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庚辰:以熾熱的情懷譜寫壯麗的“理想之歌”
http://www.cflac.org.cn    2011-06-27    作者:寧靜    來源:中國藝術報

傅庚辰在“理想之歌”作品音樂會上向觀眾致意。中國文聯網 孟祥寧/攝

    為慶祝建黨90周年,由中國文聯、解放軍總政宣傳部、中華海外聯誼會、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中國音協主辦的“理想之歌——傅庚辰作品音樂會”前不久在國家大劇院舉辦。音樂會演出了中國音協名譽主席、著名作曲家傅庚辰創作的大型聲樂套曲《毛澤東之歌》和為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周恩來、朱德、董必武、陳毅、葉劍英、張愛萍等詩作譜寫的聲樂作品,以及在不同歷史時期創作的藝術精品《映山紅》《航天之歌》《小平之歌》等。這些作品充滿激情,旋律動人,引起觀眾的強烈共鳴。在隨後舉行的座談會上,音樂界人士對傅庚辰的作品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認為他的音樂創作始終謳歌時代、謳歌生活,表現了忠誠于黨的赤子情懷;始終滿懷奮進的激情,展現了強烈的使命意識;始終樹立一流標準,體現了執著的藝術追求。為此,本報記者採訪了傅庚辰,請他談了部分作品後面的創作故事。

    理想信仰是人生的精神支柱。許多傑出人物的理想信仰都在他們的詩篇中放射著光芒

    記者(以下簡稱“記”):這臺音樂會是您創作歷程的集中體現,題材豐富、風格多樣,除了在群眾中廣為流傳的作品,還有大型聲樂套曲《毛澤東之歌》這樣的新作,請問這部作品是首演嗎?

    傅庚辰(以下簡稱“傅”):《毛澤東之歌》是我歷時3個月完成的新作,是第一次與觀眾見面。紀念建黨90周年不能不想起毛澤東,回顧中國共産黨的歷史離不開毛澤東思想,所以我為這次音樂會新創作了大型聲樂套曲《毛澤東之歌》。套曲包括了毛澤東的七首詩詞:《西江月井岡山》《七律長徵》《十六字令三首》《憶秦娥婁山關》《菩薩蠻大柏地》《沁園春雪》《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時間跨度從1928年到1949年,是從毛澤東開辟井岡山道路到解放戰爭的勝利,也就是到建立新中國,可以説是革命戰爭年代的歷史概括。1948年3月5日毛澤東在中國共産黨七屆二中全會上説過,中國革命的勝利,只是萬裏長徵走完了第一步,是一出長劇的序幕,高潮還在後面。今後的路更長、更偉大、更艱苦。我們的同志務必要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要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寫大型聲樂套曲《毛澤東之歌》的意義正在這裏。

    記:您為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革命家詩詞譜寫了一係列的作品,用音樂的形式表現了革命家的淩雲壯志和獻身精神。是什麼緣由使您萌發了這樣的創作靈感?

    傅:理想信仰是人生的精神支柱。常言道:詩言志。許多傑出人物的理想信仰都在他們的詩篇中放射著光芒。比如周恩來的詩《大江歌罷掉頭東》,我親自採訪了周恩來早年在天津讀中學和日本留學時的同學張鴻鵠,他給我講了當年周恩來書贈給他這首詩的情況,使我更多地了解了周總理青年時代的一些閃光的事跡。我認為周恩來有一種精神,就是“身體力行,死而後已”。他為中國人民和中國革命立下了豐功偉績,他在人民群眾中享有崇高的威信,在世界上有著極大的影響;他的人格魅力無與倫比,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集于一身。基于這些認識,1978年的春節我閉門謝客將《大江歌罷掉頭東》由一首只唱1分多鐘的男中音獨唱改為演唱5分鐘的交響合唱,結構成五個段落的一幅音畫。陳毅的《梅嶺三章》也被人所熟知。1934年紅軍長徵後陳毅留下來率領著只有1000多人的部隊堅持在贛南進行遊擊戰,1936年的一天,敵人從四面包圍了他所在的山頭,並放火燒山,不幸警衛員中彈犧牲了,只剩下帶著傷腿的他一個人。他估計今天就是自己的最後時刻,自己必死無疑,大義凜然地寫下了《梅嶺三章》:“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放聲高唱共産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崇高的精神境界、高尚的氣節情操,寫下了一個革命者的絕命詩和人間的千古絕唱。1962年7月到10月我到江西贛州參加採茶歌舞劇《茶童歌》的音樂創作,這時我才第一次看到陳毅的一些詩詞,了解到他在極其艱苦的贛南三年遊擊戰期間所創作的以《梅嶺三章》為代表的這些詩詞的歷史背景。讀到這些詩,使我深為感動、深受教育。當時我就暗下決心:有朝一日我要把它們譜成歌曲。1977年我應武漢軍區之邀為以陳毅為主人公的話劇《東進!東進!》作曲,使我有機會在劇中寫下了七首陳毅詩詞歌曲,其中有《記遺言》《梅嶺三章》和《青松與贈同志》等。

