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編劇的匠心、藝心和初心

時間:2019年10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三第
0

編劇的匠心、藝心和初心

——訪編劇江光煜
 
 
電視劇《我知道你的秘密》劇照
  有過十五年劇本創作經驗的女編劇江光煜總結了十五年來整個影視圈創作層面話語權重心轉移的過程:二十一世紀初及之前,影視圈市場是缺錢的,那時候誰能拉來投資,或誰能賣掉片子,誰就能説了算;後來隨著經濟的發展、視頻網站的崛起、地方政策的傾斜與扶持,影視圈的熱錢大量涌入,流量明星開始擁有話語權,加之與粉絲經濟結合、網絡小説改編大行其道,原創劇本幾乎沒有立足之地;影視圈內部的金融整頓,使得熱錢變冷,同時行業機構開始倡導和發聲,整個影視制作逐步朝著重審美、重內容、重質量的方向發展,泡沫漸漸散去,令人欣喜的是,那些堅守初心的人卻越走越穩。
  編劇就是設計師
  雖然自己曾經創作的電視劇作品《寂寞空庭春欲晚》《放棄我抓緊我》《熊爸熊孩子》在央視及多家電視臺播出後都獲得不俗的收視成績,但江光煜仍覺得編劇在行業內的地位需要改善。“編劇其實就是設計師,你畫的圖紙再好,也需要團隊來實現它,你永遠沒有辦法説這個圖紙是你的作品,除非它被完美地呈現出來。”她説。
  以自己正在優酷播出的刑偵劇《我知道你的秘密》為例,江光煜講述了劇本的可實現性是多麼重要。這是一部根據講述法醫情侶破案的小説改編的刑偵劇,在小説裏,法醫可以一邊談戀愛一邊破案,但是在劇本裏這麼寫就完全不可以,因為現實生活中法醫是不參與刑偵工作的。重視呈現是編劇在創作一部劇本時始終要考慮到的問題,這一點可能是編劇與小説家最大的不同。
  網絡視頻在很大層面上拉近了編劇和觀眾之間的關係。江光煜曾經有一部作品在央視六套播出,播出時觀眾到底對它作何評價,無從得知,而現在,她可以直接從視頻彈幕上看到觀眾對劇本和編劇作出的評論。“有批評,但這很好,至少我能知道觀眾在想什麼。”她説。
  談到業內經常被抨擊的編劇不受尊重的現象,江光煜有著自己的看法:任何一個群體受到歧視和打壓的同時,整個行業都會被反噬。不尊重編劇的結果,就是整個行業承擔其後果,如果行業意識到這個問題,就會做出反思。日本導演是枝裕和説:“你對別人不好,別人為什麼要給你最好的東西呢?”行業裏的任何團體都是一樣,編劇受不到尊重,又怎會給制片人最好的劇本呢?
  但從她個人的際遇來看,編劇的處境其實是越來越好了。“熱錢冷卻意味著甲方對專業性會越來越重視,因為沒有多余的錢來試錯了。”她説,“如果甲方意識到編劇是設計師,有一定的專業性,那麼他們就不會認為只要會講故事就能當編劇。”
  溝通與寫作同等重要
  江光煜説自己在做編劇最艱難的時期,曾經想過改行去寫小説,因為編劇工作中最讓她覺得想逃避的一點,就是要和別人溝通,要説服和被説服,要爭執甚至發生激烈的矛盾和衝突。但後來她發現,這其實是編劇工作中,最具挑戰意義和充滿魅力的一個環節。
  “編劇是一個不斷處在被動學習狀態下的職業,你會發現為了説服對方,你需要做大量的準備,包括翻閱大量資料、掌握大量專業性的知識、擁有豐富的實操經驗,你還得對自己充滿信心,這些都是一個自我提升的過程。”她説。
  編劇永遠無法把自己關進深山老林裏去創作,他們始終要面對人群和生活,在不斷地與導演、演員以及制片方溝通爭論的過程中,編劇也會不斷地解構與重塑,最終確定自己的思路。
  寫作是肯定自己的過程,而溝通是否定自己的過程,在否定之否定後,作品才會更加強大。江光煜説,有時候限制往往是一種挑戰:場景不夠了、演員來不了了、道具出錯了、特效無法完成了等等,都意味著你要修改你的劇本,你要最大限度滿足各方面的要求,減少團隊的損失。
  當問到江光煜如何看待劇本在拍攝過程中遭遇修改的問題,她説,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劇本到底是什麼,我們應該把它看作一棟大樓,編劇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負責它的根基、結構和風格的整體性。不是不可以改,就像你買了二手房去改造裝修,但是你絕對不可以把承重墻都打碎了。然而這種事對編劇其實也是一個考驗:劇本的專業性體現在它難以更改的那個部分,難以更改的地方越多,越體現了編劇水平的高超。“這是我努力的方向。”她説。
  包容心必不可缺
  談到編劇創作的第一步,江光煜説就是選擇視角,決定從哪個角度、什麼樣的高度來講述故事,而視角往往是由編劇的價值觀決定的。
  2018年10月,江光煜參加了中國文聯文藝研修院舉辦的新文藝群體骨幹研修班為期三周的集中學習。“感覺自己封閉得太久了,一是想接觸別的藝術行業的人才,向他們多學習,二是這裏的課程設置非常高階。”她説,“熱愛學習應該是編劇的一項本能,不學習簡直就無法在這個行業生存下去。”
  談到這段學習最大的心得,她説是兩個字:包容。打個比方説,盛和煜老師在講座中提倡支持現實主義創作;緊接著羅懷臻老師説:除了現實主義題材,我們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同樣值得傳承和保護;邵大箴老師説:民族的、傳統的文化藝術值得我們去傳承和保護,可那並不意味著我們就要拒絕和否定外來文化。每個老師都在提出自己觀點的同時強調“包容”二字。“我覺得這應該就是文藝工作者的初心。沒有包容,再強大都毫無意義;沒有包容,哪怕讀萬卷書行萬裏路,都和一只井底之蛙沒有區別。”她説。
  她説,這段時間的學習解決了埋藏在她心底最大的困惑,在中國文聯召開的骨幹班成員座談會上,她將自己的感受十分直率地表達了出來:“相比于開放和包容來説,輕率地否定和拒絕反而是一件更容易做到的事,因為在偏見和極端的背後,是懶惰、傲慢和自卑。如果我們不去學習、不去了解這個時代和我們的歷史文化、不去了解這個社會和周圍的人,那麼我們對觀眾的欣賞水平是沒有一個準確認知的,對他們的喜好和需要也會一無所知,更加談不上用作品去感染和影響他們了。同樣,失去文化自信、失去民族身份的認同,盲目跟風,最後只能做復制品,不能做藝術品,會在歷史的長河中被時間淘汰、被人們遺忘。”
  她説,其實堅守初心,做到“包容”二字並非一件容易的事,這不僅需要有著古今中外淵博深刻的學科知識,還要有著對最普通的社會生活和大眾文化心理的了解和掌握。她會一直努力,把這段學習的經歷當作職業生涯中的一道光。
(編輯:賈岩)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