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熱點推薦

緬懷李鐸 | 一生堅持為戰位抒寫、為戰旗抒情、為戰士抒懷

時間:2020年09月21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
0
 
9月17日上午9時56分
著名書法家李鐸
在北京逝世,
享年90歲。
  李鐸簡介
  李鐸,字仕龍,號青槐,1930年4月出生于湖南新陽鄉。1949年9月入伍,1953年3月入黨,原軍事博物館研究館員,專業技術一級,文職特級。先後擔任第一、二屆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第三屆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第四、五、六屆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六屆全國文聯委員,第九屆中國文聯榮譽委員。榮獲中國書法藝術特別貢獻獎、中國書法“蘭亭獎”終身成就獎,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其書法作品于平淡樸素中見俊美、于端莊凝重中顯功力,獨創出古拙沉雄、蒼勁挺麗、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暢的風格。出版有專著《書法入門》《李鐸書前後出師表》《李鐸題畫集》《李鐸書<孫子兵法>碑拓全集》《筆伴戎馬行》《李鐸和他的藝術》《李鐸行書千字文》《我愛我的祖國-李鐸詩詞書法集》《李鐸書畫集》《李鐸論書斷語》等。
  李鐸先生是在黨的教育培養下、在人民軍隊成長起來的著名書法大家。從烽火連天中孜孜求學到新中國成立前夕攜筆從戎,從初出茅廬的青年才俊到譽滿全國的書法大家,他畢生用書法記錄偉大時代,謳歌祖國人民,用滿腔熱忱報答祖國,用誠摯付出回饋社會。
  從前沿戰場到邊陲哨所,從塞北荒漠到南疆海島,他堅持為戰位抒寫、為戰旗抒情、為戰士抒懷。不論是書法還是人生,他始終堅持走“中鋒正筆”之路,軍人風骨和書法家情懷交融相濟、熠熠生輝。
中國文藝網藝壇大家專題——李鐸 
李鐸《翰墨幹城》專題片 
  雄深雅健 翰墨詩心
  李鐸先生從事書法學習和創作八十余年,他的才情膽略、眼界胸襟、藝術風格,都表現出古拙沉雄、豁達坦誠、雄渾豪邁的氣度。
李鐸書法《孫子兵法》局部
  1995年7月,李鐸創作的長達220米的《孫子兵法》長卷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展出。李鐸認為,“《孫子兵法》是我們老祖宗的東西,聞名于全世界,兵法是用于打仗的。我是軍人,寫《孫子兵法》的時候我就想到必須表現軍人之氣,軍士之氣,一定要從字裏行間突出軍隊的陽剛之氣。”中國書協名譽主席啟功先生觀看了該長卷拓片,連連稱道,並欣然賦詩:
  猿臂伸來錄異書,淋漓點畫古藤粗。
  鴻都門下中郎筆,視此豪情遜不如。
  六千文字百余石,信手鐫來若等閒。 
  縱使龐涓逃樹下,也難擎此重如山。
李鐸書法 2002年
  李鐸先生對于書法的追求一直在“變中求進”“進中求變”,他曾提出“臨、立、變、創”書法理論體係,並形成相應的藝術風格。歐陽中石先生觀看李鐸書前後《出師表》後評價道:
  有《石門銘》的開闊,
  有《瘞鶴銘》的灑脫,
  有《爭座位》的雄強,
  有《松風閣》的弛張;
  其用墨,濃厚枯滯; 
  其用筆,老辣凝澀; 
  整幅作品氣息暢貫,
  結章天然如鑄。
  字裏行間流露出李鐸書法蒼老雄勁、險絕奔放的正大氣象。
 
李鐸書法《人心向黨》
 
李鐸書法《赤誠愛國》
  人民日報海外版曾刊發評論文章,闡釋李鐸“筆力並非指自然之力而是悟性之力”的重要論斷,“駕馭筆毫,將自然之力化為悟性之力,這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感覺是書法的根本。要長期實踐摸索,不可盲幹,要學會找規律,把名家名作中代表性的字吃透,所謂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集中精力打殲滅戰,譬如把多筆畫或少筆畫的,上下結構的,左中右結構的字都找出來,掌握了字的結構用筆規律,學會不同的一百個字,其他的大體上也能寫了。不找規律,沒悟到東西,不會有效果。” 
 