    譜曲的過程,也是我學習的過程,革命前輩的光輝思想,壯麗人生,高尚情操,給了我深刻的影響,推動我為理想信念而努力奮鬥

    記:從文學文本到音樂作品,藝術樣式有了轉變,我們從作品中能聽出,您在創作中對這些詩作有獨立的思考和深刻的理解,採用了多樣的音樂技法,運用了樂隊、獨唱、合唱等多種表現形式,使作品呈現出多樣化的態勢。

    傅:談到老一輩革命家的詩詞,首屈一指是毛澤東詩詞。大型聲樂套曲《毛澤東之歌》在音樂結構上作了如下處理:以《七律長徵》為主導、貫穿,在全部套曲中出現三次;把《七律長徵》和《十六字令三首》銜接交織,用復調手法加以發展;把《菩薩蠻大柏地》寫成一首明媚的女聲獨唱;在《沁園春雪》之後再現《七律長徵》並加以發展;序、《十六字令三首》後、《沁園春雪》後用了三段交響樂隊並加入一個抒情性的音樂主題。在音畫《大江歌罷掉頭東》中,詩人有如挺立在奔騰咆哮的大江邊,樂隊與合唱的強大音響如同大浪涌來,掀起巨瀾,衝擊著年輕詩人那憂國憂民的心扉,這是第一個段落“大浪涌來”。緊接著交響樂隊以急促的音型響起,圓號、木管的和聲節奏,弦樂的快速流動,襯托長號奏出的主題樂句以及長號與小號的模倣推進,漸次把音樂推向高峰,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詩人心急如焚,這是第二個段落“江湖澎湃”。緊接著詩人(獨唱)在合唱的襯托下慷慨高歌,這是第三個段落“引吭高歌”。接下來音樂轉入如歌的行板,詩人在江邊踱步吟咏,這是第四個段落“江邊吟咏”。然後交響樂隊、合唱、獨唱全體上陣,將音樂推向輝煌的高潮,以示宏圖大業一定要實現,這是第五個段落“矢志宏圖”。陳毅的《梅嶺三章》第一章的音樂,我設計了一個即將就義的革命者一步一步鏗鏘有力地走向自己生命歸宿的沉重形象,長號、定音鼓與樂隊奏出那沉重的引子,帶出了悲壯的歌聲。第一章之後緊接著一聲大镲,樂隊轉為急風暴雨般的音型,第二章的音樂描繪出戰火紛飛,硝煙彌漫的鬥爭畫卷。第三章的音樂突出堅定性,中速,節奏短促而有力,與第二章的流動性形成鮮明對比,表達出革命者的鮮血不會白流,必將會澆灌出自由的花朵,換來人民的解放。《梅嶺三章》三個篇章的音樂形象各有不同:第一章慢、深沉、沉重;第二章快、熱烈、充滿流動性;第三章中速,堅定昂揚。三章互有對比,但統一在革命者的光輝形象之中。

    記:聽完音樂會,觀眾們一方面為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的理想情操所打動,另一方面也被您氣勢磅薄、優美動聽的音樂所感染。老一輩革命家詩詞的精神底色,也是您創作的思想內核,那麼,您在為這些詩詞譜曲的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的體會和感受。

    傅:關于革命家詩詞歌曲我有許多話要説。在幾十年的音樂創作中我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董必武、陳毅、葉劍英、胡喬木、張愛萍、傅             等同志的幾十首詩詞譜過曲,譜曲的過程,也是我學習的過程,這些革命前輩的光輝思想,壯麗人生,高尚情操,他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給了我深刻的影響,推動我為理想信念而努力奮鬥。1991年建黨70周年之際,我曾把12首革命家詩詞歌曲結集出版了盒帶、CD,名為《大江歌》,用的就是周恩來《大江歌罷掉頭東》手書體的前三個字。

