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人物

不同桃李混芳塵 ——朱廷九印象

時間:2020年09月2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沈向明
0

朱廷九作品

  朱廷九,號大榆樹醉翁,是邳州、徐州乃至江蘇省少有的集作家、戲劇家、民間文學家、書法家于一身的藝術家。他心胸坦蕩,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具有長者之風,嘉惠後學。

  文學藝術是語言的藝術。只有語言過關了才能呈現出獨特的藝術風格和個性。朱廷九的文學和藝術個性恰恰體現了這一點。他往往從獨特的角度去捕捉事件,然後再用他特有的思維和生動靈活的語言去創作自己的小説、散文、戲劇、民間文學和戲劇作品,給人以耳目一新和耐人尋味的人生哲理。

  提起朱廷九的書法,其中也充滿了很多有趣的故事。用他的話來講,走書法之路,是誤入“歧途” 。記得朱廷九在舉辦他的個人書法作品展時説,有一次他在工作單位裏用毛筆替人抄寫材料時被一個同事突然將毛筆奪了去,並説他毛筆字寫得不行。朱廷九知恥而後勇,立即買來文房四寶,苦練書法,並不恥下問、刻苦研習,從此走上書法之路。他上追書法源頭,後研北碑南帖,博採眾長、融會貫通,形成碑帖結合、狂放之風格。他的真、草、隸、篆、行諸體皆功力深厚,其中尤善狂草,動輒揮毫,意到筆到、筆到神到,揮揮灑灑情境超脫、渾然天成,給人以愉悅的精神享受。

  1946年出生的朱廷九在書法的道路上一路前行到了如今的古稀之年。染墨聚池,退筆成冢,廢紙如山,艱辛的歷練研學成就了揮灑自如的洋洋大草,足見他對筆墨的至愛,對書法的癡迷程度之深。揚子雲曰:“能觀千劍而後能劍,能讀千賦而後能賦。 ”學者若能見千碑而好臨之,而不能書者,未之有也。遍臨百碑,自能釀成一體,不期其然而自然者。朱廷九作品古意未變,質實厚重、宕逸神雋,草情隸韻皆有晉風,盡顯書壇名家風姿。 “書法獨立為藝術,繼之屹立國學之粹,世人敬仰尊崇,不僅因其承載傳統文化的淵源,更兼具能達性情凸顯自我情懷。‘二王’ 、張旭、懷素、王鐸等歷代大師都在草書上演繹出驚天駭地的不朽名作,在形神相依、意趣為要的心境中,草書最能抒情達意。 ”朱廷九這樣説。

  我曾經在邳州文體局主辦的“百姓大講堂”上見朱廷九身著一身青衣,精神矍鑠,主講“藝術與人生”專題。慕名前來現場聽講者雲集,他們都想聆聽朱廷九“傳道” 。朱廷九的書法,像他的其他藝術作品一樣富有個性。他認為學習書法的過程就是三個字:“入、融、出。 ”學書之人做到“入、融”較易,但是要想“出” ,卻是極難的,能“出”者,鳳毛麟角,所謂“出”就是形成自己的風格,自成一體。朱廷九做到了這一點。大多數人都認為朱廷九工狂草,實則不然。欣賞朱廷九書法的行家,往往不難看出朱廷九書法諸體皆行;慧眼識真不難發現,從他的一件件書法作品中,既見古人又見自己。所謂古人即是傳統,所謂自己就是形成他的書法獨特個性。難怪書法家王冰石説:“欲學朱廷九書法,是徒勞的。因為他涉獵的姊妹藝術太多,朱廷九書法碑帖結合,使你既享受到‘二王’的神韻千古,又欣賞到碑碣的金石之聲,使你感覺到動中見靜、靜中見動。尤其是他的狂草,用他獨特的人生所學和博大的藝術家的氣度,揮灑自如,動輒神工鬼斧、滿紙雲煙,不由你既領略到‘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又吶喊出‘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 ”

  朱廷九一生當中注重讀兩種書:一種是有字的書,一種是無字的書。讀有字的書好理解,就是讀古今中外名著,做到博覽群書,堅信開卷有益。另一種書,要從無字處讀,用他的話説就是到生活當中去、到勞動人民中間去,要和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下裏巴人結兄弟、交朋友、培養感情。朱廷九正是真正讀懂了這兩種書,所以他才有那樣的文學語言、那樣的戲劇結構、那樣的書法姿態。

  朱廷九還是邳州市書協的創始人和領軍人物之一,從邳州市書協副主席到主席算來近40年,他引領和打造了邳州大運河書法派,推動和創建了邳州“蘭亭小學” 。他甘為人梯,培養並造就了一個優秀的書法群體:有入室弟子數十人,其中成名者有張利、曹元偉、盧浩堂、吳浩等青年書法家。這些人的弟子如提俊峰、佟士偉、薛寧、惠聰穎、車帥等又以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態活躍在當今的中國書壇上,並多次捧得大獎歸,這是一個在全國書法界引人注目的書法家群體。

  為藝術而奮鬥一生的朱廷九,是一位極富性情,有獨特見解,有極高修養的雜家。做人他推崇樹德立品。 “不同桃李混芳塵”是他的座右銘,他相信心正,方能文正、字正、一切都正。

朱廷九作品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