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其明:將最美的音樂獻給黨
http://www.cflac.org.cn    2011-07-06    作者:湯雅洪    來源:中國藝術報

    為慶祝建黨90周年,“紅旗頌——呂其明作品交響音樂會”6月26日在上海大劇院舉行。音樂會上,90人的樂隊和90人的合唱隊,首次公演由呂其明填詞的合唱版《紅旗頌》。一生共創作了三百多部音樂作品的呂其明非常激動地説:“我是一個有著66年黨齡的老黨員,既經受了戰爭炮火的考驗,也見證了新中國的成立,在黨的90周年生日即將到來之際,我將這臺音樂會獻給黨,向黨表示崇高的敬意!”在這臺音樂會上,上海的藝術家們還深情演唱與演奏了由他創作的《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誰不説俺家鄉好》等名歌與名曲,再現紅色經典音樂的藝術魅力。

    紅色音樂家鐘愛“土琵琶”

    早在1940年呂其明就參加了新四軍,因此,他為很多革命戰爭題材影片譜寫的音樂都充滿了創作激情。其中,1956年他為電影《鐵道遊擊隊》創作的主題歌《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曲調優美激昂,深受廣大觀眾的喜愛。時隔55年後,當81歲高齡的呂其明回憶起這首歌曲的創作過程,依然記憶猶新。

    呂其明説:“影片《鐵道遊擊隊》的劇本中並沒有寫這首歌曲,後來,是導演趙明採納我的建議而增加的。當時,我認為這部戰爭影片情節緊張,一環緊扣一環,為了體現遊擊隊員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並且緩解觀眾的緊張情緒,我向趙明建議,應當為這部影片譜寫一首優美動聽的主題歌。趙明認為這個想法很好,于是,他立即與詩人蘆芒聯係,請他盡快寫出《鐵道遊擊隊》主題歌的歌詞,然後由我來為這首歌譜曲。”

    時隔不久,由蘆芒創作的《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歌詞到了呂其明的手中。但是,怎樣譜曲才能與歌詞相得益彰呢?呂其明回憶道:“在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中,我看到很多英勇善戰的遊擊隊員都是貧苦農民出身,許多人不識字,因此,我認為由他們的口中唱出鄉土味的民歌曲調才能與他們的身份相吻合。所以,我將《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的基調定為通俗化的山東民歌風格,那種富有鄉土氣息的歌聲從鐵道遊擊隊隊員口中唱出來,才會令觀眾感到樸實、貼切。”不僅如此,呂其明在這首主題歌節奏的把握方面也動了很多腦筋。他將歌曲的開頭“西邊的太陽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靜悄悄……”譜寫得抒情緩慢;對歌曲的中間部分“踏上飛快的火車,像騎上奔馳的駿馬……”採用鏗鏘有力的進行曲調子,更完美地表現出鐵道遊擊隊隊員的戰鬥激情與英雄氣概。

    《誰不説俺家鄉好》傳唱久遠

    上世紀60年代,紅色經典影片《紅日》亮相銀幕後曾轟動全國,影片中由呂其明等人譜曲、任桂珍演唱的主題歌《誰不説俺家鄉好》傳遍了大江南北。呂其明感慨地説:“沒有電影《紅日》,就沒有《誰不説俺家鄉好》。”

    回首往事,呂其明説:“1961年,上海天馬電影制片廠決定將表現孟良崮戰役的《紅日》搬上銀幕,並且成立了由湯曉丹、湯化達、沈錫元、瞿白音組成的強大的攝制組,而影片中《誰不説俺家鄉好》這首歌曲的誕生,還得益于導演湯曉丹的舉薦與‘保護’。”

    由于導演湯曉丹拍電影非常講究主題歌與插曲的運用,所以,《紅日》攝制組剛成立,湯曉丹就找到了曾為《鐵道遊擊隊》等影片創作過優秀歌曲的呂其明,請他為電影《紅日》創作一首好聽的歌。

    呂其明接受了為影片《紅日》主題歌譜曲的任務後,與詞曲作家肖培衍、楊庶正一起投入到歌曲的創作之中。為了使歌曲的曲調和風格與影片《紅日》融為一體,呂其明認真閱讀了《紅日》的文學劇本,然後,與湯曉丹反復研究,定準了這首歌曲的基調。呂其明認為,這首歌既要反映出解放軍戰士熱愛家鄉、保衛家鄉的革命樂觀主義情懷,又要反映出孟良崮人民對家鄉的熱愛,而且,在音調與節奏上還要與表現孟良崮激戰場面的音樂形成強烈的對比。

