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齊白石作品價格有的竟低于當代畫家

時間:2014年07月09日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

  如果説齊白石的花鳥作品是其藝術成就的典型代表的話,那麼,他的人物畫則可以説是其作品“民間味”意涵的具體呈現。《布袋和尚》(下圖)為日本著名收藏家須磨彌吉郎舊藏,在中國嘉德(香港2014春拍中以966萬港元)成交。《洗耳圖》(上圖)在廣州華藝國際2014春拍中以1380萬元成交。

齊白石 《花鳥四屏》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許悅

  今年是齊白石誕辰一百五十周年,從去年開始,美術界、收藏界就召開了大大小小的各種研討會、展覽來紀念這位藝術巨匠。與其他藝術家相比,齊白石在中國老百姓心目中的影響力是無人能及的。

  齊白石在“衰年變法”之後,最終完成了傳統文人畫向民間轉化的過程,題材從承載文人情思的梅蘭竹菊、高山漁隱、煮酒吟詩、雪裏孤松、深山古寺,轉向了充滿了鄉野泥土氣息的花鳥蟲草;色彩也從崇尚清空靈動,師法自然的素樸淡泊轉向了明艷亮麗的“紅花墨葉”。他的這一創新,帶領文人畫邁出了重要的一大步。

  作為近代最高産的畫家、最長壽的畫家、最全能的畫家,也是市場創出最高價格的畫家和最有社會知名度的畫家,齊白石的作品目前也被視為中國藝術品市場的風向標。

  鑒賞:雅俗共賞具廣泛的群眾基礎 

  羊城晚報:今年是齊白石誕辰一百五十周年,從去年開始,美術界、收藏界就召開了大大小小的各種研討會、展覽來紀念這位藝術巨匠。與其他藝術家相比,齊白石在中國老百姓心目中的影響力是無人能及的,在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齊白石創作的蝦、花鳥、瓜果等元素就已經融入中國普通老百姓的家庭日常生活中。在計劃經濟時代,政府部門將齊白石的作品印制在搪瓷臉盆、暖水瓶、臺燈的燈罩等等日常生活用品上。到如今,齊白石的作品縱橫各大拍賣會,屢創高價,這都離不開他廣泛的群眾基礎。為什麼他的作品能夠得到幾代人的共同喜愛?

  石金柱:齊白石是難得的“詩書畫印”全才藝術家,而且“詩書畫印”均達到了極高的水平,可以説是後人無人能及的。他最大的一個藝術特點,我認為就是典型的雅俗共賞。文人如老舍、巴金、郭沫若等人都喜愛他的作品,畫家如徐悲鴻、張大千也是推崇他、敬重他,連軍閥都一邊挑著銀子,一邊扛著槍到他家買畫。

  難得的是,農民也喜歡他的畫。齊白石筆下描繪的對象,大多是現實生活中勞動者用的器具和朝夕相處的景物,如鋤頭、掃帚、牧牛、砍柴、白菜、芋頭、蝦、蟹、蝗蟲等。這些東西是傳統文人畫所不屑也不能描繪的,但一到齊白石的筆下,都閃耀出光亮來。看多了文人畫的梅蘭竹菊,就更感到齊白石的作品清新、活潑。

  所以他的粉絲群體很大,有文化、沒文化的人都欣賞得了。到了當代的藝術品市場,他很多帶有美好寓意的經典題材“多子多福多壽圖”、“大壽大利圖”更得到了很多企業家、煤老板的喜歡。

  方楚雄:像壽桃、牡丹等老百姓喜聞樂見的題材,很多畫家都畫過,但有的人畫得很庸俗,有的人畫得有貴氣,這就是大師與畫工的區別。他送畫給人賀新婚,也畫荷花和鴛鴦,這個題材很容易就給畫俗了,但在齊白石筆下,卻生動有趣。怎麼樣才能把喜慶的題材畫得不俗氣?我覺得主要在于畫畫的人的修養和氣度。要得到專家認同,群眾也喜歡,其實難度很大。

  而且齊白石的畫很有童趣,他一直到晚年都保持著一顆童心。正是這顆珍貴的童心,讓他的作品充滿了童趣。就像他的《牧牛圖》,畫面簡潔,一個孩子牽著一頭牛回家,孩子紅衫白褲,腰係銅鈴,光腳,稚態可掬。他邊回頭邊吆喝,而那頭老牛倣佛極不情願地邁著緩慢的步伐。孩子舉腳邁步之際,震動了身上的銅鈴,悠揚的鈴聲隨風飄至山村。老人題道:“祖母聞鈴心始歡(璜幼時牧牛身係一鈴,祖母聞鈴聲遂不復倚門矣),也曾總角牧牛還。兒孫照樣耕春雨,老對犁鋤汗滿顏。”

  市場:現在價值被低估了 

  羊城晚報:齊白石作為近代最高産的畫家、最長壽的畫家、最全能的畫家,也是市場創出最高價格的畫家和最有社會知名度的畫家,這是否説明畫家在市場上的活躍程度,對其知名度和影響力極其重要?

