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從《哪吒之魔童降世》看當下中國動畫電影的發展

時間:2019年08月1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 璐
0

 從《哪吒之魔童降世》看當下中國動畫電影的發展,專家表示——動畫電影要立足本土化,放眼全球化

  “動畫電影面臨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定位:給誰看。這個問題可能讓創作者特別糾結,一説就是像迪士尼的動畫片,老少鹹宜,但是我們到目前為止還缺少做好‘合家歡’動畫電影的思路,我們跟年輕人討論動畫電影的時候,他們也很糾結,都想搞‘合家歡’,老少鹹宜,但能不能實現這樣一個目的,不容易。還有一個是年齡段的選擇,很多導演説,如果不能實現‘合家歡’,就針對某一個年齡段,比如説9歲至16歲,或者是9歲以下低齡的孩子,這也是動畫電影發展到今天需要去實際操作和解決的一個問題。”由北京市文聯主辦,北京文藝評論家協會、北京電影家協會承辦的“全球化背景下中國動畫電影發展現狀與趨勢”專題研討會日前在北京市文聯召開。中國影協分黨組成員、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主任饒曙光就當下動畫電影的發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饒曙光表示,動畫電影到底是以什麼來贏得市場、贏得觀眾,市場已經給了我們一些答案。
  國産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自今年7月26日上映,三周以來票房已經突破35億元人民幣,引起廣泛關注。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成功的動畫電影為例,饒曙光、丁亞平、高小立、孫立軍、臧金生、李劍平、陳向東、孫麗艷、凱文·蓋格、楊登雲、劉嫈、沈永亮、張春景、許績堯、杜德久、賈偉、賴洪波等與會專家群策群力,深入交流了當下國內動畫電影發展中的優勢與不足。
  從中國傳統神話題材當中尋找營養
  在饒曙光看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源自其從傳統的題材當中找到了路徑,“包括《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這些影片的成功,更多的是從中國的傳統神話題材當中尋找營養,這是我們的動畫電影創作一個比較有效可實現的路徑模式。”
  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中國動畫電影市場曾出現一大批具有民族文化品格和美學特徵的動畫形象,至今深入人心,“孫悟空”“阿凡提”“哪吒”“三毛”“葫蘆兄弟”“小蝌蚪”“三個和尚”……據相關資料顯示,從東影(東北電影制片廠)時期到1985年底,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共生産美術片275部,有22部獲國內獎項31次,有29部獲國外獎項45次;木偶片《神筆》和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均5次獲獎。“中國美術電影的全盛時期,在創新性、傳統文化再利用、形成共同體美學上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電影市場、動畫市場是非理性的、難預測的,市場化高度發達的今天,動畫電影重回盛景確實不容易。”在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所長丁亞平看來,動畫電影取得成功是一個係統工程,一方面要理性、多維、係統地看,另外一方面要朝內看,無論是內核還是形式,要立足本土,其次還要有全球化的視野。
  讓動畫人物本土化、傳統文化時尚化
  近五六年來,從《大聖歸來》《大魚海棠》到《白蛇:緣起》,再到《哪吒之魔童降世》,有許多人都在思考,中國動畫電影怎麼突然橫空出世了這樣一大批動畫電影人才?在《文藝報》文藝評論部主任高小立看來,這並非偶然。“近20年來,我們培養了大批動畫電影人才,大量高校設有動畫學院,如今這撥動畫人才也到了該出成果的時候。”高小立認為,動畫電影要成功,不單單是技術問題,更是藝術性的、精神層面的問題,“動畫人物要落地要踏實。我也陸續看過一些動畫片,投資很大,但是感覺人物離你太遠,寫的都是太空,拯救地球、拯救人類,這類題材比較多,但是人物形象卻看不出是哪裏的,人物塑造上形象不清晰,缺少了本土化特色。”
  中國動畫研究院院長、北京影協副主席孫立軍自去年重新開始做動畫創作前,已經停滯了5年。他用“很糾結”來形容創作時的狀態,他説,很多人只看到作品成熟時的形態,看到它叫不叫座,卻鮮有人關注作品從初生到成熟的過程。“很多日本動畫創作者,一部作品紅了,可以‘吃’到老,但我們不行。我們許多動畫創作者的境況是非常窘迫的。”在孫立軍看來,當下的動畫電影發展,培養受眾、讓傳統文化時尚化是關鍵點,“時尚化是我們當下必須面對的”。
  增加傳統文化教育力度,組建動畫電影專門團隊
  北京隆馬弘生動畫制作有限公司制片人、導演楊登雲從事動畫創作有30多年時間,她表示,“我們做水墨動畫,要進行傳統文化符號的繼承,但我們5000年文化的傳統所遺留的特別具有中國審美價值的一些東西,存留在一些老人的手裏和心上。想沿襲中國文化符號,必須要做到跟擁有傳統文化的大師和先生産生精神上的共鳴。”
  楊登雲説,自己遇到的困難,更多的是自己在傳統文化上面的積累不夠,沒能與大師們産生共鳴。她呼吁院校、教育機構能夠增加針對傳統文化技術、技藝和基礎知識方面的培養教育工作,在年輕時候就打下基礎。
  迪士尼(中國)有限公司原創內容部原創意副總裁凱文·蓋格在中國生活工作多年,他表示,自己見證了中國動畫新的歷史,中國動畫電影的成功,很重要的是創作者的熱情和堅持的力度。同時,凱文·蓋格建議中國應多組建動畫電影專門的團隊,使電影創作能有更多的包容性和多樣性。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