    在《誰不説俺家鄉好》的歌詞寫好與歌曲的音樂基調確定後,呂其明便開始了譜曲創作。時隔不久,當湯曉丹看到呂其明與肖培衍、楊庶正共同完成的《誰不説俺家鄉好》的詞曲,感到非常滿意,他特地根據這首歌曲配合劇中的情節拍攝了300多個動人的場面。

    然而,湯曉丹在山東膠東拍攝現場將這首歌交給攝制組主創人員試唱時,盡管大家對這首歌都予以好評,卻有許多人覺得歌曲太長了,對戰爭的劇情會有影響,應當將歌詞縮短一些。然而,令湯曉丹為難的是,歌曲《誰不説俺家鄉好》中的3段歌詞已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整體,並且與所拍攝的場面相互映襯,減去哪一段都不太合適。當時,年輕氣盛的呂其明聽説自己和肖培衍、楊庶正辛辛苦苦創作的這首歌要被縮短時,感到很惱火,平時很少發脾氣的他忍不住跑到攝制組大發一通火氣。對于呂其明的“發火”,湯曉丹不僅絲毫沒有生氣,而且還好言好語勸他消消氣。因為,無論別人怎麼提意見,他已決定要在影片《紅日》中完整地保留呂其明等人創作的這首歌。後來,當呂其明得知湯曉丹的這一想法,那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他特地找了個機會,專門就自己對攝制組“發火”的事向湯曉丹認錯並道歉。

1948年,呂其明在華東軍區為戰士們演奏音樂

    滿懷深情譜寫《紅旗頌》

    在戰火中成長、在紅旗下長大的呂其明,對紅旗的深厚感情非常人能比。1965年5月,由呂其明傾情創作的交響樂《紅旗頌》在第六屆“上海之春”開幕式上首演引起了轟動。當晚,《紅旗頌》由著名指揮家陳傳熙指揮,上海交響樂團、上海電影樂團和上海管樂團聯合演奏。交響樂《紅旗頌》的開篇由嘹亮的小號奏出以《義勇軍進行曲》為素材的主題音調;緊接著,由雙簧管奏出委婉深情的旋律,象徵著經過鬥爭洗禮的人們仰望紅旗,心潮澎湃的情懷;中間的頌歌主題又變成了鏗鏘有力的進行曲,代表紅旗下中國人民自強不息、戰鬥不止的步伐;第三部分是主題的再現,表現億萬人民盡情讚美祖國歌頌黨的情懷;尾聲的號角聲雄偉嘹亮,聲聲催人奮進。

    呂其明在創作交響樂《紅旗頌》時,想起了自己在戰爭年代投身革命,在黨旗下莊嚴宣誓的珍貴往事。他説:“1930年5月26日,我出生在安徽省無為縣一個貧寒之家。抗戰爆發後,父親呂惠生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為家鄉的新四軍江北遊擊縱隊募集軍需糧餉。在父親的帶動下,我10歲就參加了革命,成為新四軍二師文工團的文藝兵。15歲那年,我在黨旗下莊嚴宣誓,光榮地成為戰爭年代一名年輕的共産黨員。”

    呂其明在創作交響樂《紅旗頌》時,想起了父親呂惠生在戰爭年代壯烈犧牲的事。他深情地説:“父親呂惠生是黨培養的一名好幹部,他曾擔任過無為縣抗日民主政府縣長與江蘇省儀徵縣縣長等職務。父親在蕪湖被叛徒出賣後,被敵人關押的過程中,面對甜言引誘,他泰然自若;面對嚴刑拷打,他毫無懼色,充分表現了一個共産黨員錚錚鐵骨的英勇氣概。1945年11月4日,43歲的父親英勇就義于南京郊外的江寧鎮六浪橋邊。因此,我對‘紅旗是無數革命先烈鮮血染紅的’這句話理解特別深!”

    呂其明在創作交響樂《紅旗頌》時,想到了開國大典。他説:“1949年10月1日,當天安門上空升起第一面五星紅旗,當毛主席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時,天安門廣場國歌嘹亮,禮炮齊鳴,那些血染的戰鬥紅旗和天安門的五星紅旗在我心中融合成為一個崇高而偉大的形象。因此,我在該樂曲中融入了國歌、《東方紅》和《國際歌》的旋律,希望譜寫出一首熱情讚美革命紅旗的氣壯山河的頌歌。”

    交響樂《紅旗頌》自20世紀60年代首演以來,其優美的頌歌主題和一往無前的氣勢激勵和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令呂其明非常開心的是,後來,《紅旗頌》又有了銅管樂版、輕音樂版、獨唱版與合唱版。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