  石金柱:這是絕對的。比如歷史上唐伯虎、鄭板橋、張大千乃至畢加索,當代范曾等人,都是營銷高手,從某種意義上講,畫家是因為作品值錢才更有名。他們都是“市場畫家”,或者叫職業畫家,都是以賣畫為生的,作品在市場上流傳性很大。有的畫家靠財團炒作力捧,畢加索本人就是一個很會自我營銷的畫家,他懂得制造各種新聞,甚至是花邊新聞增加自己的曝光度,搶眼球。

  羊城晚報:現在市場上齊白石的作品屢創高價,單以近期春拍為例,老舍舊藏的齊白石《花蟲人物冊》(十二開)拍出了4197.5萬元,對此業內人士表示並不高,還留有很大的上升空間;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舊藏的齊白石《花鳥四屏》拍出了5577.5萬元;廣州華藝國際單幅的《洗耳圖》也拍出了1380萬元。一幅作品動輒幾百萬元、過千萬元,這樣的價格是否虛高?

  方楚雄:其實如果以單位價格計算,齊白石的作品價格並不是最高的。與他同輩的很多藝術家如徐悲鴻、李可染、傅抱石、潘天壽等人的作品,單位價格經常比他還高。

  羊城晚報:齊白石的《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在2011年拍出4.255億元之後,帶動其作品價格達到了巔峰。但去年隨著藝術品市場的整體回調,齊白石作品的價格率先回落,如他的一幅《秋葉蒼鷹》,2003年嘉德春拍時曾以30.8萬元成交,去年嘉德秋拍大觀夜場上估價480萬元到680萬元,最終流拍。這次在北京保利春拍上拍得5577.5萬元的《花鳥四屏》,成績看似喜人,但很快就有人發現此畫曾于2011年在北京上拍過,當時以約8000萬元落錘。核算下來,《花鳥四屏》竟在3年間“賠了”幾千萬元,讓人大跌眼鏡。

  石金柱:齊白石的作品價格回調,這其實是跟中國整個經濟大環境息息相關的,現在整個市場都缺錢,齊白石的作品也不能幸免。而且齊白石的作品還擔當著中國禮品市場的大半壁江山,中央近期反腐倡廉的一係列措施,制約了禮品市場的繁榮,齊白石作品首當其衝。

  對比前幾年的價格和現在的價格,有人説以前的價格是被投資性的資金炒高了,現在恢復到理性的價格。我反倒覺得以前的價格還正常,現在的價格是被人為打壓,被低估了。我們只要將齊白石作品價格跟當代畫家一對比就會發現,齊白石作品價格比很多當代畫家還要低。比如賈又福,他的作品現在開價60萬元/平方尺,范曾、黃永玉的作品也要50萬元/平方尺,齊白石的作品現在有的拍得很高要過百萬元一平方尺,有的也就二三十萬元一平方尺。現在市場回調,當代畫家寧可不賣畫也不會主動降價,但齊白石的作品價格就是市場變動的真實反映。他的一些作品價格比當代畫家的還要低,這肯定是不正常的,價值發生了背離。當代繪畫市場如果不是泡沫,那就是齊白石作品的價值被低估了。

  應該説,齊白石的作品就是中國書畫市場的藍籌股,任何人都取代、超越不了。如果齊白石的市場崩盤了,意味著中國整個藝術品市場崩盤了。

  羊城晚報:齊白石是近代最高産的畫家,在王煒民寫的《中國人民傑出的藝術家》一文中,就提到了他“自1919年定居北京後,創作了一萬余幅國畫和三千多方印章”,“半個多世紀的藝術生涯,為我們留下了數萬幅國畫,數千方印章,以及大量書法、詩詞作品”。再加上後世真真假假的很多東西,現在藝術品市場上每年齊白石作品上拍數量都非常大,這麼大的作品存世量,對他的市場價格是正面影響還是負面影響?

  石金柱:齊白石作品的存世量,既是他的成功之處,也是他的不足之處。成功在于這麼多的作品,坐實了他的群眾基礎和影響力,但市場上放眼那麼多的齊白石作品,也造成了互相之間的價格傾軋,互相消耗。

  變革:從傳統文人畫向民間轉化 

  羊城晚報:就像剛才兩位所講的,齊白石並非一味摹古,他在繼承傳統文人畫的基礎上,做出了大膽的變革,尤其在“衰年變法”之後,最終完成了傳統文人畫向民間轉化的過程,題材從承載文人情思的梅蘭竹菊、高山漁隱、煮酒吟詩、雪裏孤松、深山古寺,轉向了充滿了鄉野泥土氣息的花鳥蟲草;色彩也從崇尚清空靈動,師法自然的素樸淡泊轉向了明艷亮麗的“紅花墨葉”。他的這一創新,對當代繪畫的影響有多大?

