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話題

從“古不乖時,今不同弊”看書法藝術的創新發展

時間:2020年08月2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0

張穎作品(局部)

  “書法有法” 。用毛筆書寫漢字應遵循特定的法則和規律,然而這種法則又不是永恒不變的。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漢字書寫方式經歷由甲骨文、古文(金文) 、大篆(籀文) 、小篆、隸書(八分) 、草書(章草) 、行書、楷書等依次演進階段,在數百種雜體的漢字書寫方式篩選淘汰定型中,書法藝術有序發展,同時涌現出李斯、蔡邕、張芝、鐘繇以及王羲之、顏真卿、柳公權、趙孟頫等不同字體、不同藝術風格的大批代表性書法家,表現著不同特定時期的社會經濟發展和人們的價值取向,而這些不同形體的文字、不同風格的書法作品又一脈相承,使中華文明歷經幾千年而生生不息。正是由于歷代書法家孜孜以求的傳承與創新,使中國書法藝術歷久彌新,奠定了中國書法藝術成為世界民族文化藝術中獨特獨立的藝術門類的基礎。

  在便捷廉價的印刷技術應用之前,手工書寫是文字信息傳遞的主要工具,書法具有傳遞文字信息的實用性和展示文化修養藝術性的雙重作用,“書文並重”一直是古代書法審美追求。當今時代,日常的文字信息傳播已由硬筆書寫和鍵盤輸入全面取代了毛筆書寫,書法藝術的實用性削弱,藝術追求獲得全面釋放,甚至把書法藝術歸類為純造型藝術,出現大量“怪書”“醜書”“拼音書”等無人能識的“書法作品” 。不可否認,這其中不乏藝術創新價值很高的作品,問題是脫離漢字的書法還能是中國書法嗎?中國書法之所以成為世界民族文化藝術中獨特獨立的藝術門類,就在于人文內涵的支撐作用,不是單純的視覺藝術。中國傳統書法審美建立在對真、善、美三位一體的感受之中,其中蘊含著作者豐富的精神理想和社會倫理規范的道德內容。當然,研習書法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寫字,目的是發展書法藝術,要有所創新。當代中國書法創新發展應當秉持哪些原則,才能既遵循了中國書法的本質,又融合時代特徵創新發展呢?

  當代書法藝術創新的第一要務是處理好“古”與“今”的關係。孫過庭説書法“貴能古不乖時,今不同弊” ,雖然文字的創造,最初只是為了記錄語言,可是隨著時代發展,書風也會不斷遷移,由醇厚變為淡薄,由質樸變為華麗;繼承前者並有所創新,是一切事物發展的常規。一方面孫過庭強調了書法隨時代而創新發展的重要性,説“何必易雕宮于穴處,反玉輅于椎輪者乎” !同時又説“任筆為體,聚墨成形;心昏擬效之方,手迷揮運之理,求其妍妙,不亦謬哉” !強調了“師古”的重要性。中國書法的本質是漢字書寫藝術,不應脫離了漢字書寫的基本要求。孔子説“不學詩無以言。 ”寫字也是同樣的道理,需要學習前人的書寫方法、規則。掌握形成共識的書寫方法,才能寫出讓人看懂的字。研習中國書法需要對古人經典有良好的繼承,通過對古代法帖深入研究,學習傳統經典的筆墨語言,來置換我們自己不成熟的書寫,這是一個正規矩、明法度的過程。沒有傳統的洗禮與淬化,“任筆為體,聚墨成形”“我手寫我心”式的所謂書法創作,都不能成為書法。即便“藝術性很高” ,也只能作為抽象美術作品,與書法無關。另一方面,臨摹古代碑帖,是學習古人“寫字”時的精氣神,用心揣摩古帖古碑的文化內涵和氣韻風度,將古人的創作精髓納入時代背景中,“增損古法,裁成今體” 。“筆墨當隨時代” ,不能背“時”而馳。同時也要善于發現時代“書風”的弊端,規避盲從的風險。如清代鄧石如看到當時書法的“纖弱柔媚”之風,從篆隸入手,直追秦漢探索古茂渾樸風格,做到“今不同弊” ,成為一代碑學開宗。

  其次,還要關注書法的實用和藝術兩重性。書法是伴隨漢字的産生、演變逐步發展形成的。清代陳澧説過,“聲不能傳于異地,留于異時,于是乎文字生。文字者,所以為意與聲之跡” 。文字是為解決信息傳播不便問題而産生的,最開始可能是圖像符號,隨著社會的發展、交流的頻繁,圖像符號不斷被簡化抽象,並在一定的社會范圍內形成具有共識含義的特殊圖形,于是形成了文字。為了保持傳遞信息的準確性和書寫的便捷性,需要規定書寫的方法、規則,于是産生了書法。從字面意義上看,書法就是書寫的方法,是漢字書寫的規則。從書法産生的根源看,書法應當是實用的,以滿足人們日常交流為目的。人類的藝術天性又在滿足實用性的同時,賦予了書法美學價值,上升到藝術屬性。書寫的方法和規則必須同時滿足實用性和藝術性雙重要求。雖然當代文字信息傳播的主要功能讓位給了硬筆和鍵盤,但仍承擔著文化傳承、思想交流的社會作用,這也是書法藝術不能等同于一般美術作品的原因。當代書風的流弊之一就是把書法當成純粹的視覺藝術,只強調個性,強調造型,忽略了文字信息,使書法淪落為抽象美術。不具備傳遞文字信息的基本屬性的作品,不能成為書法,至少不是中國書法。説到信息傳遞問題,還有一種現象就是有些書法家書寫作品時不考慮受眾。如用小眾作品替代大眾作品,在一些匾額刻石中採用一些生僻或有歧義的寫法。匾額刻石的受眾是廣大群眾,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精通書法,即使藝術性很高,也難免讓人誤讀,被戲謔調侃。

  再者,書法應朝著更有文化內涵的方向發展。單一的表達方式難以準確全面表達人的所思所感,“夫心之所達,不易盡于名言;言之所通,尚難形于紙墨” 。人類的許多感悟,單依靠筆墨或文字是不能表達的,需要通過文字和筆墨共同表達,“文以載道,書以煥採” 。用文字記錄語言,用書法煥發神採,達到書文相協的目的。王羲之的精妙書法大多出自晚年,因這時思慮通達審慎,志氣和雅平靜,不偏激不淩厲,因而風范深遠。當代書法脫離日常文字信息傳播功能後,其弘揚社會正能量、傳播中國人文精神的功能應得到強化,書法應朝著更有文化內涵的方向發展。當代書法對形式的過度追求超過了書寫本身也是一種流弊,這反映出來的是廣大作者對中國書法藝術的理解不夠深刻,表現自我與時代命題沒有很好結合。書法藝術歸根到底是有文化修養的人在從事的一門藝術,當代人研習書法需要重新深入經典、杜絕浮躁、與古為徒,加強文化修養,以書寫規則的傳承為基礎、以時代精神為導向、以文化修養為支撐、實現書法藝術的傳承與創新,努力創作書文相協、美文美書相統一的優秀作品。

(編輯:李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