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劉奇葆:禮敬傳統文化 增強文化自信

時間:2016年10月10日來源:《中國文化報》作者:

禮敬優秀傳統文化 增強中華文化自信——紀念湯顯祖逝世400周年

劉奇葆

  湯顯祖是我國明代傑出的文學家、思想家,是享譽世界的戲劇大家。2015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訪問英國時談到,湯顯祖與莎士比亞是同時代的人,提議在2016年他們逝世400周年之際,共同紀念這兩位文學巨匠。今天我們紀念這位戲劇大師,研討他的創作思想、總結他的藝術貢獻,向其創作的偉大文學經典致敬,是貫徹落實總書記要求的重大舉措,對于增強民族文化自信、推動中華文化傳承發展、促進中外文化交流互鑒,具有重要意義。

  湯顯祖之所以能成為中國文學發展史上的一座豐碑,是跟他所處的歷史時代、所受的文化滋養以及他個人不懈的文學追求分不開的。湯顯祖生活的明代中晚期,是中國歷史上思想極為活躍、經濟迅速發展,被稱作中國資本主義萌芽和人文思想啟蒙的年代,這與莎士比亞、塞萬提斯所處的歐洲人文主義和啟蒙思想興起的時代有相近之處,被恩格斯稱之為“是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産生了巨人的時代”。這樣的歷史背景,對湯顯祖的思想産生了深刻的影響。湯顯祖出生于書香門第,年少時追求功名、飽讀詩書,深受傳統文化浸潤。和歷代文人士大夫一樣,有著“修齊治平”的人生理想,為官時體恤民情、憂慮民生,始終葆有一顆赤子之心,始終對底層百姓的苦難飽含深刻的同情。但他不媚世俗、不攀援權貴、不隨波逐流的人格個性,注定為他所在的封建官僚集團所不容,這恰好成就了他的文學理想。他轉而辭官歸鄉,潛心鑽研戲曲,創作並排演“臨川四夢”,取得了巨大的藝術成就。歷代文學評論家普遍認為,湯顯祖的“臨川四夢”是時代的扛鼎之作,是中國古代戲曲的集大成之作,具有永不褪色的藝術價值。400多年來,以《牡丹亭》為代表的“臨川四夢”,一直以不同的劇種、不同的聲腔、不同的藝術樣式,在中國和世界的舞臺上演,散發出璀璨的藝術光彩。

  湯顯祖是中國文化藝術史上的耀眼明星,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出來的百位世界文化名人之一。在400年後的今天,我們紀念湯顯祖,回望歷史、重溫經典,感知大師作品的藝術魅力和當代價值,解讀其文化基因和美學密碼,對我們傳承中華文化、繁榮文學藝術,有很多深刻的啟示和積極的借鑒作用。

  湯顯祖是歷史的,也是當代的。我們要禮敬優秀傳統文化,堅定文化立場、延續中華文脈。在中華文明發展史中,文學藝術獨具魅力。從詩經、楚辭、漢賦到唐詩、宋詞、元曲以及明清戲劇和小説,産生了燦若星辰的文藝大家,留下了浩如煙海的文藝精品,展示著中華民族世世代代不懈的精神追求和獨特智慧,為中華民族繁衍生息、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的精神滋養,也為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了重要貢獻。湯顯祖就是其中的傑出代表,成為中華文化的標志性符號。他的作品講述是與非、善與惡、忠與姦的故事,褒揚家國情懷、優秀品格、善良人性,生動傳遞中華民族的積極價值追求,幾百年來經久不衰,具有穿越時空的永恒魅力。《牡丹亭》深情抒發了熱愛自然、熱愛青春、追求幸福、追求美好的純真情感,具有深刻的思想穿透力,蘊含著向上向善的價值觀念、獨特的美學精神,在今天仍然具有不可低估的時代價值。由蘇州昆劇院演出的“青春版《牡丹亭》”連續上演十多年、演出200多場,深受觀眾歡迎,最近來京演出一票難求,就很能説明問題。我們要堅定中華文化自信,堅守中華文化立場,深刻認識中華文化涵育了中華民族特有的信仰追求、價值取向、道德品質、審美情趣,成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自立自強的精神家園。我們要傳承好先人創造的精神財富,傳承好中華文化的美學精神和藝術神韻,推動中華文化血脈延續,把跨越時空、超越國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

