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電影>電影話題

國産動畫片更有“中國味”

時間:2019年08月15日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趙貴勝
0

  上映不到三周,票房直破36億元人民幣,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點燃電影暑期檔。在打破《瘋狂動物城》創下的全球動畫電影的中國市場票房紀錄後,《哪吒》不僅觀影總人次破億,也在中國電影觀眾滿意度調查中獲得國産動畫電影最高分,被稱為新的“國漫之光”。

  電影《哪吒》以《封神演義》為故事原型,在此基礎上進行再創作,它在口碑與票房上的雙贏,再度彰顯了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強大生命力,也回答了國産動畫如何實現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這一時代命題。

  不只是《哪吒》,“中國風”已成為近年國産動畫的創意源頭,“中國味”成為一種自覺的美學追求。《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以下簡稱《大聖歸來》)以小説《西遊記》故事為藍本,《大魚海棠》以莊子《逍遙遊》思想為創意原點,《白蛇:緣起》在民間故事《白蛇傳》的基礎上進一步延伸……它們並非照相似地再現傳統文化,而是找到與當下觀眾的共鳴點,賦予契合時代的表現形式和思想內涵,通過對傳統文化的現代表達,讓作品與觀眾與時代同頻共振。

  一些國産動畫將經典故事放置在當代語境下改寫。在《大聖歸來》《白蛇:緣起》《哪吒》中,孫大聖、白娘子、哪吒被塑造為當代人的形象: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的孫大聖,被重塑為一個經歷重創後萎靡不振、又希望得到他人認可的形象,白娘子在愛與不愛之間優柔寡斷,品行頑劣的哪吒最終成長為一個有擔當的少年。新編故事觀照當下觀眾的價值追求,影片中的孫悟空解除封印重獲齊天大聖身份,疏解了當下青少年自我認同的焦慮感;白娘子覺悟後主動到人間尋找阿宣,展示了女性自我存在的價值和現代愛情觀;百姓消除對哪吒的誤解,回答了通過自我奮鬥實現人生價值的問題。在這樣的人物重塑和故事新編中,孫悟空、白娘子、哪吒走出傳統,成為貼近時代、貼近生活,能走進觀眾內心、贏得共鳴的活生生的普通人,他們的困頓與奮起,真實反映了當代人的生活、情感和價值追求。

  創作者們積極應對當下觀眾審美趣味的變化,運用先進的數字技術給觀眾帶來視覺盛宴。《大魚海棠》創造純凈唯美、大氣典雅、亦真亦幻的詩意空間,令人賞心悅目。《大聖歸來》《白蛇:緣起》搭建玄幻世界,帶給觀眾身臨其境的沉浸感。3年、100次的人物造型、1318個特效鏡頭、全國60多家公司1600多名制作人員等數據,記錄了《哪吒》在視覺技術方面的努力。人物造型也一改以往的風格,突出互聯網文化中“萌”的特徵。《大聖歸來》中的小和尚江流兒和《哪吒》中的哪吒,分別以“呆萌”“兇萌”的形象出現,讓受互聯網文化影響的觀眾群體倍感親切。

  在汲取優秀傳統文化營養的同時,國産動畫廣泛吸納外國優秀文化,增強自身的創造力和感染力。視聽語言上,《大聖歸來》的山間追逐一段借鑒了斯皮爾伯格導演的《丁丁歷險記》,《大魚海棠》嫁接了日本動畫的視覺呈現形式。人物塑造方面,《哪吒》中哪吒的命運和日本動漫形象火影忍者有頗多暗合之處。敘事上,《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哪吒》借鑒了好萊塢經典敘事模式——英雄之旅。這些作品打破上世紀動畫電影中常見的主人公扁平、刻板的形象,通過克服障礙、完成自我成長,展現“人物弧光”,讓人物變得豐滿可信,把積極的價值觀傳遞給觀眾。

  優秀傳統文化曾經涵養了中國民族動畫,孕育出《鐵扇公主》《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經典力作,造就了國産動畫的高光時刻,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今天,《哪吒》等影片立足傳統經典,觀照現代人的生活,並廣泛汲取多種文化的營養,在保持傳統文化精神內核的基礎上,讓傳統文化融入時代語境,迸發新活力,展現新魅力。他們一步一個腳印的努力,讓人看到“國漫崛起”的希望。

  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是一個大命題,也是當下電影創作必須直面的時代課題。在這方面,《哪吒》等國産動畫做出了積極探索,觀眾給予了熱烈反饋,但依然有可拓展的空間。我們期待更多國産動畫不僅有“中國味”更具“中國魂”,期待涌現更多精品力作!

  (作者為上海師范大學副教授)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