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戲曲現代戲創作中的“本”與“新”

時間:2019年10月2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郭維平
0

戲曲現代戲創作中的“本”與“新”

——談大型現代滇劇《回家》的創作

滇劇《回家》劇照

  40年悠悠歲月,彰顯親情彌足珍貴;40年潮起潮落,見證初心矢志不渝!40年風雨歷程,殘障孤兒福生與一個溫馨的家庭結緣,從此與這個家一起經歷了酸甜苦辣、悲歡離合。前行的路上,福生、天睿各有不同的人生目標和選擇。但無論走多遠,他們最終回歸了永遠為他們留著一扇門的家。

  2019年秋,雲南省滇劇院大型現實主義題材滇劇《回家》剛剛完成了它的第三次“首演”,跌宕起伏的劇情、感人至深的演繹,收獲了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我認為,在一座城市中,劇院造就了都市獨特的文化景觀,是辨別、認知城市的重要文化元素。劇院作為重要的公共文化場所,除了擔當地標式的文化景觀,還扮演著塑造城市文化形象、改寫市民文化的角色。另外,戲曲現代戲自命名之日起,便承擔著雙重歷史重任:一是表現現代生活,二是創造現代戲曲樣式。既然“回家”既是責任,又為使命,那麼,我院創作團隊自當義不容辭,欣然領命。

  戲曲院團獨有的風格是什麼?我認為,就是鑼鼓一響,大幕一拉開就區別于其他演出的藝術氣質和被廣大觀眾所認同的舞臺風貌。然而,這個藝術風格的形成與劇目建設、尤其是現代戲曲建設緊密相連。

  淺析現代戲的發展,我總結了些許答案。戲曲為本,內容為新,守本而創新,就是把時代的語言,融進傳統的程式,在尊重傳統的基礎上,進行富有時代性的編配,呈現出一種屬于新時代的審美追求、一種從身到心的樸實和真誠,使其煥發出耀眼的光芒。例如開場的相親片段,舞臺之中並未讓兩位主演正面交集,而是由“舅媽”牽線引話,主演則是靠“背躬”唱段流露情感,你一句我一句,臺上簡單的對話,臺下呈現給觀眾的卻是復雜的情感交織。又如,劇末天睿從廢墟中救福生的場景中,唱段配合演員戲曲程式化中的“翻身”“跪搓”“臥魚”等一係列的戲曲無實物表演,短短幾分鐘,便把劇中場景、人物、心情交代得淋漓盡致。更有劇中搬家電的場景,運用了“搓步”“叉步”“蹲步”等,不勝枚舉。《回家》大量運用的是戲曲程式化最常用的表現手法,把現代戲舞臺的創造立于戲曲本體。當然,心象外化未見得夠新穎,但確實起到了豐富戲曲表演劇場空間的作用。從立象到造境,都是戲曲藝術服務劇情和人物的主要手段。現代戲的守本就是追求如何十分得體地把程式化與真實性結合起來,與觀眾達成新的默契。通過程式動作創造,最終形成總體藝術風貌,做到美中求真、虛中化實,通過程式化移動變化布局,區隔不同的時空,做到耐人尋味。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創新,是藝術文化得以延續的必經之路。何為新?既是現代戲,那麼故事必然要求立足當下,以重要的時間節點為主要創作依據,演繹一群具有時代特色的人群,這點毋庸置疑。那麼單憑新題材、新故事就是創新嗎?不盡然。創新,不單局限于題材,更多的為內容與表現。戲曲離不開唱念做打,創新也離不開,現代戲曲終究是戲曲,創新是形式的創新,需建立在唱念做打的基礎之上。所以,個人認為,戲曲説創新,不是一味摒棄和添加,而是一種創造性的排列組合之法。這就如同音樂創作,我們並不會憑空創造音符,而是要想辦法如何把音符創造性地排列起來,形成新的旋律。戲曲也是如此,成套的戲曲元素擺在我們面前,打散後再合理地組合擺布,再把新的理念融入在傳統的技藝中,使其完美結合,最終完成真正意義上的創新。再以《回家》為例,劇中一段反映下崗工人豪氣旺的片段,融入了一段堂鼓表演,以一段渾厚的鼓聲,表現了新時代建設者們堅忍不拔的意志。當然,堂鼓本身不代表創新,老戲《罵曹》《擊鼓戰金山》等均有使用,這裏我想説的是創造性的擺布。《回家》的創作團隊並沒有成套地搬運,而是攫其一點,把其藝術化融合在劇中。劇場內,鼓聲擂擂,堂鼓不再是兵將沙場的代表,而是一種人心的鼓舞,既沒擺脫人們生活方式、行為方式的制約,同時也沒置審美主體、審美意識于不顧而隨心所欲,而是“打”出了人物,也“打”出了情節,主題也隨著振奮的節奏,得到了觀眾的認可。更值得一提的是,為表現滇劇的特色,主創人員力排眾議,在此基礎上還融入滇劇鑼鼓的打擊樂律,採用滇劇“三疊鼓”,創造性地接入和替換了後半段京劇鑼鼓“水底魚”中的調式。此“雙本”合璧,表現的卻是全新的旋律,它們伴著耳熟能詳的旋律在劇情的最重要時間點飄進了觀眾的耳中,時而激昂,時而婉轉,舒心中又勾起情懷,一次次地打動了觀眾,獲得了經久不息的掌聲,也把雲南省滇劇院現代戲的創新訴求傳遞到了觀眾的心裏。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創新”是傳統文化藝術的永恒主題,我們需要讓傳統文化藝術以更新的形式展現在大眾面前,不斷造就文化藝術的新輝煌。劇院也針對傳統文化藝術的“兩創”方針進行了深入討論,以期能夠對我國傳統文化藝術創新提供一定的借鑒。《回家》歷經幾次修改,劇目正逐步走向精致,但進一步打磨提升的空間依然不少,我們一直在努力。

  (作者係雲南省滇劇院黨總支書記、院長)

(編輯:賈岩)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