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曲藝>曲藝話題

2019年中國曲藝:發展勢頭強勁,原創精品增多

時間:2019年12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鮑震培
0

12月5日至7日,第七屆全國相聲小品優秀節目展演在京舉行

7月21日至23日,第七屆全國少數民族曲藝展演在呼和浩特舉行

  曲藝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千百年來承載中華思想美德和中華美學精神的藝術結晶,也是為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文藝輕騎兵。從古代傳承至今的各地曲種豐富多彩,起到了繁榮社會主義文藝、創造人民群眾美好生活的作用。回顧2019年度中國曲藝,有獲得豐收的喜悅和感動,有前進路上的波折,有文化送萬家的歡樂,也有問路在何方的探索。

  創作是“硬核”,注重原創有提升

  2019年中國曲協及各地曲協抓項目、抓培訓,各種創演培訓班效果顯著。在國家藝術基金對曲藝人才培養項目的支持政策導引下,7月11日,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資助項目“相聲表演與理論人才培養”研修班在天津師范大學開班。7月18日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資助項目“東北大鼓藝術人才培養班”在沈陽音樂學院開班,國家藝術基金再次成為曲藝人才提升的有力抓手,項目聘請國內知名專家和業界藝術家講課上百場,學員的創作、表演和理論素質得到明顯加強。

  然而2019年曲本創作薄弱的情況依然沒有根本好轉,原因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由于曲藝市場不景氣,曲藝文學受到漠視,創作隊伍流失或培育不力。在今天曲藝傳承和傳播態勢滾滾而來的大潮中,説唱新時代、講好中國故事的原創作品往往跟不上,特別是鼓曲藝術,演員手裏沒有好“彩子”(文本),只好反復演唱老段子,觀眾群得不到開拓,藝術創新也成了一句空話。原創文本的缺乏與相對頻繁的演出實踐呈現“倒金字塔式”,好的曲藝文本到了“一段難求”的地步。不光創作人員少,結構也很不合理,專業院團專職創作人員微乎其微,創作者大多來自群文係統或者曲藝愛好者、戲劇編劇、媒體隊伍或是演員自身,由于曲藝類的中專、大專和本科院校均不設文本創作專業,曲藝創作隊伍難以得到培養與鍛煉。

  針對曲藝創作的困境,如何取得重大突破?群文係統加大重視力度,在上海、北京、深圳、廣東、江蘇、浙江、天津等地方文化館,開展“文學創作基地”,每年創作新作品,進行長時間打磨,成為常態,打造省市群眾文藝作品創排基地,加強館站群眾文藝作品創作聯動,打通“創作—排練—演出”通道,優化創作生産線,形成強大原創力,推出更多優秀群眾文藝精品。

  而中國曲協則下大力氣重點主抓“第二批牡丹綻放曲藝英才培育行動”和“專家名家創作示范工程”,號召曲藝工作者要站在培根鑄魂的高度,充分運用曲藝善于用説唱實現社會主義價值觀靠墻落地的教化功能,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感染人、教育人、鼓舞人、引導人。要站在以人民為中心的高度,充分發揮曲藝最具生活底色、深接地氣的藝術優長,不斷進行生活和藝術的積累,把人民的喜怒哀樂凝結在自己的作品之中。相信在新時代黨的文藝路線引領下,曲藝精品會越來越多地生産出來。

  中國曲協副主席、曲藝文藝理論批評家吳文科在評論群星獎獲獎作品時提出:“思想內容永遠是文藝創演的核心追求;離開向上向善的審美創造,再花哨的形式也會無所附麗。”強調思想內容無疑是正確的,但是還要注意另一種傾向,就是概念化、標語口號式的作品的生産,一些作品表面看似熱鬧,但以説教代替娛樂價值,欠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藝術智慧,立不住、傳不開、留不下。山東曲藝理論家孫立生説:“平鋪直敘不是曲藝。”曲藝創作必然要觀照新時代、新形勢,但還需要尊重傳統規律,立足採風,扎根生活,避免急就章式的口號式創作。

  創作是曲藝的“硬核”,改編文學名著有助于形成曲藝IP,如海派評彈《高博文説繁花》改編自金宇澄的茅盾文學獎獲獎小説《繁花》,目前已演出上百場,2019年6月香港演出8場全滿座。這一精品的成功,足以説明保留原著文學韻味以及地方風味和技藝風范契合度的重要性。

  乘盛世東風,曲藝演藝活動百花艷

  黨的十八大以來,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東風勁吹,各地曲藝人抓住歷史以來最好機遇,在發展中向前邁進,演藝活動璀璨多姿,呈現出百花爭艷的局面。

  曲藝演藝活動的主要演出方式分為展演、駐場商演、公益演出等。其中參與規模大、藝術水平高的是各類展演活動,主要指全國性賽事和地區賽事展演,按照組織機制和參與者分為三大板塊,即職業曲藝、群文曲藝和非遺曲藝。

