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我所做的一切,不為自己樹碑立傳,就是把前輩的藝術傳下去”

時間:2019年10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璐
0

“我所做的一切,不為自己樹碑立傳,就是把前輩的藝術傳下去”

——紀念京劇表演藝術家閻世善誕辰100周年

閻世善

10月8日,北京京劇院青年演員陳藝心在梅蘭芳大劇院演出京劇《女殺四門》

  “閻世善先生重繼承,繼承武旦行當的武功絕技,繼承其伯父閻嵐秋的藝術風格。他也重創新,創造符合時代需求的藝術美感,他注重用舞蹈身段塑造人物性格,用武功技巧表達角色神情,在新的藝術觀念指導下,他挖掘武旦傳統劇目《鋸大缸》,給予去蕪存菁的整理改編,他的表演瀟灑飄逸,武打疾快淩厲,出手驚險準確,首創‘搶背仰臥雙足踢雙槍’的技巧,成為武旦劇目改革的成功范例,被競相效倣,傳留後世……”在談到京劇表演藝術家、戲曲教育家閻世善生平時,京劇表演藝術家、中國戲曲學院教授張關正如是説道。

  今年是閻世善先生誕辰100周年,為了紀念緬懷閻世善先生及其京劇武旦藝術,由國家藝術基金資助、中國戲曲學院舉辦的2019年度藝術人才培養項目“京劇武旦(閻派)表演人才培養”研習班于今年5月6日開班,共有17個單位的20名青年演員入選。此次研習班分布地域上更加關注新疆、青海等邊遠省區,以及南京市、武漢市、鄂州市等市級京劇院團。6月底,研習班順利完成在京集中學習,並進行了匯報驗收。10月8日,北京梅蘭芳大劇院,研習班優秀學員在此進行了結業公演,10月9日,紀念閻世善先生誕辰100周年研討會及項目結業式在中國戲曲學院舉行。

  據張關正介紹,閻世善深受家庭熏陶,又得伯父閻嵐秋親傳,7歲入“富連成”科班學藝,排名世善,攻學武旦,10歲登臺即露頭角。“富連成”聘請其伯父閻嵐秋執教,使其全面繼承閻氏武旦藝術精華,成為旦行的佼佼者。“1935年業滿出科後,他還先後與梅蘭芳、尚小雲、程硯秋、馬連良、譚富英、葉盛章、李少春、張君秋、裘盛戎等著名演員搭班合作,立足北京,巡演各地。在上海與蓋叫天合演《武松打店》《快活林》,與鄭法祥合演《泗州城》。他藝兼文武,尤其武旦戲技藝精湛,刀馬旦、花旦戲也得心應手。他扮相端秀亮麗,身段矯健優美,臺風中正穩健。靠功、出手功、抄跤、旱水、蹺功無一不精,剛則風馳電掣,柔則玉樹臨風,被上海觀眾譽為‘小九陣風’。”

  在閻世善的兒子閻德威心中,閻世善是一個正直謙和的人,他樂于助人,沒有舊戲班的一些壞習氣,做人做事認真規矩,遇事從不抱怨,也不閒話他人。“我就記得我父親經常教育我的一句話是:聽組織的話,服從組織的安排。現在我們聽來可能覺得過時,但這就是老一輩的信念。我的父親把畢生精力傾注于京劇武旦表演藝術,我記得我在家的時候,他經常拿空頂練習,一直到我父親60歲因為心臟問題被醫生叫停。”閻德威説,閻世善晚年到中國戲曲學院工作,在教學傳藝、編寫教材、培養中青年教師、挖掘整理失傳劇目等工作上傾注了大量心血,為京劇武旦藝術傳承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貴州京劇院院長、京劇演員侯丹梅回憶起當年跟閻世善學戲的情景,感慨萬千。侯丹梅説,39年前她跟著閻世善和京劇武旦名師蘇稚學習《女殺四門》這出戲,侯丹梅演戲裏的馬童,一開始閻世善覺得她太蔫了,想讓蘇稚換一個人,但那個人試了戲以後,閻世善覺得還不如侯丹梅,“後來我一上場,閻老師和蘇老師坐在底下看,閻老師就説‘這個人怎麼變了個樣’。因為我一上臺人就精神了,變樣了。後來閻老師和蘇老師親自教我,閻老師教我柔的部分,蘇老師教我剛的部分,讓我將這出戲演得柔中帶剛。”侯丹梅説,後來她也曾希望閻世善再傳授她一些冷門戲,沒想到她還沒學上,閻世善老師就走了。“現在的學生不太理解閻世善老師戲裏如太極一般的柔中帶剛的拿捏,這麼多年我一直在教戲,也希望將閻先生的精神傳承下去。”

  閻世善教戲很有一手,據京劇表演藝術家劉秀榮回憶,1953年她隨著葉盛章等名家赴德國、波蘭等國家演出,在德國演出時,閻世善安排劉秀榮接替另一位演員演《秋江》中的陳妙常一角,與葉盛章搭檔,“我當時特別緊張,葉盛章先生身體不好,我們沒對戲就演出了,演出的時候,閻先生一直在下面衝我打手勢,示意我別緊張,讓我放心演,不停地衝我點頭,給我鼓勁。這出《秋江》我總算沒演砸。今天我以萬分激動的心情感謝閻世善先生帶我演出《秋江》,閻先生的肯定對當時18歲的我來説是多麼大的關愛和鼓勵,先生對我的呵護關愛我終生難忘。先生一生忠厚磊落,無私無畏,他多次説過:‘我所做的一切,不想為自己樹碑立傳,就是想把前輩的藝術傳下去,所以,來到學院工作,我很滿足。’樸實的話語,表達了一位藝術家的責任心和使命感,他為學院豐富、完善了武旦教學劇目結構,傳承了清新剛健的武旦藝術風格,培育了武旦教師梯隊,留給我們的是京劇史上最豐富的藝術瑰寶。”

  據中國戲曲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教授傅謹介紹,閻世善以傳、幫、帶的形式對中國戲曲學院蘇稚、譙翠蓉、李亞莉等幾代武旦教師給予無私的幫助,他帶領教師挖掘一批瀕臨失傳的劇目,如《搖錢樹》《青龍棍》《打孟良》《取金陵》《紅桃山》《鋸大缸》《竹林計》,口述記錄了《湘江會》《奪太倉》《泗州城》,整理加工了一批劇目,如對《女殺四門》趟馬和刀、槍下場,創新套路,豐富技巧,使殺四門的開打,區別輕重、層次分明;對《青石山》的“坐洞”和“斬狐”做了重新設計;教授《取金陵》恢復“打八將”,使罕見的武旦技術重現舞臺。他邊挖掘、邊創作,力求使傳統技術更精彩、更精致,古稀之年錄制了《金山寺》《女殺四門》《扈家莊》《打孟良》《打焦讚》等劇目。他帶領教師進行教研、科研,錄制了長達5個多小時的“武旦技藝”視頻教材,留下5萬多字的教材。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