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曲藝>曲藝人

姜昆:今天的一點思考

時間:2013年08月15日 來源:《曲藝》雜志 作者:姜昆
0

  信息革命改變了當今社會的許多,最主要的改變在于,人與人的連接方式變了,信息傳導的方式也變了。現在的社交媒體大數據、智能化,你需要什麼,他就拼命地帶給你什麼。你關心養生,他天天推薦你養生信息,魚龍混雜,瑕瑜互見,甚至連熱紅薯就涼柿子吃容易中毒死亡都提醒你,也不知道他們見沒見過吃完了以後打挺兒的人,危言聳聽;你聽了一次貝多芬,幾乎每天都會收到大量的古典交響樂的聲音和視頻,弄煩了你為止;更有八卦新聞、虛假信息充斥在裏面,讓人無法拒絕。現在的許多年輕人,長久生活在一個“殼文化”之中,那麼我思考著,能不能讓相聲也走入“殼”文化之中呢?

  于是,我考慮了如何在現在的形勢下,利用移動互聯網促進相聲的創作和表演。

  一走進這個領域以後,我發現了很多問題,讓人吃驚,我覺得這些問題幾乎直接影響著相聲藝術的生存發展。比方説,我希望用互聯網的形式來傳播相聲的經典作品,包括傳統相聲,也包括過去創作的一些優秀段子。但是打開抖音、快手等幾乎被所有的年輕人推崇的傳播平臺時,我發現,這個平臺與我們的需求相差太遠了。這些平臺的受眾根本沒有耐心,也沒有時間聽你説一段有始有終、有人物、有情節的作品。我們需要一個作品的完整性,但是這些平臺所表現的全是碎片化;我們需要一個作品鋪平墊穩來講述,但這些平臺不給你想要表現內容的這麼多時間。我們需要一段作品有開頭有結尾,但是這些平臺只需要你有一個包袱,樂了就行了,你剛要説正事,他已經戛然而止了;我們需要主題,他們需要的是熱鬧;我們需要的是觀眾能夠靜靜地品滋味,他們希望觀眾能夠熱熱鬧鬧地跟你互動,甚至不管你説的是什麼,最好聽他們互動説和你不挨著的那些事,有他們表現的余地越多越好。于是,抖音裏播相聲,一段相聲分成十幾段,沒有包袱的話全砍掉,為了縮短時間,砍包袱的鋪墊、砍氣口、加語速,一點節奏都沒有了。語言藝術服從于剪輯技術,是我非我,完全另類了。老天爺,能活嗎?

  過去,我們研究相聲創作的題材、內容,比方説,寫服務態度不好的(《我與乘客》)、諷刺官僚主義的(《關公戰秦瓊》《電梯風波》)、揭露不正之風的(《不正之風》《宇宙牌香煙》《五官爭功》)、反映國際國內事件的(《美蔣勞軍記》《保衛西沙》) 等,都反映了一種對人民負責、對社會負責、用心的創作態度。今天這些東西似乎漸行漸遠了,因為現在幾乎所有相聲反映的全是一些娛樂內容,不是誤會法就是互相調侃,要麼就是穿越,這些東西雖然贏得了網絡上屏幕前的一些效果,讓人們獲得一時的愉悅,但是留給生活的思考在哪裏呢?以後我們翻開相聲前行歷史畫冊的一頁時,還能看到當時給未來留下什麼東西呢?這些問題深深地陷在我的腦海裏,讓我時常睡不著覺。我自作多情地有點心疼網上的年輕人(我知道,其實他們沒準更可憐我),他們崇拜的網紅,咱們沒聽説過;他們耳熟能詳的歌,你都聽不懂歌詞是什麼意思;他們打賞的遊艇、飛船你不知道價值多少錢;一個小網紅一個晚上可以掙30萬元人民幣,我聽了覺得好像是外星人的世界,而其實這一切都真真實實發生在身邊。這就是今天的現實。對知識的兼容並蓄、博採眾長,“行千裏路, 讀萬卷書”的古訓,在新媒體中難以體現。報紙、雜志、電視機前,都是戴老花鏡的人們了。這讓人擔憂的不是群體的分裂,重要的是傳統的斷層。我想,要不我們還是打電視的主意吧!隔壁鄰居兒子和爸爸的一句話卻讓我止不住打了一個冷戰:“爸爸,您愛買什麼電視機就買什麼電視機,不用跟我商量,你們高興就得,現在我們年輕人誰還看電視啊?!”您聽聽。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