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電影要多為觀眾提供正能量

時間:2015年11月05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殷泓 王逸吟

  電影要多為觀眾提供正能量

  ——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熱議電影立法

  11月4日上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分組審議了電影産業促進法草案。對于這部電影界期盼了10余年的法律,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為,制定這部法律十分必要,恰逢其時,對豐富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促進電影産業繁榮發展有積極和重要作用。

  在分組審議中,常委會組成人員圍繞電影的社會功能、電影從業人員的社會責任、法律名稱是否合適等熱點問題,提出了完善意見。

  立法應更加突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李屹委員認為,電影對觀眾的影響,特別是對年青一代的影響很大。國産影片在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弘揚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弘揚真善美的精神價值方面,有著重要的、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因此,國産影片的生産應該堅持內容為王,堅持正確健康的價值導向,傳遞和釋放正能量。

  他指出,直觀當下的有些國産影片,單方面追求票房的傾向較為突出,一些票房收入很高的影片,其思想性和精神價值大打折扣,或者説被大大忽略。電影産業促進法的制定,要遏制和避免出現這種現象。因此建議對思想性、藝術性相統一的國産電影的生産,應更多體現資金、政策等方面的支持,充實管用有效的條款。

  劉政奎委員表示,現在一些電影中的語言、行為、畫面甚至主題,違背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只是一味迎合觀眾的視覺刺激,追求票房收入,對社會意識形態造成負面影響。“建議法律總則中加入‘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個從事電影活動應遵循的一個基本原則。”

  孫寶樹委員也強調應在立法中突出“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他建議將此內容加進草案第一條,以表明制定本法的目的不僅在于繁榮文化市場,豐富文化生活,教育提高公民素質,還在于弘揚我國的歷史文化傳統和社會主義精神文明。

  強化電影從業人員社會責任

  劉振來委員建議在草案中增加對演藝人員自律的內容。“這些年個別演藝人員自律不嚴,違法犯罪、踐踏道德底線的事情屢屢發生,吸毒的、嫖娼的、酒駕的、炫富的等等,經常見諸媒體,造成了很壞的影響。”

  “過去我們常講,‘要演戲先做人’,人都做不好,演的戲很多人不想看、不願意看,其影響力、感染力就會大打折扣,對電影産業起不到促進作用,反而會起到促退作用。我認為這個問題應當引起高度重視,在草案增加‘加強演藝人員自律’的內容。對那些自身形象太差,違法犯罪或者發生嚴重問題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應在演出、發行、放映等方面制定一定時期禁演、禁映等必要的懲罰辦法,形成正確的導向。”劉振來委員説。

  任茂東委員也認為,電影從根本上講是“人”的藝術創作,促進電影産業發展不單單是“錢”的問題,關鍵是“人”的問題。很多演藝人員是公眾人物,很多青少年是他們的“粉絲”,視他們為偶像。他們的行為舉止,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社會風氣。

  “建議在法律中明確規定演藝人員要強化社會責任,提高素質,為觀眾提供正能量。此外,相關行業協會組織和有關部門要切實擔負起職責,維護行業形象,引導從業人員自律,拿出具體的措施,營造良好的從業氛圍,讓演藝人員切實擔負起文化使命和社會責任。”任茂東委員説。

  方新委員也建議在這部法中對電影從業人員的行為有所規范,強化電影從業人員的社會責任。“一是禁止的措施,比如對涉及‘黃賭毒’違法犯罪行為的電影人要有更嚴格的限制規定;二是對于廣大的電影從業人員,應該要求他們提升素質,增強社會責任。作為一個明星,承擔著對青少年和公眾的導向與示范作用,真的是有錢也不能任性。”

  不如就叫“電影法”

  對于“電影産業促進法”這個法律名稱,不少常委會組成人員提出了簡化建議。

  蔡昉委員認為,從草案的整個內容和立法目的來看,應該叫“電影法”或者“電影産業法”更合適。“草案總體上是對電影産業發展各個方面進行規范,當然也包括一些促進措施,但基本上還是綜合性的,因此,叫電影産業法或者電影法比叫促進法更合適。”

  任茂東委員也表示,從內容上看,草案中大部分條款規定的是對電影的管理,促進發展的條款相對較少,建議把法律名稱改為電影法,這樣更為貼切。

  “電影産業促進法這個名稱,是有點別扭,也有點繞,不如就叫電影法,因為涵蓋的不只是電影産業的范圍,還包括它的社會功能等。”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委員張和平説。

  梁勝利委員表達了相同的觀點,建議修改為“電影法”,不再突出産業促進。“叫電影法,既可以包容電影産業方面的發展,也可以突出政府在電影事業方面的行為,既有經濟形態的要求,也有意識形態的要求,既有經濟性,也有社會化,可以把內容盡可能地拓寬。”

  


(編輯:小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