    記:這些作品在演出後都獲得了強烈的社會反響。

    傅:説到這個話題,我給你講個小故事。1994年11月初,全國政協科教文衛體委員會應泰國上議院文教委員會的邀請,派出了以我為團長和國家教委、北京大學專家共5人組成的代表團訪問泰國,日程共7天,到曼谷的第二天是參觀議會大廈和大王宮,出門前我問有關同志是否需要帶禮品,他説不用,因為我們的日程是參觀而不是會見什麼人。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把《大江歌》帶上了。結果我們剛到議會大廈休息室,泰國上議院文教委主任高力上將(他原為海軍司令)一路小跑地進來對我説:“傅將軍(泰國媒體稱,傅庚辰將軍率領中國政協代表團訪問泰國),我們議長要會見你。”並且説議長已在會見廳等我們了。説話時一個女上尉軍官過來問我:傅將軍你帶什麼禮品沒有?我從西裝口袋裏掏出《大江歌》説,我只有這盒錄音帶。那位女上尉很快出去又很快回來,將盒帶包裝成一個彩盒。這時高力又來催促,當我們來到會見廳門口時,上議院議長米猜立初潘和一些議員以及大批記者已等在那裏了。會見時對方向中國代表團贈送的禮品很豐富,鱷魚皮的制品、畫冊、影像集等琳瑯滿目,因為我是團長禮品更豐富些。他送完了就該我回送,于是我説:議長先生的禮品很豐富很漂亮,而我的禮品很簡單,就是一小盒錄音帶,不過我要向議長先生介紹一下這盒錄音帶,這裏面共有12首我譜寫的中國革命家詩詞歌曲,是毛澤東、周恩來、朱德、陳毅、葉劍英等中國老一輩革命家的詩詞,這些詩詞不僅是文學上的精品,同時也是他們為了中國人民的翻身解放,創建新中國,半個多世紀以來英勇奮鬥的歷史足跡和崇高思想的光輝寫照。説完這段話,我很莊重地把盒帶交給他,他也很莊重地接過盒帶並説:“哎呀!你的禮品太珍貴了!比我的禮品強多了。我很敬仰毛澤東、周恩來、葉劍英,我要好好地欣賞這些作品,要永遠保存這盒錄音帶。”事後我們代表團都非常興奮,大家都沒想到一個資本主義國家的領導人,一個與我們有著不同社會制度、不同意識形態的政治人物竟能這樣高度地評價這些革命家詩詞作品,可見革命家詩詞的思想藝術魅力。這件事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革命家詩詞給了我們深刻的啟迪:誠摯于人生、執著于事業、忠誠于理想

    記:這麼多年來,您一直擔任著領導職務,肩負著大量的社會工作,但還一直保持著旺盛的創作勢頭,不斷有新的優秀作品問世。在60多年的藝術生涯中創作了歌曲、管弦樂、聲樂套曲和歌劇、舞劇、影視片音樂及主題曲等1000多件作品,這種創作精神令人敬佩。

    傅:除了以前的創作,進入新世紀我還寫下一係列作品,開了一係列的作品音樂會:2003年我譜寫了由翟泰豐作詞的大型聲樂套曲《航天之歌》,開了“航天之歌交響音樂會”;2004年譜寫了由翟泰豐作詞的大型聲樂套曲《小平之歌》,開了“小平之歌交響音樂會”;2005年整理了交響詩《紅星頌》,寫了交響組曲《地道戰的故事》,開了“民族之聲交響音樂會”、“時代之聲傅庚辰作品音樂會”;2006年開了“創業者的歌——傅庚辰作品音樂會”;2007年紀念建軍80周年開了“革命詩篇——傅庚辰作品音樂會”;2009年紀念新中國成立60周年開了“時代之聲——傅庚辰作品音樂會”;今年的音樂會是為黨的90華誕的獻禮。

    我從事音樂工作60多年,這60多年的人生經歷刻骨銘心。人生好比一條路,人生好比一堂課,人生好比一首歌,路怎麼走,課怎麼上,歌怎麼唱,關鍵在于你信奉什麼樣的理想信念。什麼是理想?理想是美好的,理想是崇高的,理想是遠大的,理想是人們認真選擇的奮鬥目標,理想給人以鼓舞,理想給人以熱情,理想給人以無窮的力量,理想閃耀著燦爛的光輝,人們為了實現美好理想而進行著不屈不撓艱苦卓絕的奮鬥,甚至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英勇犧牲,均在所不惜。中共早期領導人李大釗同志在《論犧牲》中指出:“人生的目的,在發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為發展生命必須犧牲生命的時候,因為平凡的發展,有時不如壯烈的犧牲足以延長生命的音響和光華。絕壯的風景,多在奇險的山川,絕壯的音樂多是悲涼的韻調,壯麗的人生,則在為理想而奮鬥的犧牲之中。”革命家詩詞給了我們深刻的啟迪:誠摯于人生、執著于事業、忠誠于理想。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