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全國深扎經驗交流會:向生活學習向人民學習

時間:2016年09月09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向生活學習 向人民學習

——全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經驗交流會發言摘登

  編者按

  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中宣部等部門2014年迅速組織動員,在全國文藝界廣泛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活動開展以來,中央宣傳文化單位及直屬院團、協會先後派出老中青作家藝術家超過1萬名,各省區市動員的藝術家、文藝志願者、基層文藝骨幹超過了幾十萬人。

  9月2日,由中宣部文藝局主辦、陜西省委宣傳部承辦的全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經驗交流會在西安召開,與會代表一致表示,只有虔誠地向生活學習、向民間學習,才能創作出具有時代精神、與廣大人民群眾産生共鳴的作品。光明日報今日刊登部分與會代表發言。

“母親”光輝照我行

呂先富(北京市文化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

  為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在市委宣傳部的領導下,北京市文化局指導中國評劇院以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抗戰爆發77周年重要講話中提到的英雄母親鄧玉芬為藍本,創作了評劇《母親》。評劇《母親》截至目前已演出140場,並且受到了領導、專家和觀眾的廣泛好評。總結《母親》的創排過程,我們的感悟有二點:

  評劇《母親》自2014年7月開始籌備至首演歷時一年。創作期間,劇院多次安排主創人員赴密雲縣石城鎮實地採風。編劇錦雲先生不顧七十八歲的高齡,走山路、訪親屬、問老鄉、進場館、查縣志、閱資料、憶身世。張曼君導演通過採風,創作出了以新歌舞演故事的戲曲演繹新方式;音樂創作小組查閱大量抗戰史料,汲取了當地民歌素材,譜出了感人至深的音樂和催人淚下的唱段;舞美設計爬上古長城,翻越雲蒙山,拍攝了大量照片資料,從中選取了石頭、桃樹等意象,用極具象徵主義藝術手段將其呈現在舞臺上。主創團隊多次實地採風、深入生活,為本劇的成功打下了堅實基礎。

  雖説藝術高于生活,但更重要的是藝術來源于生活。劇院大膽啟用一批“80後”“90後”演員,這些成長在大都市的青年人需要補的功課很多。為此,在二度創作中,文化局和劇院領導多次組織導演、編劇給演員講解抗戰史,使演員“心裏有”;在解讀劇本中,組織演職員帶著任務走進英雄母親生前的村莊、戰鬥過的深溝山頭,走到百姓中間去,認真觀察、細心體會父老鄉親的精神狀態和生活動作,用真心、真情去感悟、去理解,使演員“身上有”。在此基礎上,通過藝術上提煉和加工,最終達到“臺上有”。

立足長效 創新形式

廣東省文聯黨組書記 程揚

  廣東省文聯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深入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兩年來,組織15000多名文藝工作者,舉辦主題活動兩萬多場,為廣東文藝事業的繁榮發展作出了新的貢獻。

  廣東省文聯在常態化、長效化方面狠下功夫,注重建立有實效、見長效的工作機制。一是成立工作機構。二是出臺五年規劃,制定《廣東省文藝家在基層採風開展精品創作和文藝惠民五年規劃》,明確深入生活、採風創作、開展文藝惠民活動的目標任務、時間節點、活動內容、人員安排等,統籌配置各類資源。三是確立分項目標。確立“三個100”具體目標:組織1000名文藝家分赴100個基層採風點開展100場惠民演出;選派100名文藝家擔任採風點的名譽村長;挑選100名文藝家與100名青年藝術苗子簽訂“結對子”培養計劃。

  我們認識到,要使活動開展充滿生機活力,關鍵在于廣接地氣,使基層群眾真正享受到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好處。為此,文藝家協會各出新招,舉辦各種面向基層、惠及群眾的特色活動,廣東省攝影家協會開展“攝影大篷車下基層”等活動深受廣大群眾歡迎。同時,我們把選擇權交給基層群眾,以群眾“點菜”形式開展文藝服務。比如“百家千場藝術講座下基層”活動,以群眾“點單”的形式來普及藝術,迄今舉辦了1200多場,直接參與群眾近80萬人次。

  深入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活動,重在抓提升、促創作。廣大文藝家帶著創作任務深入生活,在群眾中培養情感,在生活中汲取養分,共創作美術、書法、攝影作品2000多件,音樂、曲藝作品100多首,文學作品100多篇,微電影10部。

