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趙延年版畫界不知疲倦的勞動模范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煒
0


趙延年(1924-2014年)

  趙延年,一生鐘愛黑白版畫,一生遨遊于黑白世界的天地中,他從未放棄過手中的刻刀,在木板上辛勤勞作了一輩子。

  20世紀40年代,在第二屆中國木刻展中,趙延年的木刻作品《負木者》脫穎而出,李樺在給王琦的信中興奮地寫道:“我在版畫界、木刻界發現了一位奇才,他就是趙延年。 ”時年他才20歲。 《抗戰八年木刻選》中也曾這樣寫道:“趙延年,江蘇人,木刻界最年輕的鬼才(再版時改為奇才) 。抗戰開始後,輾轉流亡至曲江,在廣東藝專習西畫,道法穩健、精密,頗具蘇聯作風,但在交錯的線條中流露出東方人飄逸的氣質。 ”

  這位奇才18歲時便與劉侖一起赴長沙抗日前線實地寫生,半個多月畫出了近百幅戰地寫生速寫,後舉辦戰地寫生展,在長沙、桂林、韶關等地巡回展出,使廣大民眾看到戰地實況和抗戰將士英雄的形象,極大鼓舞了抗日軍民的鬥志。

  綜觀趙延年的藝術創作軌跡,可以強烈地感受到時代脈搏的跳動和他對人民苦難命運的關注。上世紀40年代,他創作的《搶米》《想起了……》 《攤販的悲哀》等代表作,塑造了那個時代底層民眾流落街頭、饑餓難忍的形象,是作者體驗了人間百態之後的真情流露。正如他所言:“社會,以它特有的方式,不斷地給我們教育和啟迪,使我懂得了什麼該愛,什麼可憎。 ”

《阿Q正傳》連環木刻插圖之一  趙延年

  趙延年把創作的焦點對準了人物,把刻畫人的藝術形象作為自己創作的主要課題。從上世紀40年代的《搶米》到50年代的《抗議》《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一直到後來的“噩夢係列”以及《阿Q正傳》連環木刻插圖,都標志著趙延年一直保持著對主題性人物創作的強烈興趣。在主題性人物創作中,他將黑白藝術技巧發揮到極致,他遵循魯迅先生的教誨,“捏刀向木,放刀直幹” 。他對用木刻刀在木板上撞擊的過程産生了一種特殊的感情——大平刀猛烈鏟擊木板所發出的“嚓嚓”聲響,讓他陶醉其中,興奮不已。上世紀90年代,在他的晚年,他仍創作出《逐日》 《砥》 《填海》等充滿豪情的黑白木刻。

  上世紀50年代,趙延年開始關注創作有關魯迅先生的題材。1956年,他創作了《抗議》 (原題是《1933年魯迅到德國領事館遞交抗議書》 )和《離家》 (原題是《魯迅離家赴南京》 ) 。1961年為紀念魯迅誕辰80周年,他創作了《魯迅像》(原題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 。1972年,他開始醞釀為魯迅先生的文學作品《阿Q正傳》創作木刻插圖,並完成了《死》《祝福》 《狂人日記》等單幅插圖,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為魯迅文學作品創作了150余幅木刻作品,將“阿Q”的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淋漓盡致。最近由大英博物館中國館館長霍吉淑編撰的《大英博物館中國簡史》一書中在“現代中國”部分就選用趙延年塑造的“阿Q”肖像,並佔整個版面。為塑造“阿Q”這一形象,趙延年可謂嘔心瀝血,正如他的創作感言所説: “直面人生,刻畫和剖析人類的情感和遭遇,是一個畫家首先無法回避的自我挑戰,這需要功力,更需要膽識。 ”他希望他所塑造的“阿Q”這一形象,讓這個靈魂的負面效應盡可能少地在今天的現實中出現,這一點他做到了。

  趙延年是一位不圖虛名、埋頭苦幹、敬業盡職的好教師。他從1957年調入浙江美術學院(現為中國美術學院)版畫係,歷任教研室組長、係副主任。他一面教學,一面創作,一面參與社會活動,發表評論文章。教學、創作、評論都是他藝術實踐的感悟和總結。他在《略論木刻寫生》 《漫談刀法》等文章中寫道:“因為我是一個教師,在實際教學工作中,總感到版畫專業教學有點別扭。 ”他提倡木刻寫生教學法, “面對寫生用刀直接在板上刻作,這使學生真正感受到自己在以刀代筆,以木為紙,每刻一刀都是在用刀在塑造” ,放刀直幹“就不再是一句空話了” 。他要求學生一刀刻下去,“形、結構、明暗、質感等造型的幾項基本要求都要相應地表現好,而這一刀又必須是整體中的一刀,又是充滿激情的一刀” 。他始終堅持版畫原創性,在長達幾十年的版畫教學中堅持方向,以身作則地去引導後來者。

  趙延年一生創作了600余件黑白木刻作品,他不愧為一位黑白版畫大師,不愧為版畫界一位不知疲倦的勞動模范。

逐日(1992年)  趙延年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