若水火,若雲霧,若日月”,通過十六個“若”鏈接著數組藝術形象。從自然的形象中關聯書法藝術。可以從兩方面來看。其一,如同《九勢》中對筆法的描述一樣,在此運用自然中可觀可感的事物來描述這種相對不易感知的書法形象美。書法形象好像是坐是動,是來是往,是臥是起,是愁是喜,是蟲吃樹葉,是利劍長戈,是強弓硬箭,是水是火,是雲是霧,是日是月。通過自然意象和生命意象,給予人們對書法點畫、線條的想象。同時,運用了如此多的比喻也表明了書法藝術不是單一的、確定的,而是豐富的、多樣的、變化的,説明書法藝術存在多樣性和變化性,而書家需要尋找書法藝術形象的種種可能。其二,回歸自身的藝術哲學,認為書法形象産生于自然、陰陽。任何藝術都有藝術形象,如許慎《説文解字序》中的“畫成其物,隨體詰屈”,象形字是模倣天地萬物和人而形成的,書畫藝術的起源都是對于自然事物中的形象描寫,受自然形象啟迪産生的,然而繪畫主要是通過具象的方式進行表現和反映主體,而書法則因其實用價值表現得逐漸抽象。正如《説文解字》中記載:“秦燒經書,滌蕩舊典,大發吏卒,興役戍,官獄職務繁,初為隸書,以趣約易,而古文由此絕矣”。

  張懷瓘言:“囊括萬殊,裁成一相。”《筆賦》中也有“書乾坤之陰陽”。可見書法形象的美感是涵蓋自然的。

  “縱橫有可象者,方得謂之書矣。”“縱橫”在此既指書法中單字的點畫結構,又指書法作品整體中的章法。在此縱橫之間,通過自然意象和生命意象給予人們對書法點畫、線條的想象,方為書法藝術之境也。

(編輯:高森)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