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當下電視劇語言為何缺乏感染力?

時間:2014年07月05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

《闖關東》

《恰同學少年》

  電視劇作為一種視覺藝術,同時又是一種語言藝術。在文學的基本元素中,語言始終佔據重要位置。經典作品的力量往往在于其哲思內涵直抵心靈,這是久演不衰、歷久彌新的一個重要原因。在現代性的叩問之下,更需要國産電視劇提升滋養觀眾的精神慰藉力量。然而,縱觀當下中國電視劇,有深度、有震撼力、有感染力的電視作品還為數不多,因此,提高電視劇文學品位,重建中國電視劇的語言感染力成為亟待關注的研究課題。

  缺乏激情與真情

  如今,我國的電視劇創作相當繁榮,從央視到地方電視臺都在播出新的或重拍翻拍的電視劇,但要欣賞到一部好的電視劇又實在難乎其難,常常是遙控器按了一遍找不到一個喜歡的。為什麼好的電視劇不多呢?探究背後的原因,筆者以為一個主要原因是,當下電視劇的語言缺乏感染力。

  最突出的感覺是電視劇語言比較貧乏,絮絮叨叨,婆婆媽媽,雞毛蒜皮,過于生活化,甚至是生活的實錄。這樣的臺詞,聽來是乏味的,不管故事情節如何,電視劇的質量都大打折扣。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方面,反映了編劇的文學修養不夠,對于生活深度的認識和挖掘不夠,使臺詞停留在圖解生活的直白淺薄層面上,很難體現電視語言的魅力;另一方面,電視劇制作者也有一個片面的看法,認為電視劇是表現生活的,于是照搬生活原貌,對白非常生活化,雖然有的也玩一點機智與幽默,但由于作者不具備語言錘煉的功夫,因而臺詞流于淺幽默,甚至成為庸俗的滑稽搞笑。試想,幾乎未經過文學加工的臺詞,怎能吸引觀眾呢?

  必須承認,近年來播出的電視劇,的確呈現了不少耐看的精品力作,比如《亮劍》《闖關東》《恰同學少年》《滄海》《紅色搖籃》《焦裕祿》《尋路》《毛澤東》等,取得了積極的反響。究其原因,與這些電視劇的臺詞極富張力有很大關係。譬如《滄海》《紅色搖籃》《毛澤東》的臺詞,精煉緊湊,充滿了思辨性、邏輯性,不乏睿智與幽默,聽來不僅給人美的享受,而且使人産生強烈的心靈震撼,對于激發觀眾的民族自豪感和進取精神大有裨益。

  構成電視劇的要素是多方面的,但是語言應該是極其重要的部分。臺詞是電視劇的文學部分,好的臺詞應該既明白流暢,又深刻雋永,這是聽覺藝術的一個特質。這裏説的深刻雋永,就是耐人尋味,回味無窮,具有史詩般的風格。誠然,這裏説的語言感染力,不是空喊口號,不是豪言壯語,而是運用語言的藝術去開啟觀眾的心扉,引人去思索。

  電視劇的語言感染力,是作家激情的折射,是作家的精氣神。一個沒有社會責任感,沒有文學修養的作家,不可能寫出大氣的不凡的作品。竊以為,要提高電視劇的創作水平,當務之急是劇作家要提高文學素養,不斷擴大眼界與知識結構,強化錘煉語言的能力,盡可能滿足觀眾的審美願望。應當看到,片面追求電視劇的原生態,照搬生活,那不是藝術,是低層次的創作,應該在藝術性上狠下功夫。藝術實踐證明,以真情和激情寫出的臺詞,才能引起觀眾的強烈共鳴。

  缺失規范與獨創

  語言的誘惑力與感染力,是作家存在的重要特徵和直接表現,是作家存在的根基。作家孫犁曾在給友人的一封信中談到,古今中外的優秀作家,都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自己的語言。為此,注意語言的規范至關重要。

  其一,應關照文學作品的語言流變。語言是變化的,作家應顧及語言流變,應該把話語表達方式與時代結合起來,尊重歷史,盡可能地還原當時的語境,呈現那個時代的風貌。比如,電視連續劇《革命者永遠是年輕》,劇中的晉軍團長商見城囑咐手下上戰場的一個軍官:“好好打,這次可別掉鏈子。”筆者認為,像“掉鏈子”這樣的俗語在全國流行的時間不會太長,而商團長是閻錫山的部隊,故事發生在抗日戰爭時期,如果説商團長能説出這樣的土話,那就是説“掉鏈子”的土語至少在80年前就在晉地流行了,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再比如,反映民國時期破案的電視劇《大偵探》,我們可以聽到“他有很強的反偵查意識”,寫東北抗日的電視劇《中國地》,我們可以聽老百姓説出“統治力”這樣的詞。從這些臺詞中可以看到,有的作家在寫作的時候也許忘掉了文藝作品的語言背景問題。由于作家是當下的作家,他們太熟悉目下的話語表述方式,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文藝作品的語言應該是有時代印記的,不同時期不同題材的文藝作品,它的語言應該有所區別。

