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漢江東逝》:一個時代的情感記憶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張民
0

《漢江東逝》電影劇照

       《漢江東逝》這部電影,很重要的一個意象是長流不息的江水,一年四季無論雨雪陰晴,都融匯在這條大江裏滾滾東去,千百年來就這樣逝者如斯。影片結尾的情緒高潮段落,主人公父親的骨灰,最終也被撒入江水。影片另一個重要意象是書法,電影中的主人公——父親,是書法傳承者,但他無法向下一代傳承,面對兒子的詰問“現在人家都用電腦打字了,誰還用練字啊?”他沒法給兒子一個滿意的回應,只能用威權讓兒子耐心練字。第三個重要意象是古城墻,這道承載著中國歷史文化的城墻,早已失去其防禦功能,眼看著生長其中的年青一代城民破墻而去。江水、書法、城墻,以及其它輔助性的意象比如民族樂器、民族戲曲、博物館、米公祠等,賦予影片強烈的歷史文化氛圍,同時也給影片主人公帶來強大的壓力,構成了主人公青春荷爾蒙突圍的重重障礙。這些特有的意象之下,呈現出來的是一個特定的年代,一個思想、文化、經濟、生活急劇轉型的九十年代。影片作者選取了一個家庭兩代人的命運,向觀眾傳達這個時代的縮影。影片中的父親是一位老派知識分子,因為倔強而清高的性格處理不好人際關係,鬱鬱不得志,一大把年紀了,卻以“內退”的方式當上了三輪車夫;母親原本在“單位”裏有份穩定的醫務室工作,卻因為企業轉型不得不下崗,當她得到通知時一臉惶然。對這兩位老一代構成打擊的不僅是失去經濟基礎,還有身體的垮掉,而對二老打擊更大的是逐漸離散的家庭。在九十年代,還不像現在的獨生子女三口之家,這是一個養育著三個子女的傳統中國家庭。先是大兒子憑借高考逃離了這座古老的城市,再是女兒上演“師生戀”挑戰傳統倫理,最要命的是被父親寄予厚望的小兒子,明明有修習書法的潛質卻完全不感興趣,明明可以像哥哥一樣考個好大學改變命運卻被學校開除了,再不濟也可以學門踏實的手藝(學開車)、憑著父親的面子找到給領導開車的差事,卻任性地以“瀟灑”的方式砸掉飯碗。這個家庭,脫離了老式家庭的發展軌道,使得父親的心境雪上加霜,只能以飲酒度過余生的每一天。可以説,影片所呈現的這個處于巨大迷惘中的家庭,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城市家庭的一個典型代表。幾十年過去了,急劇轉型之後的中國早已把這樣的家庭遠遠甩掉,用急速的江水衝刷掉。這些幾近三十年前的迷惘之境,對于善于忘記過去的民族和急速發展的時代來説,顯得不值一提。而從中走出來的、正在養育新的下一代的年過不惑的創作者,卻仍有困惑、仍有懷念、仍有心結,以影視作品的方式回溯、再現、表達,留下這樣一份也許不會被年輕人在意的舊時代檔案,就顯得難能可貴,並自有其存在價值。

《漢江東逝》電影劇照

      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的導演韓新軍出生于湖北漢江畔,影片中有他的記憶,有他對于青春和過往的思考,他把自己對青春的美好回憶和情感融入了影片,使影片充滿一種真摯的情,單純的美。漢江東逝,逝去的是時間,逝不去的是對青春的美好回憶和情感表達。而這,也是影片存在和所要表達的意義所在。

(作者係北京電影學院副教授)
(編輯:阮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