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李娜:在舞臺上,肢體有時勝過語言

時間:2019年10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高艷鴿
0

李娜在話劇《抉擇》排練場指導演員們 王小京 攝

  9月底,李娜很繁忙,她每天的活動區域在北京長安街一帶。在國家大劇院,由她擔任形體指導的話劇《抉擇》 ,是國家大劇院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劇,于10月2日至6日上演。出了國家大劇院《抉擇》的排練場,步行幾百米,李娜進入人民大會堂《奮鬥吧中華兒女》的排練場, 9月29日,這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大型文藝晚會在人民大會堂演出,她是其中兩個節目的舞蹈編導之一。

  “劇中人物的舉手投足,都要符合1948年那個特殊的年代”

  “ 《抉擇》是一部敘事體歷史正劇,它跟其他的很多話劇不一樣,場面更為宏大,事件更為突出,人物更豐滿,層次感很鮮明。同時,它有很多戰爭場面,需要大型的場面調度。 ”李娜對記者説,有些演員此前可能沒有接觸過這種類型的話劇,所以在肢體的表現力和帶給觀眾的視覺衝擊力上,就需要形體指導根據整部劇的藝術基調,去幫助演員更好地完成戲劇情感和戲劇調度,以增強整部劇的質感,使觀眾更能感同身受,並體會到歷史的厚重感。

  《抉擇》中的角色大多數是男性。在《抉擇》的排練現場,瘦瘦高高的李娜站在一群男演員中間,教他們怎麼拿刀、拿槍。“劇中人物的精神面貌和狀態,他們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包括軍人的氣質,都要符合1948年那個特殊的年代。 ”李娜説,“甚至具體到每個演員每個動作的設計,都要符合歷史真實。所以,形體指導是和演員們共同去完成角色的塑造。 ”

  這部劇的舞臺,是一個多維度的旋轉的舞臺,既有升降臺,又有轉臺。所以,從排練廳到演出的劇場,演員們需要適應這個空間感非常強的舞臺。對李娜來説,幫助演員們適應這個舞臺,也是一個復雜的過程,“演員們既要站位準確,又要迅速進入角色的狀態,還要迅速和轉臺的位置銜接上” 。

  《抉擇》的開場,是一場戰爭戲,呈現了宏大的戰爭場面。 “這場戲大概有兩分鐘,我們需要第一時間抓住觀眾的眼球,把大家帶到規定情境中。 ”李娜對記者説,因為飾演戰士的群眾演員們不是舞蹈演員出身,沒有形體基礎,排練時就要從最基礎的開始練起,對他們進行訓練的過程,對形體指導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該劇的尾聲,也有一場李娜花了很多工夫的戲。中國共産黨取得了人民解放戰爭的勝利後,劇中西北軍結義四兄弟中的老四——身為國民黨高級軍官的周克仁,經歷了信仰的坍塌。為了表現這個人物信仰坍塌時的心理狀態,李娜為周克仁和他的女副官編排了一段雙人舞。“這段雙人舞,要兼顧臺詞,要完成調度,還要細膩地表現出兩個人情緒上的跌宕起伏。 ”李娜説,“排練過程我們不斷地嘗試,多次修改調度,最終將這段雙人舞簡化成一段邏輯清晰、符合這個人物的形體小片段。 ”

  “他們的動作可以誇張,但絕對不能失真”

  近幾年,除了《抉擇》 ,李娜作為形體指導,還參與創作了《平凡的世界》 《行知先生》 《雄關漫道》等話劇作品。她説,“現在國內一些話劇的表演形式逐漸變得更加豐富立體。國外很早就有肢體劇,並且很流行。在話劇舞臺上,肢體可以輔助演員的表演,幫助他們實現情緒的外化,甚至有的時候能達到‘無聲勝有聲’的效果,帶給觀眾更強的視覺衝擊力。 ”

  去年,陜西人藝創排了根據路遙小説《平凡的世界》改編的同名話劇。參與這部劇創作的李娜,和主創們去陜西採風、體驗生活。她和當地的演員們聊天,和他們一起去吃陜西特色面食;去農村觀察農民的生活,參觀他們居住的窯洞,看他們如何開拖拉機;也去到煤礦,去了解礦工們的工作和生活。

  “話劇《平凡的世界》 ,演員們在形體上的展現,和戰爭題材的戲是不同的,他們要比較誇張化,表現出人物的質樸,和對那片土地的熱情。同時,也要把當地的民風民俗、獨特的歷史文化展現在舞臺上。 ”李娜以孫少安在村頭迎娶賀秀蓮這場戲為例, “這場婚禮場面的戲,有將近60名演員參與,舞臺上是一個巨型的轉臺,每個人物的表演、形態、調度,既要合理化,又要反映當地的民俗。演員們的表演,要有質樸的鄉村感,又要和環境、歷史背景貼合。所以他們的動作可以誇張,但絕對不能失真。 ”

  該劇中還有一個讓觀眾心靈為之震動的形體設計,就是眾人在厚重的黃土地上行走。這一動作貫穿了整部劇。“演員們在舞臺上,轉臺在轉的同時,他們不是真實地走路,而是在原地昂首挺胸地走路。他們在不同的方向、不同的點位,以不同的年齡和身份,走出一致的步伐和精神狀態。 ”李娜説,“我當初和導演設計這一部分演員的形體時,想表達的是時間在流逝,歷史在前進,所有的人都在歷史上留下了足跡,但也在不斷地更替。這個過程中,人類的精神和文明,又是一直在延續和傳承的。 ”

  從舞蹈到話劇,從臺前到幕後

  李娜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係,畢業後進入蘭州軍區戰鬥文工團,當了16年兵。在文工團,她擔任舞蹈演員,期間也作為演員,參演過話劇和電視劇。目前,她任教于蘭州大學。

  2009年,當時還在蘭州軍區戰鬥文工團做舞蹈演員的李娜,在北京的首都劇場觀看了話劇《日出》 。正是這次的看劇經歷,使她開始迷戀話劇舞臺。2013年,在蘭州軍區戰鬥文工團創排的一部話劇裏,她擔任演員和形體指導。這是她第一次擔任話劇的形體指導。隨後,她逐漸從一名臺前的演員,發展為幕後的創作者。作為舞蹈演員,多年的舞臺表演和多次參與大型文藝演出的經歷,為她成為幕後創作者提供了經驗。

  也是在10年前,李娜作為一名舞蹈演員,來到北京的人民大會堂參與了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的演出。10年後她再次來到人民大會堂,這次的身份是《奮鬥吧中華兒女》中的一位舞蹈編導。她參與創編的兩個片段是《紅色娘子軍》和《南泥灣》 ,每個片段的演員陣容都達到400人。

  從事過舞蹈和話劇兩種藝術形式的表演和創作後,李娜感受到了它們之間的區別。“這兩者之間是共性和個性的差別。很多的舞蹈作品,要求舞蹈演員在舞臺上的表情和動作要整齊劃一,要達到精準。但話劇要凸顯人物的個性,每個角色都不一樣,永遠沒有統一的時候。這也是做舞蹈編導和話劇的形體指導,在工作上很大的不同。 ”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