  其二,慎用土語與方言。推廣普通話被作為重要的政策之一,甚至寫入了憲法。我們的電視節目特別是電視劇,最好還是使用普通話,因為這更利于觀眾的欣賞,更有利于體味漢語的魅力。即使是反映偉人政治生涯的電視劇,似也不必非使用方言不可。當然,使用普通話並不是不要方言,而是根據節目的內容而定。例如,近年來,各個地方電視臺方言類節目層出不窮,不少城市有方言類新聞及娛樂類節目,觀眾是可以接受的。

  其三,貴在簡潔明了。就電視劇而言,臺詞的簡潔明快是它最為明顯的特質,或者説是它的基本特徵。臺詞之所以要明白如話,讓人一聽就明白,原因在于臺詞是為劇情服務的,特別是在當下,人們的生活節奏加快,沒有太多的時間來聽繁復的語言交鋒。這就要求作家在寫作的時候,不斷改進自己的敘述方式與語言風格,豐富對白的形式美感,力求既簡勁飛動,又跌宕起伏,達到通俗而洗練,傳神而優美的境界。新近播出的電視連續劇《父母愛情》在這方面值得稱道,該劇對話根據人物身份,文野分明,簡單明了,風趣幽默,頗有嚼頭。

  期待深刻與共鳴

  作家是時代的發言人,是歷史的書記官。這意味著作家應將深透的思想和高昂的創作激情熔為一爐,使思想感情的潮水從優美的筆端流出。故而,如果沒有深厚的、重大的題材作基礎,是很難達到語言感染力的。最近幾年中國電視劇制作的發展速度明顯加快,但真正的佳作不多。據統計,2013年各衛視總共播出了約126部電視劇,但平均收視破1的僅有20部,破2的還不到10部。國産電視劇正面臨這樣的狀況:收視疲軟,觀眾審美疲勞,在一陣“大劇”狂堆之後,無劇可看,無劇走紅,甚至無劇可吐槽。業內分析認為,這些電視劇大部分是“爛劇”、跟風之作以及獵奇狗血劇。

  精品欠缺,根本原因還在于編劇。編劇缺乏對生活的挖掘,為趕工賺錢閉門造車,制造了大量的“爛劇本”。毋庸置疑,“爛劇本”的出現固然有多方面因素,但與缺乏深度的題材很有關係。像《愛情真善美》《活著真好》《鄉村愛情故事》《婚變》《搞笑一家人》《美人心計》《娘家中的故事之愛的重生》《野丫頭》《男人幫》《雙城生活》《咱家那些事》等電視劇,單從片名就不難猜到它的內容,多為雞毛蒜皮的男歡女愛,涉及第三者插足、三角戀、婚外情、姐弟戀、黃昏戀、同性戀、艾滋病、吸毒等等問題。當然不是説不能寫這樣的內容,而是説諸如此類電視劇大多立意淺嘗輒止,內容膚淺輕飄,情節拖泥帶水,語言絮絮叨叨,很難在語言上凸顯深刻的思想內蘊和藝術思維,因而也就很難成為熱點焦點,難以讓觀眾産生共鳴。

  從一定意義上講,文學總是跟人類的理想聯係在一起的。對人類美好的理想,永遠像太陽一樣照耀偉大作家的心靈,使他憎惡一切黑暗而追求光明,憎恨一切邪惡而追求善良和正義。在文學的創作過程上,有人曾提出中國文學缺鈣。這是發人深省的。反觀當下的電視劇,文學缺鈣的現象確實不容忽視。文學的缺鈣從電視劇上可以看出端倪。造成言情劇泛濫的原因,在于很有些自戀的作家大量炮制言情小説,翻翻晚報的小説連載,充斥著這類東西。因為小説本子一多,改編就極為容易,于是熒屏上雞零狗碎寡淡無味沒有思想深度的電視劇便大行其道。

  中華民族,歷史上曾多災多難,今天的中國依然面臨諸多危機和問題。曾子有言雲:“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從現代意識和現實需要的角度來看,一個偉大的優秀的作家藝術家應該以彰顯民族特徵和民族審美為創作路徑,刻苦砥礪、不懈努力,以生命的情懷展示生活的本質性圖景,多去著眼于黨和國家的重大事件,關注時代變遷、家國興衰和個人命運的意蘊,寫出鼓舞人、震撼人的作品。如果我們的電視劇制作者能重塑中國電視劇的語言感染力,那麼中國電視劇藝術會通過民族魅力的當代呈現,更好地傳遞中華民族的正能量。(孫建清 孫雨晨)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