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話題

醜字可以休矣

時間:2020年09月1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劉旭東
0

   有一類醜字正在大行其道,民間稱為掃帚體、拖把體、彗星體、哪吒體。路邊的廣告牌、街頭的標語、電影電視的片頭、圖書的封面,不時可以見到。

  有人説,醜字的風行,是一種時髦而已,過一陣也就過去了。有人説,醜字不是書法,只是一種美術字,用不著大驚小怪。有人説醜字如同戲曲中的醜角,也有其價值。有人説,醜字起初不適應,看多了,也可能變得美起來。

  我不這樣看。醜字泛濫,貽害無窮。長此以往,必將美醜不辨,甚至以醜為美。如此,書法國粹將不再粹矣。

  漢字之美,自甲骨文始,篆隸真草,南帖北碑,經商周至晉唐,歷千年而臻于至善。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態,清人尚碑,歷代書法家從心所欲不逾矩,做出了許多可貴的探索。這個矩,就是美的法則。字不管怎麼寫,首先要好看。這個“好看” ,我曾經自信地以為,已經植入我們民族的基因,即使三歲小兒,也能憑直覺判斷出字的美醜好壞。但是現在面對掃帚體、拖把體、彗星體、哪吒體的橫行,我覺得我還是過于樂觀了。當今之世,人們對于什麼樣的字好看、什麼樣的字不美也變得渾渾噩噩了。

  誠然,美醜相對,有美就有醜,有醜才有美。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而混淆了美醜的價值判斷。不管怎麼説,我們都應當崇美貶醜、求美棄醜。書法美是有根基、有法度的。點畫、線條、結體、章法都大有講究。可是,掃帚體、拖把體、彗星體、哪吒體,它們的根基何在、法度何在呢?

  有人甚至以書法史上所謂“醜書”來為當今的醜字遮醜。其實,“醜書”是一個並不準確的學術概念,從《石門頌》 、二爨碑到《祭侄稿》 ,從金農、鄭板橋到趙之謙等書法家的作品,曾經都被視為醜書。但這些所謂“醜書” ,其實是有大美的。它們是書法家們在尊重書法根基和法度的基礎上追求個性特徵的極致化的産物,客觀上擴張了漢字美的可能性。而掃帚體、拖把體、彗星體、哪吒體的醜字,豈可與它們同日而語?

  也有人説掃帚體、拖把體、彗星體、哪吒體只是一種美術字,不是書法,不必太過在意。但是我以為我們不能這麼“鴕鳥”心態。如果任由這種醜字泛濫,它必將破壞我們對書法美的既有認知。尤其在這種氛圍中長大的孩子,你還怎麼讓他寫好字練好字、傳承書法這一國粹呢?

  還有人説這些掃帚體、拖把體、彗星體、哪吒體也是一種創新呀,現在不是提倡創新嗎?我以為對于書法來説,守正創新才是正道。先要守正,次要創新。只有在守正基礎上的創新,才是有本之木,才可能獲得成功。如果渺視或忽視漢字書寫傳統和漢字美的規律,不下苦功,只求捷徑,不守法則,只求新異,只能走入誤區,弄出不倫不類、非驢非馬的玩意兒。我非常理解書法家在創新方面的苦惱,漢字是線條的藝術,至精至簡,今人要突破古人,創出既有美感又有辨識度的新體,何其難也。然而正因其難,對于大眾書寫來説,我們還是要強調守正。

  這一類醜字究竟是如何大行其道的呢?據説原因很簡單,它們借助了互聯網的風口,以免費使用為誘餌,形成了一股力量。我想,可能沒有這麼簡單,這裏邊可能有市場的、社會的、文化的甚至管理的等多種因素的作用。要解決這一問題,一定要綜合施策,至少要在輿論上有所作為。

(編輯:韓雪竹)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