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女性之困與眾生之苦——觀電影《送我上青雲》

時間:2019年09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乙涵
0

 


電影《送我上青雲》劇照

  由姚晨監制並主演,滕叢叢編劇導演的電影《送我上青雲》講述了原生家庭扭曲、工作生活諸事不順的女記者盛男得知自己罹患卵巢癌,為了籌集30萬手術費不得不違心接受給企業家父親寫傳記的工作,因而踏上一段荒誕而又現實的旅程,並在其中尋找性別認同和自我覺醒的故事。作為一部導演處女作,該片深邃而又龐雜,詩意又富于黑色幽默,以女性電影自居,卻直擊現代人共同的生存困境。

  電影的編劇、導演、主演、監制都是女性,故事講述的是女性的故事,女主角盛男所患的卵巢癌也是只有女性才有的疾病。從各種角度來看這都是一部關乎女性的電影。

  盛男是一位有理想有原則的記者和內心孤獨的30歲女博士,她獨來獨往、打扮中性,堅強、憤世嫉俗,卻在堅持自己的過程中不斷被傷害,她狼狽不堪,卻不肯妥協。直到被告知患上癌症,面對死亡的威脅才不得不妥協。

  盛男倔強粗糲的性格源自于原生家庭的缺陷,她看不起軟弱、膚淺的母親。而母親梁美枝則是盛男的反面,更年期的她內心卻永遠停留在19歲的小女人狀態,開著粉色的汽車,穿粉色衣服,做面膜、豐唇、愛拍照……做一切小女孩愛做的事。她是盛男的母親,同時又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跟著盛男、依賴盛男,並呈現出對世界的好奇和探索。她的自我永遠從男人身上獲得,是典型的生存在男權文化下的女性。此外,影片中出現的其他女性形象都是符號性的:地鐵站裏跟男友大聲談論剩女的女青年、在電梯裏想要成為“富二代”的賓館女服務員以及真正的“富二代”庸俗無知的李平之女等。

  影片從開場盛男被精神病人追打、被小偷從背後襲擊;在雲山,初次見面的李老目光直接越過盛男,停留在明顯更具有女性特徵的梁美枝身上;到李平約盛男在男浴池簽合同等等。以上種種無不在告訴我們,對于盛男來説,沒有人把她當做女人看待,這個社會不僅要她勝過男人(盛男),甚至還要讓她面臨喪失女性的生理特徵與權利。而其他人,從梁美枝燃燒的牛仔褲,到父親情人被點燃的明貴皮包,都在告訴觀眾那些女性已經被物化,成為附屬品。

  影片沒有男主角,所有男性角色都是配角。這些男性看起來虛偽、怯懦、自大、卑微、貪婪而又愚蠢,同時他們又都渴望得到尊嚴和尊重。

  盛男的“鐵哥們”四毛拒絕借錢給盛男,因為手術有失敗的風險。對四毛來説,為了能夠平步青雲,他願意摧眉折腰事權貴,他認為只有有錢才能得到別人真正的尊重,因此沒有什麼比有錢更重要。他色盲的缺陷正隱喻了他模糊是非黑白的潛意識,所以他做不成記者,他不惜放棄尊嚴和職業操守,低聲下氣、媚俗而油滑地討好“金主爸爸”,希望憑借李平這個好風,實現自己的理想。而李平則想要駕馭一切的權力,他想用錢收買一切,徵服一切,事實上他差一點就做到了,除了盛男。

  劉光明看起來善良、淡泊、有文化,是盛男喜歡的理想男人。但是這個追求知識、小鎮上最有文化的男人依然逃不出有錢人的手心,成為有錢人的玩物和繁衍工具。雖然住在湖心別墅裏,但他的生活同樣不堪,背圓周率成為聚會上的保留節目,人們像看耍猴一樣看著他的表演。因此劉光明的相機從不對準身邊的人和事,他只拍雲。對劉光明來説,青雲是他永遠得不到夠不著的虛無縹緲,他渴望清高和尊重,卻因自身的渾濁和愚蠢陷在泥沼無法升騰。他不敢反抗,只能以幫助弱者獲得優越感,換來的依然是可笑的尷尬。他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連自殺也以狼狽收場。

  唯一通透的是李總的父親李老。李老出場時就隱居在山中,自知生病時日不多,為了活命辟谷養性。以為自己無欲無求了,誰知道見到了盛男的媽媽,就起心動念急不可耐地下山吃肉。最終李老選擇看著盛男媽媽滿身艷俗地跳廣場舞,在火熱的生活和戀愛的幸福中走向死亡。

  拋開性別而言,影片所呈現的困境是屬于所有人的。

  李老以死破局,因為他看透了“人從愛欲中來,愛欲是生死之門,從哪裏來,便回哪裏去”。自稱不怕死的劉光明也想以死破局,他悲壯跳樓卻以狼狽收場,最終只能在李老葬禮上接受眾人的鞠躬致哀來得到精神上的滿足。盛男不想死,她始終尖銳地對抗著整個世界,如困獸一般橫衝直撞、頭破血流,“那麼努力,卻還是得死”。

  對于盛男來説,她想要尋找一個靈魂契合之人,但她發現等不來好風,要上青雲,只能靠自己。而在影片的後半段,每個人都可以看做是一陣好風,盛男通過與這些人的交往與經歷重新認識世界,思考人生,從年輕氣盛漸漸變得成熟,向現實妥協、與母親和解並實現了自我覺醒。

  影片中的人身處困境,苦不堪言。影片之外的觀眾又何嘗不是?我們是落荒而逃的劉光明,是頭破血流的盛男,也是難辨黑白的四毛。該如何走出困境,如何有尊嚴地活著?影片並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而是留下了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從小缺愛的盛男終于明白愛不一定非得來自另外一個人,瘋子也可以跟她説“我愛你”。願每一個站在斷壁殘垣之上的盛男,都能獲得大喝三聲“哈、哈、哈”的勇氣和走出困境的力量。

  (作者係中國藝術研究院影視研究所副研究員)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