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哪吒”創神跡,市場大爆發

時間:2019年09月0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宋 磊
0

“哪吒”創神跡,市場大爆發

——2019年暑期檔動畫電影盤點
  2019年的暑期檔帶給中國電影市場一個巨大的不可思議,《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僅創造了中國動畫影史諸多紀錄,也將對以後若幹年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帶來深刻積極的影響。史上影片上映數量最多、票房最高,2019年暑期檔的動畫電影市場交出了亮麗的答卷,但我們也要看到一些新的趨勢和值得關注的問題。
《哪吒之魔童降世》海報

《未來機器城》海報

《全職高手之巔峰榮耀》海報
  史上最強暑期檔重塑“動畫電影第一檔期”形象
  暑期檔從6月中旬開始到8月末結束,時間跨度超過兩個月,所能容納的影片數量在各主要檔期中最多,各種題材類型的影片包容力強,對影片娛樂屬性、品牌基礎等要求不苛刻,一直以來都是當之無愧的“動畫電影第一檔期”。
  2013年至2016年四年時間,暑期檔動畫電影票房連續突破4.4億元、8.4億元、14.0億元和20.5億元。但從2017年開始,暑期檔動畫電影票房縮水至16.3億元,2018年更是大幅降低至11.1億元。“第一檔期”威風不再,國産動畫電影整體表現疲軟。
  這就使得2019年暑期檔變得至關重要,是繼續沉迷下去還是觸底爆發,在《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的熱度紅利幾近消耗殆盡的今天,在近一兩年國內實體經濟面臨結構性調整、影視等文化市場投資熱度有所降低的大環境下,這個市場選擇是頗具指針意義的。市場最終選擇了爆發。2019年暑期檔上映近20部動畫電影,總票房達到66.4億元,是2016年市場高點的3倍。票房過億的電影共有6部,其中1部是國産動畫,5部是海外動畫。這一亮眼成績毫無疑問將使未來三至五年的國産動畫電影市場成為投資的熱標。
  力作扎堆問世助推“動畫大年”
  動畫有“大年”和“小年”之分,相比2018年全球動畫電影的缺乏亮點,2019年從一開始就被業界當成備受期待的“動畫大年”來看待。海外方面,迪士尼推出《玩具總動員4》《冰雪奇緣2》兩部震撼彈作品以及懷舊大作CG版《獅子王》,足以讓全球動畫迷為之瘋狂。國內方面,《白蛇:緣起》《未來機器城》《哪吒之魔童降世》《動物特工局》等大制作的CG影片齊聚2019年,在《白蛇:緣起》于寒假檔開了個好頭之後,幾部在暑期檔上映的國産動畫大片更是吊足了觀眾的胃口。
  《未來機器城》涉及科幻、足球等多種元素題材,雖然顯得有點大雜燴,但其塑造的一個類似《超能陸戰隊》中“大白”的機器人角色,每天面臨刪除和保留部分記憶的抉擇,這個設定充滿了情感張力,讓人印象深刻。《哪吒之魔童降世》對《封神演義》中“哪吒”的故事進行了創造性的轉化和改編,在塑造了一個非主流的魔童形象的主人公的同時,也融入了親情、友情、師徒情等多種情感,使得影片以創意構建抓人的懸念,最終回歸到以情動人的觀影體驗上來。這兩部影片雖然題材大不相同,但是有一個鮮明的共同點,就是從以往國産動畫的注意力産品形態轉化到了情感力産品形態,在想象的世界觀、想象的符號體係、想象的動作噱頭之上,融入了讓觀眾可體驗、可共鳴、可消費的情感,從而使影片品質得到提升。
  應該看到,《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影片,很好地延續了《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對經典名著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既提出了導演對經典的新思考,又不是嘩眾取寵和違背社會公序良俗,這種創作思路或將成為一種很好的趨勢。
