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曲藝>曲藝話題

激活曲藝生態 唱響中國故事——專家解讀《曲藝傳承發展計劃》

時間:2019年08月19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玉玲 趙艷艷
0

  

“傳承中華文脈 增強文化自信——專家解讀《曲藝傳承發展計劃》”座談會現場 光明網記者 潘迪攝/光明圖片

  文化和旅遊部近日出臺了《曲藝傳承發展計劃》,對曲藝類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發展工作進行專項部署。8月15日,光明日報、光明網舉辦“傳承中華文脈 增強文化自信——專家解讀《曲藝傳承發展計劃》”座談會,邀請了相關專家學者和表演藝術家暢談曲藝的傳承和發展,旨在推動全社會形成關注、促進曲藝傳承發展的良好氛圍。

  賡續文脈,弘揚精神 

  “精忠報國今何在?評書一曲傳揚!”一問一答間,劉蘭芳演播的《岳飛傳》開場,已伴隨聽眾40個春秋。從書場到收音機,她演播的《楊家將》《包公巧斷螃蟹三》《三打烏龍鎮》《趙匡胤演義》《小將岳雲》等一段段膾炙人口的評書,還原一個個經典的歷史畫面,讓歷史人物變得有血有肉、神採飛揚,在講述傳統故事中潛移默化地弘揚了民族精神。

  曲藝是由民間口頭文學和歌唱藝術經過長期發展演變形成的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扎根于中國大地,具有深厚的群眾基礎。劉蘭芳自豪地説:“我們的曲藝不僅僅是養家糊口的生意,更是思想道德教育的重要工具,人情世故、禮義廉恥、做人做事、家國情懷,都在其中。”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曲藝研究所所長、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吳文科看來,對曲藝的傳承保護,有著更為特殊的意義:“不只是對一個表演藝術門類的本身保護,更是對中國文學和傳統戲曲生成土壤的維護,是中國傳統精神生活方式的保護,是文脈的賡續。”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原副主任常祥霖高度評價《曲藝傳承發展計劃》:“這是40年來第一個針對曲藝分類保護、精準施策的文件,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針對曲藝的專項保護傳承計劃,也是對非遺法的有效補充。”

  據不完全統計,至今活躍在中國民間各地的各民族曲藝曲種至少500種,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中,曲藝類項目共計127個大項包含193個子項,有的曲藝項目生存堪憂,傳承後繼乏人。中國曲藝家協會創作研究處處長張鑫認真學習《曲藝傳承發展計劃》,他認為,九個主要任務、三方面保障措施,對曲藝的支持成體係,有政策、有項目、有評估,有的放矢,十分務實,能不斷增強曲藝的生命力。

  “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內蒙古考察時對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充分發揮非遺在增進中華民族文化認同中的重要作用,出臺了《曲藝傳承發展計劃》。”文化和旅遊部非遺司司長陳通表示,《曲藝傳承發展計劃》回應了曲藝類非遺傳承人和專家的呼聲和訴求,計劃中的工作措施凝結了曲藝界的集體智慧,體現了文化和旅遊部多年來開展曲藝保護探索的成果,可謂非遺曲藝保護理論和實踐的“集大成”。

  活態傳承,創新發展 

  評書中加上了華為5G的內容,向華為致敬打氣,北京評書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連麗如在舞臺上的“現挂”,贏得觀眾的掌聲。除了在舞臺表演上創新,77歲的連麗如在出版評書時也要創新,特別要求加上二維碼,讓讀者一掃碼就能看也能聽。在她看來,曲藝要與時俱進,曲藝的生命力就在于“接地氣”、與觀眾互動,能根據現場氣氛和現實生活,對“説或唱”表演進行即興安排和調度,演繹出一個個令聽眾心領神會的精彩節目。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曲藝,面對文化娛樂的新方式和互聯網的新技術,曲藝及其傳播也必須創新。但吳文科對一些曲藝的“創新”誤區表示擔憂:將曲藝表演戲劇化、歌舞化、雜耍化,把曲藝表演的口頭“説唱”搞成配以伴舞與大型樂隊伴奏的熱鬧場面,這是以革新曲藝為由去糟蹋曲藝,消解曲藝表演口頭“説唱”的特有美質,可能造成對于曲藝美質特色的消弭或對曲藝形式的扼殺。吳文科注意到這次的文件中開宗明義強調,堅持以説唱表演作為基本實踐形式,不斷提高曲藝的表現力和感染力,這樣有利于保護曲藝的本真和精髓。