  職業曲藝指各省市演藝集團或曲藝團、民營曲藝班社所從事的曲藝演出活動,專業院團演員除日常的駐場演出外,還承擔著國內國際演出賽事和大量的公益演出任務。因為他們是“百裏挑一”的業務尖子,往往也代表著業內的最高水準,因此他們參與的各種賽事和調演、展演活動深受觀眾歡迎。2019年年內比較重要的賽事有第十四屆馬街書會優秀曲藝節目展演、第九屆中國中部六省曲藝展演、第三屆中國西部優秀曲藝節目展演、第二屆中國東部優秀曲藝節目展演、第二屆東北地區優秀曲藝節目展演、首屆全國原創曲藝小品優秀節目展演、第二屆全國山東快書優秀節目展演、第七屆全國少數民族曲藝展演等等。2019年在上海舉辦的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中唯一入選的曲藝類作品是天津市曲藝團的大型三國情景曲藝《羽扇》,以係列京韻大鼓形式謳歌了一代賢相諸葛亮鞠躬盡瘁、為國利民的風採,精準對接藝術節辦節宗旨,叫好也叫座。

  眾所周知,曲藝是深受群眾喜愛、擁有廣泛愛好者的藝術形式,各省、市、區級文化館活躍著數以萬計的群文曲藝大軍。2019年6月,3年一屆的群星獎評比在上海舉行,進入第十八屆群星獎曲藝類決賽的21個入圍節目,最終北京的快板書《赤子歸心》、上海的蘇州評話《捍衛者》、深圳的西河大鼓《大營救》、湖北的湖北大鼓《詩仙擱筆》、江蘇的數來寶《愛我你就抱抱我》斬獲大獎。這些節目無論從思想內容還是藝術水準衡量都屬歷年來的上乘之作。2019年曲藝進校園文化方面也有所突破,全國大學生曲藝周、第二屆“馬季杯”全國大學生相聲大賽等展演活動展示了多年來曲藝進校園、高校曲藝教育與傳承的成果。

  曲藝作為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十大類”之一,是佔比較大的項目群,近年來受到了文化和旅遊部越來越多的重視。2019年7月,文化和旅遊部印發了《曲藝傳承發展計劃》,明確提出曲藝傳承發展的目標和9項主要任務,這是對近年來曲藝類非遺傳承發展理論和實踐的經驗總結和重大提升。繼去年天津舉辦了2018全國非遺曲藝周後,濟南于9月舉辦2019全國非遺曲藝周,以“非遺曲藝,薪火相傳”為主題,共有131個曲藝項目參與演出。本次活動既充分展示了我國曲藝類非遺的保護成果,踐行著非遺融入人民生活的“活態保護、活態傳承”理念,又融合了現場交流展演和線上傳播手段的雙重創新。12月8日至13日,北京召開的首屆“相聲非遺大會”匯集了全國30多家曲藝團體百名相聲名家演出精彩節目,顯示了相聲藝術強勁的發展勢頭。

  崇德尚藝,德藝雙馨是根本

  隨著演藝娛樂的市場化,流量明星模式、“飯圈”亞文化侵蝕曲藝界,部分演員受到“唯商演論”的錯誤引導,放松了思想上的要求,價值觀開始滑落乃至墮落。2019年5月,網上流出德雲社演員張雲雷的一段相聲視頻,稱“大姐嫁唐山”雲雲,這樣的相聲用地震做“逗梗”,喪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線,藝德堪憂。輿論嘩然,在批評聲中,張雲雷通過微博道歉,稱表演內容很欠考慮,今後一定德在藝先。頗為諷刺的是,時隔半年,又被人爆出在其相聲段子裏調侃京劇表演藝術家張火丁與已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李世濟,《中國藝術報》《北京日報》《新京報》等媒體紛紛譴責這樣的相聲很“缺德”。11月30日,中國曲協相聲藝術委員會發文,對德雲社相聲演員張雲雷、楊九郎在表演中調侃侮辱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表示強烈憤慨,嚴厲譴責這種砸挂是“又一次跌破道德底線,挑戰公序良俗”,呼吁相關文化管理部門進一步加大審查監督力度,加強監管懲戒,共同打造良好文化演藝生態。

  應該認識到,某些相聲演員砸挂缺“德”,並不只是一件偶然的小事,更非微博上道道歉就萬事大吉,它有違曲藝界“崇德尚藝”的主流,與侯寶林、馬季、姜昆等幾代相聲演員苦心剔除相聲糟粕的努力背道而馳。“德藝雙馨”無疑應該是每一位曲藝工作者的價值標準,並應為之追求和恪守一生。然而張雲雷兩次砸挂事件均伴隨著其粉絲群體的網絡暴力“洗地”,暴露了在網絡空間中“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新形勢下如何開展正常的文藝批評?如何持續推動曲藝界行風建設向科學化、規范化、制度化方向發展?2019年12月19日中國曲協召開“攜手共建曲藝界優良行風”座談會,提出堅定陣地意識、提升網絡意識,廣大曲藝工作者只有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媒體和網絡以及文化管理部門都要發揮聯動作用,才能築牢抵禦低俗庸俗媚俗的“防波堤”。

  (作者係南開大學漢語言文化學院教授)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