“深扎”活動使文學出現新氣象

吉林省作家協會主席 張未民

  按照中宣部的要求和部署,吉林省委宣傳部、省作協採取有效措施,大力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全省文學創作和文學事業發生了積極變化,出現了生機勃勃的新氣象。

  吉林省委宣傳部與吉林省作協連續多年設立專項經費,建立重點文學作品創作扶持機制,鼓勵作家深入生活採風創作。對深入生活的作家給予少則一兩萬元、多則十幾萬元的創作補助。通過開展“深扎”活動,涌現出來一批有根的作家和有根的作品,創作氣象為之一新。我省最早下鄉扎根的作家胡冬林,多年來一直堅持在長白山核心區深入生活。他每天記寫森林筆記500余字,已累積6大冊,成為中國“離野生動植物最近”的作家,奠定了他自然作家和生態作品的根性,走上了漢語生態寫作之路。目前,吉林省作協的15位簽約作家都建立了各自的生活聯係點或生活基地。

  讓文學“活”在基層,在基層扎根,是“深扎”活動的重要實踐內容。近年來,吉林省大力推動農民作家工作。一是建立和完善了120人左右的全省農民作家聯絡網;二是連續四個年度徵集並出版《吉林省農民作家作品選》,並已列入全省農家書屋政府採購計劃;三是連續四年召開全省農民作家創作座談會;四是開展農民作家重點扶持項目工作,每年扶持5~10項;五是啟動首屆十大農民作家評選活動。一批基層作者尤其是農民作家涌現出來,著名作家和基層作家增強對話交流,在基層中活躍著的對土地、親人、糧食的普通情感,成為文學事業的原動力。文學工作以此把重點建立在與人民群眾“不隔心”上,文學也因為與人民共享而富有現實意義。

“深扎”是藝術創作之本

中國音協名譽主席、陜西省文聯主席 趙季平

  兩年前,我作為陜西的文藝工作者代表聆聽了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至今仍然感到格外親切。“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習近平總書記中肯的話語和深刻的引領感染了每一位與會者。

  1970年,我從音樂學院大學畢業直接分配到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工作,一扎就是21年。從最初的音樂創作起,無論作品大小,我都會帶著“身入、心入、情入”的信念深入到實際的生活中真聽、真看、真感受,虔誠地向生活學習、向民間學習,把珍貴的原始素材讀懂讀透,取其精髓和自己的音樂創作相融合。當我的音樂在德國柏林森林音樂會響起時,幾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為具有濃鬱中華民族色彩的音樂送上了如潮的掌聲,我帶著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自豪地登上音樂會的舞臺,接受不同國度、不同膚色、不同文化的友人對中國文化的敬意。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藝術創作之本。我在這條路上依然堅實地走著,而我們的下一代也在這條道路上不斷攀登著。我的兒子——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文工團青年作曲家趙麟,在我的鼓勵下深入祁連山3個多月,豐富多彩的“花兒”、沙漠中的聲聲駝鈴給他注入了全新的樂思,創作出了具有中國音樂語言的大提琴和笙的雙協奏曲《渡》。他不止一次對我坦言:“深入生活、洞察生活的創作是血肉相連的、有真情的衝動,坐在家裏冥思苦想的創作是無根之木,是被動的音符堆砌。”

生活永遠是你的靈感源泉

上海電影集團編劇 王麗萍

  2016年8月10日,由我主持的《上海影視四季沙龍·夏》來到上海“南京路上好八連”。我與電視劇《士兵突擊》的導演康洪雷、電視劇《十送紅軍》的導演毛衛寧等和戰士面對面談創作、聊生活。戰士們的呼吸與眼神,説話的口氣與節奏,沒有眼睛看著眼睛,你是不會有那種油然而生的感動與溫暖的。

  這只是我深入生活的一個小小的縮影。2016年5月,我和5位編劇來到上海浦東陸家嘴金融區,與400多位白領一起談論都市電視劇的困惑。當時一個銀行職員直言不諱:“如果你們不深入我們的世界,你們寫的作品就不能代表我們的生活。”這句話給我留下極深的印象,讓我思考如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久前,我去上海治安總隊採風,一位老警察跟我説:“你的《大好時光》裏警察的衣服是不對的,臺詞説他快退休了,可為什麼警銜還是個新人的佩章?”我一愣,嚇出冷汗來。電視劇是團隊整體的藝術,一個細小的跟生活邏輯不通的鏡頭,都會影響一部劇的品相。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了解生活的真相,你的作品就會浮躁膚淺。

