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熱點推薦

翰墨抒懷,寫盡丹心——書法界追憶著名書法家李鐸

時間:2020年09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楊陽 張亞萌
0

  “李鐸先生,因病久治不愈,于公歷2020年9月17日上午9時56分在北京301醫院搶救無效,不幸與世長辭,享年90歲。 ” 9月17日,李鐸之子李少青在微信朋友圈的一段文字,讓書法界人士悲痛不已——當代書壇巨擘李鐸先生已撒手人寰。

  得知李鐸先生去世,中國書協顧問林岫在哀痛中寫下一首《悼念李鐸將軍》 :

  筆間豪氣九州聞,楮紙龍蛇騰踔雲。何忍鐸音成故事,京門慟失李將軍!

  中國文聯榮委、中國書協顧問李鐸是在黨的教育培養下、在人民軍隊成長起來的著名書法大家。從烽火連天中孜孜求學到新中國成立前夕攜筆從戎,從初出茅廬的青年才俊到譽滿全國的書法大家,他畢生用書法記錄偉大、頌揚勝利、謳歌時代,用滿腔熱忱報答祖國,用誠摯付出回饋社會。

  對書法的熱愛近乎癡迷

  説起李鐸對書法的熱愛,李少青介紹:“父親十幾歲就參軍了。聽父親講,當年行軍打仗時,根本沒有條件去臨帖讀帖。每到一處,各地的廟宇牌匾就是他學習的字帖。那時父親也沒有照相機,他總是隨身帶著大大小小的碎紙片,看到喜歡的字就用鉛筆頭臨寫下來。 ”

  20世紀50年代,李鐸調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北京的書法氛圍更是震撼了年輕的李鐸。那時,李鐸對書法的熱愛簡直到了癡迷的程度,有時在睡夢中手指都在被子上劃拉。為了節約宣紙和墨汁就在衛生間的墻壁上練字,墻上的大白寫滿寫濕了,晾幹了再寫,久而久之,墻上的大白都脫落了。後來,李鐸還曾用樹枝在沙灘上、在雪地裏書寫,練就了書寫大氣磅薄的榜書功底。

  上窺秦篆漢隸魏碑,下習顏、蘇、黃、米諸家,在80多年的博採廣集、體悟通變中,李鐸自創高格而獨步天下。中國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洪武評曰:“其書剛勁挺拔、雄秀古厚、氣撼山岳,自有一種挽天地正氣于毫端、集宇宙萬象于胸中的氣概。先生強調為書之事,重在洗滌塵垢,只有在心靈的高貴之處方能凸顯出精神之高昂。先生從軍六十余載,風雨人生,閱盡滄桑,其行筆自帶軍人豪邁之氣,故能挾風雷,暢寫心懷。 ”

  “李鐸的書法粗獷豪邁、遒勁有力,與他軍人的身份正好相得益彰,而他也一直喜愛書寫與軍事有關的文字,其中書法長卷《孫子兵法》就是他傾盡全力創作的一個浩大工程。 ”書法家單純剛説。李鐸所書《孫子兵法》共6000多字,總長220余米、高70厘米,按原大一比一刻制成碑。啟功先生曾賦詩讚揚説:“猿臂伸來錄異書,淋漓點畫古藤粗。鴻都門下中郎筆,視此豪情遜不如。六千文字百余石,信手鐫來若等閒。縱使龐涓逃樹下,也難擎此重如山。 ”

  以魏隸入行書,李鐸獨創出古拙沉雄、雍容大度而又舒展流暢的書法風格。書法家李剛田説:“李鐸是一位真正的書法家,李鐸善書大字,愈大愈妙,愈大愈有氣勢,這是他的書法創作順應時代審美所致,更是他性情稟賦的自然流露。李鐸是雅俗共賞審美之路的成功者,他的書法具有專業性,為業內所稱道,又被廣大社會受眾喜愛,可以説他的書法上達陽春白雪,下接地氣。 ”書法家張銅彥評價:“李鐸的書風雅俗共賞,寫出了中華民族的正大氣象。我看過他寫的不少文章,談‘臨立變創’ ,強調植根傳統鼓勵創新,有自己的思考,對書法界的創作而言是正確的導向和引領。 ”

  尤其令本報同仁記憶深刻的是,2017年10月26日,本報“歡慶十九大增刊”出版,當年已近九旬的李鐸先生欣然為增刊題詞“新時代新思想新徵程” 。九個遒勁有力、生氣蓬勃的大字,筆墨淋漓,力透紙背,顯示出一位老藝術家不老的藝術青春和對新時代的美好祝願。

  作為一名書法家,李鐸諳熟古典文學與歷史,時刻把握傳統與現代審美觀的結合點。書法家汪碧剛近幾年和幾位同事幫助李鐸整理資料,發現李鐸從上個世紀70年代以來共有近千首詩詞手稿。汪碧剛介紹,李鐸在青少年時期就刻苦研讀詩詞,他既喜歡李白的豪邁奔放,又喜歡李清照的婉約清麗;既喜歡岑參的蒼涼悲壯,也喜歡蘇東坡的瀟灑飄逸,對杜甫、王昌齡、王維、辛棄疾的詩詞也很感興趣。誦讀的同時,也對詩詞的格律進行探索,並且開始了嘗試,先寫律詩,再寫古體詩,通過長期的領悟和理解,他的作品內蘊感情,外修文採。