  石金柱:應該説,齊白石在同代人當中,率先進入了當代繪畫的時代。以前的書畫都是文人把玩的,比如手卷的把玩方式,邊展邊卷,給人一種“咫尺之圖、臥遊天下”的感覺,這符合古代文人的文化品位和欣賞習性,孤芳自賞。

  西方油畫進入中國之後,顛覆了這種繪畫展示習慣,鏡框在墻上這麼一挂,就好像幫觀眾設定了一個取景框,張揚外露,觀眾是一種被動的欣賞。如果還是畫以前文人畫那種素樸淡泊,淡淡的墨挂在墻上,肯定不如齊白石的濃墨重彩搶眼。

  他獨創的“紅花墨葉”亮色花卉,再加上白色的宣紙,三種顏色形成強烈對比,這種高純度的色相和補色對比,體現出了大眾化的色彩傾向,造成了濃烈而鮮亮的視覺效果。某種程度上説,這種大眾化、民間化的色調原則也構成了當代繪畫的色彩基礎。

  羊城晚報:一個多世紀過去了,大師雖然早已逝去,但他留給世人的藝術和影響力卻從未消失。很多人都説自己學的是齊白石,以齊白石的學生為榮,但大師有句警示名言:“學我者生,似我者死。”這句話應該怎麼理解?

  方楚雄:齊白石對我的影響非常大。我5歲開始學畫,看的第一本畫冊就是《齊白石老公公的畫》,這是本給兒童看的繪畫普及本,當時我看了就非常喜歡他的畫。後來我得到了第二本齊白石的畫冊《可惜無聲》,這是齊白石一生中最重要的花鳥冊頁作品,是他藝術成熟期的巔峰之作。

  前幾天我侄子剛幫我從老家將這本《可惜無聲》帶來廣州,我這才想起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這本《可惜無聲》竟然是羊城晚報副刊部1959年的時候送給我的,畫冊封面還毛筆字題寫有“送給方楚雄小朋友”。

  齊白石的藝術風格非常突出,如果跟他畫得很像,學了他繪畫的模式和技巧,肯定是沒了自己的個人風格。現在很多人學了他的繪畫模式,卻少了他的藝術修養和經歷,所以只能畫他的“皮毛”,在他的模式裏不斷重復他的東西,不能拓寬。

  “學我者生”,就是不單單學他的繪畫模式和技巧,學完還是畫自己的東西。

  贗品:打假靠藝術家本人根本做不到 

  羊城晚報:齊白石一生作畫巨豐,各個時期面貌迴異,所以一些倣冒功力不足的贗品,就以早期作品自居,這給收藏家的信心和市場産生了極大困擾。雅昌藝術網曾經有一個統計,認為贗品最多的近現代畫家依次為齊白石、張大千、傅抱石、李可染、徐悲鴻、潘天壽、吳湖帆、石魯、林風眠、陸儼少等。還有報道稱市場上流通的齊白石作品九成是贗品,數量有沒有這麼多?

  方楚雄:齊白石的作品階段性特徵的確很明顯。比如他最擅長的蝦,早期和晚期畫的就相差很大。早期他的蝦畫得很板、很僵硬,筆墨的運用也沒有後期那麼精妙。到60多歲的時候,他畫蝦已經很生動,但“神”稍覺欠缺。到80歲以後畫的蝦,蝦的生命力並不在形似上,而在“神”上,他筆下的蝦富有透明感,筆墨老辣、精煉、概括。

  石金柱:在處理蝦作的章法上,齊白石讓人最嘆服的是,畫面雖然僅僅是單一的主體:墨蝦,但卻不會讓人感到布局單調、空虛。他在蝦作的經營位置上,做了十分靈活而周密的安排,即使是蝦須,其排列組合也是非常講究的,這體現的是中國畫的原始功底,借鑒的是畫蘭花的“蘭葉交替法”,疏密有序。這要歸功于他在藝術上無休止的探索,一直到他90歲的時候,他還在畫桌旁邊放個小盆子,養幾條蝦,時不時用畫筆觸碰一下它們,觀察它們的靈動性,所以他畫出來的蝦須既有柔勁,又有彈力,這最讓後人嘆為觀止。

  中老年時,他還比較在乎形式,畫得比較理性,到了晚年,他的畫就非常感性了,這一筆怎麼畫得痛快,怎麼酣暢淋漓就怎麼畫,包括他的書法,到晚年都背離了傳統用筆或學術性的要求。如果以學術眼光來看,很多其實都是敗筆了。但偏偏就是這種敗筆,劍走偏鋒,隨心所欲,卻是他的巔峰表現。

  方楚雄:但畫家的階段性繪畫特徵,不能成為市場上出現贗品的借口。任何一個成功的藝術家,市場上都會有贗品,這是市場規律。我奇怪的是,現在就連一些作品價位很低的人也都有贗品了。所以在贗品這件事情上,是藝術家沒辦法左右得了的,靠藝術家本人來打假根本做不到,還是要靠藝術家提高自己的素養和技巧,認認真真對待自己的每一張作品,盡量讓自己的作品有一點難度,有一定高度、一定深度。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