李鐸書法 2003年
  李鐸在創作《義勇軍進行曲》書法作品時,被田漢、聶耳創作《義勇軍進行曲》歌曲時迸發出的如火如荼的激情所感染、鼓舞,他把筆揮毫,心潮起伏,激昂之情,傾注筆端。“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一句歌詞使“我的一點一畫,筆起筆落,便都有了血肉,有了活力,一個個的字,便都化成我的有血有肉有個性的生命體,都要用來表達我們的民族意志,表現我們的國魂、軍魂”。當聽到“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時,李鐸書寫時就把這種氣勢內化于心,奮筆疾書,展現出“不獲全勝絕不收兵”的氣概,此時作品一氣呵成,畫面呈現出氣脈貫通、神採飛揚的宏大氣象,同時交織著音樂的節奏與韻律,波浪式地向前推進。觀者看了無不産生共鳴,生發出一種催人奮發前進的力量!
  詩畫自然 意蘊天成
  在李鐸的藝術生涯中,詩心滋養著翰墨,翰墨揮寫著詩才。他的作品,往往詩書合璧,相互生發,共同體現出雄渾豪邁的藝術風格。他生前作詩數百首,多為緣事而作,有感而發。無論詩書,豪放中不乏婉約,典雅中透出沉雄。
  《李鐸詩詞集》一書記錄了李鐸多年來創作的古體詩詞50首,啟功先生曾這樣評價:“李鐸詩詞無失古律,意韻別出”。從《卜算子·憶瀟湘》中可以領略出詩人李鐸的豪情——
  日夢瀟湘風,
  夜夢瀟湘雨, 
  更夢瀟湘一片雲,
  載我瀟湘去,
  俯首看瀟湘,
  美景清如許,
  帝子乘風下翠嵐,
  我亦隨風與。
《李鐸詩詞書法集》
  李鐸的很多詩詞作品,不僅展現出愛國為民的赤子情懷,還流淌出一種清新純美的山水情趣。他以不泯的童心忘情山水,把祖國的名山大川、錦繡田園都收入自己的詩囊畫卷。從《龍門石窟》到《西湖漫步》,從《憶洞庭》到《賦太行》,從《登黃鶴樓》到《遊七星岩》,可以説李鐸先生一路山水,一路詩情。如《壬午秋訪山村歸來》:“萬樹蔥蘢遮碧眼,逶迤綠嶺坦途通。繞空山鳥鳴天外,戲水鴛鴦沒草叢。正值秋高清氣爽,遙聞歌舞鼓聲隆……”描繪了祥和山村的生態畫卷。李鐸置身其間,在天人合一之境中得到自然寧靜與恬淡之趣。
 

李鐸畫作《黃山攬勝圖》

  李鐸的山水畫極重寫意表現,充分發揮水墨材質的性能。他特別鐘情于石濤、張大千等名家墨跡。他從石濤所説“得筆墨之會,解氤氳之分,作辟渾沌手,傳諸古今,自成一家,是皆智得之也。”結合自己的創作實踐得到啟發。在面對不同題材時,根據自己的創作感受,不斷調整和豐富表現手法,尋找新鮮獨特的繪畫語言,務使藝術表現與審美感受和諧一致。正如其山水畫《嶗山印象》《洞庭一角》《天水風光》等,基于表現手法和技法的種種變化,産生出各具特色的繪畫語言和情趣。
 

李鐸畫作《牡丹》

  以書入畫是李鐸繪畫的重要特點,他非常讚同吳昌碩“直從書法演畫法”的主張。在創作山水畫方面,他往往縱貫天地,橫馳東西,滿紙鋪陳,無拘無束,但又極重虛實,講究氣韻。李鐸的寫意水墨之所以活力十足,氣韻生動,在于其用筆的雄健活潑,特別是氣勢與氣韻的生發。在他的山水畫中,我們看到的不是哪一家的山、哪一家的水,而是畫家對中國畫熟稔于心,更多地是走進生活,“搜盡奇峰打草稿”,向自然造化求法,無法而法,乃為至法,通過作品表達出他對祖國大山大水的誠摯熱愛和深厚感情。
   德厚流光 高情遠致
  李鐸一生熱心公益事業,經常為社會捐款捐物,賑災濟困,無私奉獻。汶川地震發生時,他已年近80,仍不顧年高和身體多病,揮毫寫就“抗震救災,眾志成城”八個大字,捐給災區。
 
李鐸在家鄉的狀元洲文化公園留影 原瑞倫 攝
  70年代末,宋慶齡基金會成立時, 他將稿費加上工資湊好一百元捐出來。自此以後無論洪水、非典還是雪災、地震,他都堅持帶頭捐款捐物。2000年,他用自己的稿費一百萬元在醴陵(湘東)中學建立了助學獎學基金,支持家鄉教育事業,之後又多次向基金會捐款。2017年他還將9000多件(套)珍貴書法作品和藝術收藏品無償捐贈軍事博物館。
李鐸給中小學生現場教授書法
  李鐸非常重視對青年的培養。對于書法愛好者的來信他都仔細閱讀,並盡可能地親筆回復。多年來,他不僅對書法愛好者認真指導,對少年宮、中小學生的邀請更是有求必應。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