  感恩、奉獻、報答

  在得知李鐸先生去世後,中國書協顧問張飆懷著沉痛的心情寫下一首《水調歌頭》 :

  毫蘊湘江水,墨取羅霄松。碑帖態法汲括,意韻納蒼穹。詩載千營號角,文採九州繁盛,椽筆唱心胸。紙動飛雷電,字舞走雲龍。

  觀深遠,懷偉闊,氣豪雄。拓新開派,“臨、立、變、創”古今融。藝術人民合契,時代家國同步,奮臂最先衝。書共河山麗,德化漫天虹。

  上闋寫李鐸先生書品陶古鑄今,下闋寫他人品豪邁正派——人品書品俱佳,這也是書法界對他的普遍讚譽。

  中國書協名譽主席張海回憶起李鐸先生,也是感慨萬分。他説, 1984年初策劃實施河南省“首屆中原書法大賽”時,曾邀請一些著名書法家,希望他們題寫詩文以示祝賀。“當時我與李鐸先生並沒有任何交集,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發出了邀請,想不到李鐸先生很快便寄出四尺整張力作,內容為‘山巒起伏分高下,筆底縱橫逾頂巔。興會中原延史冊,千鋒競秀最空前。 ’落款為熱烈祝賀中州書法大賽而題。轉眼間幾十年過去了,如今想來,仍是溫暖如初。 ”張海説,從那之後,河南每有重大書法活動,李鐸先生有求必應,為河南書法事業的繁榮發展付出大量心血和汗水。

  的確,“感恩、奉獻、報答” ,是李鐸經常念叨的字眼。作為德藝雙馨的書法家,耄耋之年的李鐸依舊戎裝在身,多次參加“走基層”“送文化”係列活動,先後走進社區、課堂、農村、企業、軍營、革命聖地,走到居民、農民、學生、戰士、工人身邊,送文化、談心得,用其高尚的價值取向詮釋出人品與書品的關係。他經常下基層部隊,為官兵們書寫和普及書法知識,更是官兵心中的“明星” 。張銅彥常和李鐸一同到各地慰問,他回憶道:“李鐸先生德藝雙馨,這些年的‘書法走基層’ ,去社區、學校、軍營,都少不了他的身影,他為書法家起了模范帶頭作用,作出了表率,而且沒有大書法家的架子。 ”近年,因為身體原因,李鐸“跑不動”了,但是在一些展覽上,每見到戰士們,李鐸就親切地問長問短,戰士們也樂意裏三層外三層地簇擁在他身邊,或匯報軍營生活或求教書法知識,讓人不得不感嘆,真是一位人民的藝術家。

  李鐸對軍隊的熱愛是深沉的。2015年、 2017年和2019年,李鐸分3次向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捐獻作品、收藏品共約計11000多套件。 “父親對部隊有著深厚的感情,是軍營把他從一個山村孩子培養成為一名軍人、一名黨員,使他懂得了革命的道理、人生的道理,是軍隊讓他更深切地感受到自身的責任和使命。 ”李少青説。

  李鐸熱心公益,經常為社會捐款、捐物、救災、濟困。以李鐸名義設立的500萬元獎學助學基金資助了一批批品學兼優的學子。在2010年玉樹發生地震時,李鐸也進行了捐贈,書法家吳震啟回憶:“我參加先生的師生展時,曾臨時客串主持李鐸師生向玉樹災區捐贈的儀式,先生一身正氣、愛國親民、熱心公益的身影深深印在我的心裏。 ”

  熱心公益有他,扶危救困有他,對于新時代的文聯工作和文藝事業,李鐸更積極、熱心地投身其中。2012年,中國文聯提出了“愛國、為民、崇德、尚藝”的文藝界核心價值觀後,李鐸馬上創作了以此為內容的巨幅書法作品,並贈送給中國文聯。“文藝界核心價值觀在文藝界和廣大文藝工作者中間引起了強烈反響,大家都非常擁護。作為一名老書法家,應該帶頭踐行和宣傳。 ”當年李鐸先生的話言猶在耳旁。如今,這件大氣磅薄的作品就懸挂在中國文藝家之家,讓每一位來到此地的文藝工作者,都時刻牢記踐行文藝界核心價值觀。

  “臨池學書,須手、眼、心三者俱到。常謂練手容易練眼難,練心更難。凡手上功夫不力者,必點畫輕浮,筋骨軟弱,了無生氣;若眼力不濟,莫辨高低優劣,雖勤,便書萬紙,亦難脫俗;而心力不到,無通達睿知之思,無高深學養之基,無超拔奇妙之才,無精察善鑒之能,更難徹悟真諦成就大家。 ”斯人已逝,但李鐸在《論書斷語》中對書界同道的叮囑與勉勵猶在。回望來路,他以筆立心、以書弘道,翰墨抒懷,寫盡丹心,把畢生精力都獻給了軍隊的書法事業,獻給了國家的文化事業,不負軍旅書法家的使命擔當。

(編輯: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