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曲藝>曲藝獎項

中國牡丹獎在肥掀起曲藝“流行風”

時間:2017年11月21日 來源: 作者:
0
    昨日,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曲藝家協會、合肥市人民政府主辦的第九屆中國曲藝牡丹獎相聲、小品、三書的比賽在合肥結束,無論對于市民還是合肥曲藝演員,本次比賽在讓他們開闊眼界的同時,更感受到國內曲藝界最前沿創作思路和表演形式的熏陶。 

 

  曲藝“流行風”在合肥興起 

  連日來,56個小品、相聲、三書類的節目,分為5場比賽連番上演,選手們使出渾身解數,亮出拿手好戲,把快樂帶給觀眾,臺上臺下的默契互動讓人們似乎忘記了這是一場全國性的大賽。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參賽作品均為最近兩年內新創,代表著中國曲藝界創作和表演的最前沿思路、形式,高水平的作品讓合肥觀眾大飽耳福,連呼過癮。 

  其中,來自大同的數來寶《工錢》,將農民工討薪的故事演繹得既感人肺腑,又妙趣橫生,讓人笑著思考。而合肥本土作品《一奶同胞》更是“大尺度”地揭露出官場“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腐敗現象,代表了包公故裏在反腐曲藝作品創作上的一個新高度。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比賽,觀眾的感受成為打分參考,有10位大眾評審參與到評審中來,這也是此次曲藝大賽的一大創新。為避免大眾評委受專業評委的影響,他們被安排在第一排觀看表演。 

  經過本次大賽的錘煉,未來,這些節目將在國內曲藝舞臺上掀起新的“流行風”。 

  本地曲藝凸顯資金場地之困 

  牡丹獎大賽在合肥舉行,東道主的曲藝發展因而備受關注。昨日,合肥曲藝團團長李翔向記者表示,目前,合肥曲藝遭遇資金和場地的雙重困境。 

  外地曲藝發展的盛況讓合肥本地曲藝界感受到壓力。李翔介紹,合肥曲藝團有著近60年的建團歷史,曾有過輝煌的經歷,也有過低谷。尤其是一度受到外來文化藝術衝擊,很不景氣。2011年,曲藝團在困境中轉企改制,走上完全市場化的藝術之路,靠自己尋找生路。“最初就像是旱鴨子掉進水裏。”李翔説。 

  目前,曲藝團有演職人員25名,90%來自專業的曲藝學校,“他們業務好,基礎牢,始終活躍在合肥乃至安徽的曲藝舞臺上。” 

  李翔透露,合肥曲藝目前困難重重,人才匱乏,原創作品很少,沒有自己的演出陣地(劇場)等。“傳承與發展曲藝,需要有一定的資金做堅強後盾,沒有資金做保證就沒有原動力。”李翔説。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