  這些年,每寫一部劇,我花在採訪、收集、走訪、座談會上的時間要比實際寫作的時間多得多。寫《保姆》的時候,我自己就去當鐘點工;寫《我家的春秋冬夏》時,我採風很多養老院。真誠地表達百姓的酸甜苦辣,坦然地訴説大眾的悲歡離合,是需要編劇功底的,也需要一個編劇的毅力和勇氣,踏踏實實一字一句地磨出冒著熱氣的生活的味道。

建立健全長效保障和激勵機制

河南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 王耀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是中宣部的部署。一年多來,河南省高度重視,河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趙素萍先後6次召開會議,帶領河南藝術名家重回“朝陽溝”,學習楊蘭春先生50多年前植根生活沃土、創作《朝陽溝》的成功經驗。

  我們在廣泛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制定了全省文藝界及省直文藝創作人員“深扎”活動實施方案,提出人員明確、地點明確、時間明確、任務明確的“四明確”要求,建立定點深入生活制度。在參與人員上,主要遴選文學、戲劇、影視、美術、音樂等領域的在職作家藝術家。在地點選擇上,由作家藝術家結合自身創作需要和基層文化需求進行雙向選擇。在時間安排上,設定三個月、半年、一年三個時間段,供藝術家自行選擇。在創作任務上,要求作家藝術家制定創作計劃,帶著項目、創作選題深入生活。

  抓“深扎”活動,形式上是人在基層,沉下去、扎下根,內在的是不斷豐富活動內容,拓展活動的影響力、實效性。我們在抓好定點深入生活的基礎上,注重把“深扎”活動與其他工作結合起來。一是與“結對子、種文化”“戲曲進校園”等活動相結合。豐富“教你一招”群眾文藝活動的形式,培養基層文化活動骨幹和帶頭人。創編適合學生觀賞學習、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優秀劇目。二是與中原特色文化基地建設相結合。組織作家藝術家到我們創建的民間文藝、曲藝等特色文化基地進行“幫”“教”“育”工作。三是與文化扶貧相結合。“深扎”藝術家們全員參與“咱們一起奔小康”活動,開展多種形式的文化扶貧。四是與精品創作扶持相結合。中原文藝精品創作工程年度重點項目向“深扎”人員申報的項目傾斜,給予專門創作資金扶持。下一步,我們將借鑒吸收兄弟省市好的做法經驗,切實把我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進一步抓實、抓細、抓出成效。

讓影視藝術創作深深植根于生活

浙江省委宣傳部副巡視員 吳熔

  2014年12月,中宣部等五部門下發《關于在文藝界廣泛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的意見》,我們迅速貫徹落實,要求省直各文化單位及各地市精心組織落實。浙江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葛慧君同志要求進一步提質擴面,構建覆蓋廣泛的工作網絡,在推進制度化、常態化上用足功夫,確保活動取得實效。

  緊扣時代脈搏,抓好題材規劃。推出1+x創作係列,即革命歷史題材1+x創作係列,浙商現實題材1+x創作係列,傳統文化名人1+x創作係列。我們圍繞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中國共産黨成立95周年、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等重要創作節點,策劃推出一批影視創作選題和電影作品,有歷史文化名人係列《精忠岳飛》《戰神戚繼光》《鑒湖女俠》,有革命歷史題材係列《解密》《麻雀》《我是紅軍》《東極大營救》,有浙商現實題材係列《雞毛飛上天》《溫州一家人》,還有表現快遞哥的電影《小強快跑》和表現網絡新浙商的電影《網絡風雲》等。

  推進採風創作,提升作品質量。人民生活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影視創作只有扎根生活,才能創作出好作品。一是扎實推進採風創作。在全省范圍內廣泛深入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持續開展“與時代同行”浙江作家藝術家深入生活採風創作活動,組織包括影視編劇在內的廣大作家藝術家,深入基層、深入群眾、深入生活,建立完善一批藝術採風基地和實踐平臺。二是努力提升劇作質量。整合優質資源,精心組織專家學者和社會專業機構,深入開掘題材內涵,採取集體改稿會、劇本論證會、重點作品研討會等形式,加強對影視創作重大選題、重點項目、重點作品的研討論證,努力讓影視作品有內涵、有品質。

時代的呼喚,人民的心聲

河北省作協主席 關仁山

  人民不是喊在嘴上,而是要記在心中,父老鄉親就在我們的身邊,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命運起伏,都會讓我們牽挂和動情。

