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話題

道技如何並重?

時間:2020年09月1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亞萌
0

道技如何並重?

——由《問學:汪碧剛書法集》説開去

  “心中家國情懷,筆下萬千氣象” ——中國作協副主席徐貴祥的評價,頗能貼切展現近期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問學:汪碧剛書法集》中呈現的面貌。9月5日,中國美術出版總社、北京世紀名人國際書畫院在人民美術出版社(人美學院)舉辦該書首發式暨“道技並重”新時代書法發展研討會, 9月19日至25日,“問學:汪碧剛書法展”將在中國政協文史館舉辦,讓眾多書法家、理論家重新探討“問學”的重要性,以及“技”與“道”的關係。

  問學:主動作為與學問擔當 

  《問學》一書收錄學者、書法家、安徽大學兼職教授汪碧剛創作的71幅書法作品,呈現出書者當下的創作面貌與思考。其中巨幅榜書《美麗中國》 《高峰入雲,清流見底》 ,于氣勢雄渾、磅薄有力的字跡中可見作者的家國情懷;書中《問學散論十五則》 《論書十則》及多件自撰聯句則是作者多年來的習書心得。

  書中更選編11篇書法論文,聚焦書法與文化、書法與教育、書法與情趣以及書法家的家國情懷等話題。在書中,汪碧剛重述“方向、邏輯、方法”的治學理念,著重強調文化是書法的第一屬性,主張中國書法的實踐與研究應該堅持“道技並重” ,從而推動當代書法發展。而這一論點也讓書法界和理論界諸多專家共論“何以為‘書’ 、‘書’以為何”這個時代命題,更啟示書法創作者觀照書法作為一種文化形式在當下的現實處境。

  技道:“人書合一”與“人墨互磨” 

  書, 《説文解字》言“著于竹帛謂之書” ; 《釋名·釋書契》説“亦言著也,著之簡紙永不滅也” ,説明“書”在本意上屬于文化范疇,在“道”的觀照范圍之內。元代郝經的《移諸生論書法書》更指出:“心手相忘,縱意所如,不知書之為我,我之為書,悠然而化然,從技入于道。 ”而書法界廣泛討論的“道” ,是指文化與精神,即書法家對自身文化素養的追求——中國書法幾千年來生生不息,正是得益于中國傳統文化的滋養。“古人學書是小技,學書者經過反復練習,從不自由的狀態達到自由的狀態時,小技也與大道合。 ”汪碧剛説。

  而今,“有一些全國性的書法展覽中,經過我統計,參展作品裏寫書法家自己原創內容的不到3 %——這個現象,我稱之為‘主體缺場’ ——書法家如果一輩子只能抄別人的東西,是不夠格的。 ”中國書協學術委員黃君説。當代書法發展的態勢與書法文化的歷史承載在一定程度上發生了背離,在書法發展生機勃勃的背後,一定程度上存在書法創作的表皮化現象,書法創作可能在“炫技”的道路上越走越快、越來越炫,讓圍觀者大呼“好看” 。然而在“好看”的背後,人們往往漠視和忘卻了書法作為一門學問的厚度、廣度與溫度,當今書寫所承載的文化價值和文化內涵有可能漸被忽略,黃君所言創作者無法“我手寫我心”的“主體缺場” ,就是這一現象的直接體現——作為文化形式的書法,面臨諸多發展的挑戰。

  因而,汪碧剛在近些年的創作與研究中提出,當代書法重視技術的發展過程中,更應該注重“道”的傳承,要做到“道技並重” ,在掌握“技”的基礎上追求“道”的發展。這一觀點切時代之需,應眾學者之呼,“ ‘技’與‘道’的關係微妙而復雜,如何通過技法入‘道’ ,是書法家終身需要探求的課題” ,書法家張坤山説。黃君則認為:“中國藝術的發展離不開‘技’‘道’關係的探討,但我們一般強調‘由技入道’‘技道並重’ ,此番提出‘道技並重’ ,強調得切中要害。 ”

  “止于技,書法會淪為體力勞動。 ” 《中國藝術報》總編輯康偉所言,得到業界普遍共識,但“技”卻不是原罪,“技”是基礎——基礎不牢地動山搖,技進乎道,互為體用,不可割裂來看,需要“雙向發力” ;在他看來,“技”是必然王國,“道”是自由王國,道技並重的過程是由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的過程。“由技入道,道還需要通過技來實現。 ”安徽大學徽學與中國傳統文化研究院院長李仁群説。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向雲駒認為,“技”與“道” ,更不能只局限于書法內部來討論,它還關涉文藝美學范疇的“形而上與形而下”“精神與技術”“內容與形式”“規律與現象”“法與書”等諸多概念關係,需要從內部、外部不斷展開,深入研究。

  汪碧剛認為,就書法創作與研究而言,其對象應該是“文字”“技法”“藝術”“文化” ,且四者是遞進關係。書法即“書中有法” ,書是“寫” ,法是“度” ,是要在書寫中觸摸中華文化的一邊一角,“書法是文字的表現形式,文字則賦予書法文化內涵,文化才是書法的第一屬性。通過漢字書寫來表現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中國人豐富的內心情感,最終形成千古傳承、精妙絕倫的書法藝術,這是表,由表及裏的是中國傳統文化——這一過程,也是由‘技’走向‘道’的通途” 。

  從炫“技” ,經過“問學” ,再到載“道” ,這個漫長過程的背後,可以反映出書法文化工作者的治學態度、文化觀念和擔當作為。書法界專家學者認為,新時代背景下,“道技並重”是書法發展的必然之路。書法家要堅守初心、摒棄炫技,努力追求書法的文化內涵,在遵守書法規范化、法度化的這一“技”的基礎上,“道技並重” ,推進當代書法不斷實現高質量發展,努力從“高原”邁向“高峰” 。

  曾經,美學家宗白華言:“中國的筆有極大的表現力,因此筆墨兩字,不但代表繪畫和書法的工具,而且代表了一種藝術境界。 ”這亦可以看作對“技”與“道”關係的論述——道技合一。總之,需要漫長的磨煉與“問學” ,才能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才能達致“人書合一”“人墨互磨” 。

(編輯:韓雪竹)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