  略顯遺憾的是從網絡文學頭部IP轉化而來的《全職高手之巔峰榮耀》,因為內容距離期待較遠而沒有獲得良好的粉絲轉化,也沒有突破二次元動畫電影1.2億元左右的票房瓶頸。
  “哪吒”反常識的票房或將帶來國産動畫新的市場常識
  《哪吒之魔童降世》片如其名,在2019年的暑期堪稱“魔片降世”一般帶給中國電影市場乃至全球電影市場一劑強心針。8月26日,上映整整一個月的該片票房突破45億元,目前距離中國影史票房第二位的《流浪地球》僅差一個身位,超越幾乎已成定局。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該片所創造的紀錄的話,那就是它刷新了中國內地影史動畫電影的全部票房紀錄,無論是單日票房、周末票房、單周票房、單月票房、總票房,還是觀影人次、連續過億天數、連續單日排名第一天數等等。
  它還創造了兩個不可思議的神跡。一個是,單片超過2018年中國內地電影市場全部動畫電影票房總和的神跡。2018年61部國産動畫和海外動畫在中國內地上映,共獲得41億元票房。另一個是,它創造了全球動畫電影在單一市場票房最高的神跡。此前的紀錄是皮克斯影片《超人總動員2》在北美市場創造的6.08億美元。
  “哪吒”在票房上的表現幾乎可以用“反常”來形容。比如,它的首周末票房達到7.1億元,一般電影的總票房為首周末票房的3至4倍,因此它的總票房應該會較大概率在21至28億元之間,但它的實際總票房卻幾乎達到首周末票房的7倍。這意味著影片必然有超常規的長尾效應出現,而這必然是檔期競爭、口碑等多重內外因素疊加的效果所致。
  在“反常”的背後,我們也應看到一些屬于未來的“正常”在形成,那就是優秀的國産動畫電影所應到達的票房高度,及其所應呈現出的社會動員力與影響力。“動畫不只是給小孩子看的東西”這一認知隨著“大聖歸來”“哪吒”等影片的不斷出現而逐漸成為新的常識。“哪吒”就像釋放了一個被壓抑了許久的皮球一樣,雖然皮球所跳的高度有其偶然性,但中國市場上觀眾的期待日久以及對國産作品的情懷需求,卻為今後一個個皮球的跳起不斷蓄力。中國觀眾永遠準備好了一個大市場,等待著能釋放這種動能的國産佳作的誕生。
  續集電影疲軟或成全球動畫電影亟待攻克的新課題
  2019年暑期檔以“哪吒”的上映為分界點,可以分為前“哪吒”時段和後“哪吒”時段。前“哪吒”時段主要以海外動畫群雄並起為特色。海外動畫暑期檔共獲得了19億元票房,而前“哪吒”時段就收獲了15億多元,而同時期的國産動畫僅獲得1億多元票房。進入後“哪吒”時段則堪稱是“哪吒”一枝獨秀的表演,國産動畫獲得47億元票房,市場佔有率從6.4%一躍升至71.1%。“哪吒”極其搶眼的表現客觀上的確擠壓了其他國産動畫的空間,導致絕大部分暑期檔上映的國産動畫票房均不甚理想。當然,除了“哪吒”的原因外,很多續集電影表現不佳成為這個暑期全球市場的一個共性問題。
  從國內看,《賽爾號大電影7》僅獲得2779萬元票房,與2017年《賽爾號大電影6》的1.08億元票房相距甚遠。《豬豬俠》新作票房3491萬元,距離兩年前的前作也有1000多萬元的差距。《螢火奇兵2》的票房僅有93萬元,還不到前作800萬元票房的八分之一。從國際看,索尼影業的《憤怒的小鳥2》票房遭遇滑鐵盧,首周末北美票房僅為1050萬美元,遠低于前作首周末的3816萬美元。此前上映的華納的《樂高大電影2》和照明娛樂的《愛寵大機密2》也都沒能獲得前作一半的票房。
  目前全球只有迪士尼一家公司的動畫電影續作還在持續強勢表現,《玩具總動員4》和CG版《獅子王》均進入全球票房10億美元俱樂部。觀眾對于原創作品的需求越發旺盛,而對非原創品牌的續集電影逐漸産生審美疲勞。如果這時影片沒有強有力的公司品牌進行支撐,抑或情節哪怕流露出一點千篇一律的跡象,觀眾都會提不起買單的興趣。這一市場新環境與新情態其實給未來全球的續集動畫電影創作提出了不小的新挑戰。
  (作者係中國動漫集團發展研究部主任)
(編輯:賈岩)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