  柳青説過:“我的生活方式不是唯一正確的方式,作家生活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我們讀《創業史》感受到他深入生活的方式是有效的,我們還能感受到當年的農民與貧窮抗爭,在創業中的艱難,農民生活故事和命運的生動性和魅力,對立志抒寫農民生活的作家具有長久的啟迪。説到路遙的創作,他認為作家的勞動不僅僅是取悅于當代,更重要的是給歷史一個厚重的交代。他為自己的勞動在人民中間得到某種回報而感到人生的溫馨和生命的高貴。

  怎樣認知今天的時代,除了思想能力,還離不開“深扎”。比如今天的農村,非常復雜,怎樣認知它,怎樣概括它?仇視城市嗎?廉價謳歌鄉土嗎?展示貧苦困境嗎?整合破碎的記憶嗎?每一個單項都是片面的,應該理性看待今天鄉土的復雜性。這些流動的、新鮮的、不確定的因素,給我帶來創作的激情。

  多年來,我在故鄉唐山挂職體驗生活,創作了“中國農民命運三部曲”《天高地厚》《麥河》《日頭》。最近為了創作長篇小説《歸來》,我又在北京昌平曹碾莊和燕山深處的長城腳下白羊峪體驗生活。這部作品以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新城鎮化為大背景,寫河北農民的命運和精神訴求,試圖塑造新的典型農民形象。我們的作品僅有批判力是不夠的,還需要建設。我看到一個打工回鄉的農民,為了跟轉基因種子對抗,尋找我們中國的小麥、谷子和大豆等老種子。老種子絕跡了,他跟著親戚找到太行山涉縣,那兒也絕跡了。老姑奶奶死時帶了一罐埋進墳墓,農民哭靈三天三夜,從墳墓中挖出老種子,在故鄉梯田裏建起了小小的種子庫。這個事感染了我,我對這個農民進行深入採訪。他的對抗很悲壯,他的精神卻是珍貴的,穿越生活表象而直抵生活本質。作家就是要賦予作品以溫暖人心和激勵人心的力量,要有正面塑造靈魂的能力。

心靈的洗禮

國家話劇院導演 白皓天

  2014年10月,國家話劇院與西藏自治區話劇團的“一對一”幫扶計劃開始啟動,我得知這個項目開始啟動的時候非常激動,第一時間跟劇院領導提出願意參與這個項目的工作。2014年10月9日至15日,國家話劇院應西藏話劇團邀請,派我在“西藏話劇(小戲小品)藝術高級研修班”上為來自西藏各地市藝術團等單位的學員授課。初次進藏,我克服了強烈的高原反應,以積極努力的工作態度得到了西藏話劇團領導與同行的充分認可。

  2015年2月2日至8日,我再次赴藏展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採風活動,前往自治區檔案館調研,接觸到了許多珍貴的歷史文獻資料。在藏族人民聚集地與藏族百姓的交流中,我深切感受到藏族地區特有的地域特色、民俗文化,以及當地居民的生活習慣、民風民情。3月31日至4月9日,我第三次進藏,與西藏話劇團領導、自治區文藝界專家及相關創作人員進行深度溝通,了解西藏本地的創作特點和藝術風格,探討《共同家園》劇本的修改完善,並確定主創、籌建劇組。5月初,我第四次進藏,與舞美創作團隊、攝影團隊一起,進行一係列有針對性的創作採風,為下一步舞臺美術創作積累必要素材。

  為了在劇中充分體現西藏特色,彰顯西藏文化,我深入生活,扎根藏族同胞中向他們請教藏族文化,感受藏族同胞對人生的思索、對歷史的認知、對藝術的理解。我專程前往西藏唐卡畫院,與唐卡畫師促膝交談;驅車上百公裏,前往拉薩周邊享有盛譽的堆龍德慶縣民間藝術團,與該團藝術工作者進行深入交流;到藏族同胞勞動的工地上跟他們一起參加藏族傳統勞動“打阿嘎”。

  為了《共同家園》的創作和排練,我克服嚴重的高原反應,先後14次深入到高寒缺氧的西藏腹地,在農牧民家中體驗最真切、最實在的藏區生活。作為中國國家話劇院的青年導演,在這次創作中我不僅是在認真、負責地履行劇院交給的幫扶任務,更是懷著對藏族同胞的滿腔真情,以及為西藏地區戲劇文化事業貢獻一份青春力量的激情。

  中華民族是一家。作為年輕的文藝工作者,弘揚正能量,以藝術的方式讓更多的人了解我們的歷史,了解我們的民族,煥發內心的愛國、愛鄉、愛人民的情感是我們的責任。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