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期待中國數字音樂更好的未來——訪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副總裁侯德洋

時間:2017年10月09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張焱

  初見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副總裁侯德洋,他便亮明身份:“我在全民K歌中的等級是‘超級勢力唱將’。”這是一個不錯的級別,他在這個擁有4.6億用戶的軟件上發布了30多首拿手機錄制的歌曲,擁有5800多名粉絲,“我經常躲在衛生間,拿手機錄歌,唱十次上傳一次,特別有樂趣”。

  目前,這個誕生于3年前的唱歌軟件吸引了4.6億的用戶量,用戶平均月登錄時間為340分鐘,並保持了70%以上的月度用戶留存。根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報告》,截至2017年6月,中國移動網民總數為7.24億,這意味著5個手機上網用戶中有3個在使用全民K歌。

  在全民K歌誕生3周年之際,記者採訪了侯德洋,聽他聊聊音樂,聊聊聽與唱,聊聊用音樂社交的故事。

  讓用戶知道原來你很會唱 

  記者:為什麼想到要做這樣一個手機應用呢? 

  侯德洋:這是一件特別自然而然的事情。騰訊旗下有一個很好的音樂産品叫QQ音樂,有12年的歷史,目前擁有8億用戶,1700萬首歌的曲庫。3年前,我們覺得,音樂除了可以聽,也應該有唱的場景,讓用戶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唱歌,創建更多的線上玩法。這樣的互動玩法是騰訊一直以來的一個傳統。

  所以,在QQ音樂中聽到的歌曲,在播放菜單中有一個唱的功能選項,順理成章就可以找到全民K歌來進行演唱。兩個軟件之間的互動是很流暢的。

  記者:全民K歌尤其強調其社交功能,請問唱歌如何與社交相聯係? 

  侯德洋:當用戶用手機錄完一首歌並且上傳到全民K歌軟件中,就可以進行分享,關注你的人可以評論,也可以在線上送花、送禮物,形成非常自然的線上社交。當然,這樣的社交首先基于QQ或者微信中的熟人,但同樣流派的歌曲會形成“家族”,喜歡這一類型歌曲的人也會關注,從而形成垂直領域的社交平臺。

  用音樂來社交非常有意思。我是一個70後,在加拿大讀書的時候,每個周末都會去一個顧客可以唱歌的餐廳,12個桌子輪流唱。可能等一個晚上才會輪到唱一首歌,所以我經常需要去跟鄰桌套近乎,以便多唱幾次。這樣的社交活動如今突破了地域的限制,變成線上社交,但其實質是一樣的,就是用戶獲得展示自己音樂才能的機會,同時交到更多的朋友。

  記者:怎樣幫助用戶勇敢地歌唱? 

  侯德洋:用戶體驗永遠是我們改進産品的出發點。站在平臺的角度,全民K歌希望更多的中國人能夠勇于開口唱歌,所以我們做了很多嘗試性的功能,比如練唱,打開練唱之後,只要在這個平臺裏唱一句歌,係統結合機器可以分析出來你唱得快了還是慢了,高了還是低了,不斷通過打分的形式糾正自己的發音。另外針對很多熱門的歌曲也有短視頻的教學,比如一首歌3分鐘,可能有5分鐘教學的短視頻,讓你速成學會某一首歌。

  第二步,我們計劃引入更多專業的線上課程,唱歌有很多技巧,比如要經常練聲,要控制自己的氣息等等,會用自己胸腔産生共鳴去唱歌。會有很多專業技巧。我們也會開發更多專業的課程,也許付出一個小的成本,用戶就可以係統性地學習一些專業的課程。

  第三階段,如果對音樂特別熱愛,而且又有比較好的經濟實力,你希望自己在音樂世界裏走得更遠,我們和牛班提供更豐富的線下課程,不僅僅有聲樂教學,還有器樂教學,也許短短一兩個月的培訓,就可以把你從KTV不願意唱歌的人變成寫歌的人了。

  這也是全民K歌最有意思的部分,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能夠真正從根源上改善和優化整個中國音樂創作的環境,能夠讓更多人愛上音樂,也愛上唱歌這件事,同時可以開始有一定的創作能力,這樣就有更多人投入到音樂的事業裏。

  讓音樂人勇敢進入這個行業 

  記者:您如何評價當下中國原創音樂制作的環境,QQ音樂和全民K歌在其中能做什麼? 

  侯德洋:10年前,我們會看到一些喜歡創作、懷著音樂夢想的年輕人如果不是運氣特別好,他們只能在一些酒吧駐場,唱一個晚上得到幾百塊錢的報酬,而他們的作品也很容易被人剽竊抄襲,音樂的價值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揮。

  但現在這個市場在慢慢改變。我們力圖為這些有夢想的人提供更公平公正的平臺。原創音樂在全民K歌上發布,聽眾可以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這些作品,而好的音樂人也可以通過眾籌發行數字專輯,聽眾點擊購買收聽,而平臺也可以從中分成獲得收益。這是非常正向的生態。而其中最好的,就是沒有盜版存在的空間,版權非常清晰,且受到極大的保護。這對于原創音樂是重要的生産土壤。

  星途計劃是全民K歌辦的原創以及唱將音樂人的扶植計劃,通過站內招募的方式來挖掘優秀的人才,現在已經簽約23名歌手。舉個例子來説,7月份,我們為在平臺擁有230萬粉絲的弘毅哥哥發行了數字專輯《毅路前行》,上線3分鐘銷售突破萬張,上線18分鐘破3萬張,截至8月21日,售量突破10萬張,銷售額達到100萬元。

  記者:如何才能更好地保護、扶持原創音樂? 

  侯德洋:全民K歌已經上線內容開放平臺,所有原創音樂人均可上傳作品與伴奏,只要經過相關授權與認證,其作品即可被全民K歌的用戶傳唱,原創音樂人就可以從中獲得打賞和收益。其中,全民K歌在業界內創新性地提出了一種全新的分成模式,叫“伴奏分成”,音樂人的歌曲每一次在平臺被點唱或者被其他人翻唱之後産生的打賞,我們都會分出一筆收益給音樂人。通過建立這樣的商業生態,我們希望能夠幫助到更多的優秀原創音樂人更好地實現自己的音樂夢想。

  讓數字音樂的餅做得更大 

  記者:在您的心中,有沒有哪個公司可以成為全民K歌的榜樣? 

  侯德洋:坦白説,全民K歌作為一個歌唱軟件做得很好,在這一點上中國領先于國際。作為一名中國人,我覺得相當自豪。很多國外的公司來取經,一些美國公司很驚詫我們有送禮打賞的模式,有數字專輯的營利模式,這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的。

  這反而督促我們要不斷創新,力求突破,開創更多從前沒有的新模式。這是我們這個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團隊前進的原動力。

  記者:騰訊音樂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侯德洋:目前國際上,音樂平臺付費用戶通常佔總用戶的20%~30%,而在中國還有著相當可觀的進步空間。如何在不影響用戶體驗的前提下,為數字音樂産業創造更多的盈利價值,幫助更多人進入這個行業,作為互聯網大公司我們有責任推動行業向前走,把數字音樂的餅做得更大。


(編輯:單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