  “一個藝術門類的歷久彌新,不僅需要好演員、好作品,還需要好觀眾。《曲藝傳承發展計劃》提出,堅持整體性保護的理念,維護曲藝生態。”陜西省藝術研究院院長丁科民對整體性的“生態”理念十分讚同,這符合曲藝發展的現實要求,從創演分工的各個方面即説唱表演、曲本創作、音樂設計、專業伴奏、舞臺美術、評論、營銷等方面入手,統攬全局、整體推進,確保曲藝保護的正確方向與現實效能。

  作為我國寶貴的文化遺産,以曲藝為代表的説唱文學塑造了與正史並行不悖的民間二十四史。“它對當下中國文化事業建設和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需求都具有強大的現實意義。”中國音樂學院音樂學係副教授陳爽指出,對曲藝的保護不應僅是一個博物館式的保護和觀賞,而要“活態傳承”,不斷發展,和全社會的社會生活融為一體,用曲藝自身的藝術創造和藝術表現來影響當代中國人的生活和精神風貌。

  重在落實,振興曲藝 

  京韻大鼓名家劉春愛攜新秀表演《醜末寅初》;梅花大鼓名家籍薇帶來的《二泉映月》韻味悠長;單弦牌子曲名家張蘊華表演的岔曲《避雨亭》《風雨歸舟》幹脆俏皮;京東大鼓名家倪萬珠演唱《白雪紅心》聲情並茂;青海越弦《攔轎喊冤》曲調優美動人……去年6月,文化和旅遊部、天津市人民政府共同舉辦了“全國非遺曲藝周”,首次將所有曲藝類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集中會演、交流、研討,為廣大非遺曲藝人提供了展示的機會,讓非遺曲藝人有了受關注的榮光,揚眉吐氣,唱響了中國故事。

  “本次全國非遺曲藝周上實現了127個曲藝類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全部參加,但遺憾的是個別項目已經無法上臺演出。”天津市文化和旅遊局非遺處副處長李學軍深刻地體會到,非遺曲藝只有延續創演狀態,葆有社會功能,張揚審美價值,才能得到振興。據悉,今年9月將在山東舉辦第二屆“全國非遺曲藝周”,搭建傳承和發展曲藝的新舞臺。

  “不看魚情,看水情;不看花艷,看土肥。”浙江省藝術研究院副院長蔣中崎希望通過這次的計劃,能營造全社會關心曲藝的良好生態,“一沓子宣言比不上一次實踐”,只有將《曲藝傳承發展計劃》落到實處,才能對曲藝的傳承帶來良性影響,促進曲藝的可持續發展。

  “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曲藝演員必須具備堅實的説功、唱功、做功和高超的模倣力,人才培養十分重要。”天津藝術職業學院副院長曹宏凱建議,“在學校學科建設上,曲藝的科目要引進老師、培養人才、擴大生源。”

  “除了支持傳統的書場、茶館,還要重視社區、小區、農村的演出場所,關注非遺傳承團隊,培育曲藝傳承的品牌活動。”中國曲藝家協會理事、中華曲藝學會副會長宋德全強調,最關鍵的是要有新作品,結合時代的新變化、新要求,創作發展曲藝作品,出人、出書、出節目。

  “《曲藝傳承發展計劃》提到,要培育適宜曲藝發展的文化生態和社會輿論氛圍。”光明日報社副總編輯陸先高認為,在全媒體時代,傳播是傳承的一個重要手段,能鼓勵和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傳承的行列,實現可持續的非遺保護。光明日報、光明網在非遺的傳播方面大膽探索,搭建平臺、聚合資源,採用了多種手段和多個平臺,既豐富了報道內容,又增強了文化影響力,尤其在非遺和年輕的受眾之間架起了橋梁,以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方式傳播非遺,吸引更多年輕人喜歡非遺、熱愛非遺,在非遺傳承發展中貢獻了媒體力量。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