  湯顯祖是高雅的,也是大眾的。我們要堅守藝術理想,植根生活沃土、葆有人民情懷。湯顯祖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和豐富的人生閱歷,使他的文學創作既不失高雅之韻,又接泥土芬芳。他的戲曲創作萃取詩詞歌賦之所長,具有大雅大美的特點;同時,他主張“天地之性人為貴”“因百姓所欲去留”,使他的創作始終關注百姓的喜怒哀樂,體現了真摯的人民情懷,特別是深刻體察百姓疾苦,理解封建禮教對人性的桎梏和對婦女的摧殘。《牡丹亭》就充分反映了追求個性解放和美好愛情的時代心聲。他與民間藝人交朋友,反復揣摩“宜黃”唱腔,用心琢磨老百姓的生活用語,使他的戲曲作品念白和唱詞自然、樸素、真切,貼近群眾。他的“臨川四夢”,無不雅中有俗、俗中有雅,深受廣大人民的喜愛。這表明,文藝要處理好“雅”和“俗”的關係,真正的雅,是接地氣的高雅,不能孤芳自賞、曲高和寡;俗是講品位的通俗,不能降格以求、刻意迎合,不能庸俗、低俗,精神不能退場。今天的作家藝術家要向前輩先賢學習,堅守文藝理想、堅信文藝價值、堅持文藝品位,傳承好傳統文學藝術文質兼美、意境高遠的優良傳統,把真善美作為永恒的價值追求。要始終秉持人民情懷、植根生活沃土、保持現實溫度,發揚傳統文化藝術“接地氣”“重生活”的優良品格,走進生活深處、走近大眾心靈,從人民群眾的審美需要中汲取靈感、提煉主題,使文藝創作獲得旺盛的生命力。

  湯顯祖是老派的,也是維新的。我們要遵循藝術規律,堅持揚棄繼承、不斷轉化創新。湯顯祖注重向前人學習戲曲創作,精心研習元雜劇,悉心傳承歷代戲曲大家的美學優長,強調“填詞平仄斷句皆定數”,使他的創作與《西廂記》等經典作品一脈相承,並站在巨人的肩上邁向新的高峰。湯顯祖主張借鑒傳統,但也強調要遵時知變、不拘繩墨,倡導曲律當服從“詞人語意”。在這樣的創作理念指引下,他的“臨川四夢”汲取傳統戲曲精華,淬煉時代精神,創新藝術形式,成為中國傳統戲曲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典范,也成為以昆曲為代表的南戲經典劇目。可以説,昆曲因湯顯祖而大放異彩、因“臨川四夢”而傳之久遠。任何一種文化藝術,都是在繼承前人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也都是靠創新創造煥發出持久生命力。今天我們傳承和弘揚傳統文化,也要處理好“陳”和“新”的關係,揚棄繼承、轉化創新,做到“陳中有新”、“新不離陳”。我們要在尊重傳統、保持底色、遵循藝術規律的基礎上,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因時而變、探索創造,觀照現實、服務當代,從有利于回應和解決現實問題、有利于助推社會發展、有利于培育時代精神和時代新人的取向出發,推動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賦予其新的時代內涵和現代表現形式,更好地實現中華文化現代化。

  湯顯祖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我們要推動文化交流互鑒,彰顯中國風格、展現獨特魅力。因為閉關鎖國和語言的障礙,湯顯祖的作品很長時間只為中國觀眾所熟悉,直到上世紀初才為國外學者和觀眾所了解。資料顯示,1916年日本漢學家青木正兒最早把湯顯祖和莎士比亞相提並論,他認為東西方同時代産生兩位偉大劇作家,是一個奇跡。湯顯祖一旦被世界所發現,就引起了極大關注。上世紀30年代到50年代,梅蘭芳應邀到美國、蘇聯、日本等國家演出《牡丹亭》,引起巨大轟動。現在,《牡丹亭》已為越來越多國家的人民所熟悉和喜愛,多語種譯本紛紛出版,不同版本的劇作相繼上演,形成了一股湯顯祖熱。這表明,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一個民族的偉大作品終究會穿越時空、跨越國界,閃射出奪目的光芒。但我們也要看到,與同時代的莎士比亞相比,世界對湯顯祖的認知和理解遠遠不夠。莎士比亞作為英國的文化符號,已經成為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文化如水,是不同國家和民族相互了解和溝通的最好方式。今天,中國正大踏步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世界渴望了解中國。我們要抓住有利時機,大力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積極促進中外文化交流互鑒,把湯顯祖等最具標志性的中華文化符號宣介出去,把中國戲曲、中國書法、中華武術、中華醫藥、中華傳統節日等最具代表性的中華文化載體推介出去,把諸子百家的思想智慧、詩詞歌賦的美學精神、四大名著的藝術價值傳播出去,充分展示中華文化的獨特魅力,讓世界了解一個文化的中國、多彩的中國、博大的中國。

  (本文摘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同志2016年9月14日在紀念湯顯祖逝世40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原載于2016年第9期《中國戲劇》。)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