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芝麻胡同》:京味、醬味、人情味,味味入心

時間:2019年03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 成
0

電視劇《芝麻胡同》劇照

  從《情滿四合院》到《芝麻胡同》這樣一批京味電視劇的連續播出,並持續産生影響,為全國影視創作乃至文藝創作如何打造地域文化係列作品提供了新啟示。”在3月16日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電視劇司主辦,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北京市廣播電視局承辦的電視劇《芝麻胡同》研討會上,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李準如是説。《芝麻胡同》以1947年的北京沁芳居醬菜鋪為背景,講述老板嚴振聲、妻子林翠卿及一心為父親治病的牧春花三人之間相互扶持、風雨共擔的情感故事。

  據新麗傳媒董事長曹華益介紹,《芝麻胡同》不僅在北京地區收視率佔據首位,而且在上海、浙江、江蘇等南方省市的綜合數據也達到了14.07%,可見貼近老百姓生活的電視劇可以突破地域限制。由北京方言、京派文化構成的京味劇,既是對老北京鄉土情感的展現,也是對往昔人與人之間充滿溫情,超越利害得失,交往方式的追憶。《芝麻胡同》能引發觀眾共鳴,體現了構建地域文化自信的成功,進而通過地域文化自信構建整體文化自信。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認為,從電視劇《渴望》《編輯部的故事》到近年來的《正陽門下》《正陽門下小女人》《情滿四合院》,再到《芝麻胡同》,這一係列的作品,趟出了一條帶有京味文化積淀和鮮明的地方特色的電視劇創作之路。

  “《芝麻胡同》有兩大特點,一是京味兒特色,二是現實主義風格”。李準認為,以北京普通人作為全劇的主人公,聚焦北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流,使作品的生活質感大大加強。全劇沒有任何説教,也沒有直接去描寫現實問題和時代的重大主題。但卻能讓人感受到時代的風貌,“比如在該劇開始,北京的中軸線顯現,從景山到正陽門,然後出現國民黨的青天白日旗,還有大街上的各種小吃……摔跤場,然後是穿軍裝的匪盜。幾分鐘之內,北京那個時代,從政治經濟到文化的面貌全都勾勒出來了。”李準説。

  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副會長李京盛對此表示認同,他認為,該劇看起來很平凡,講述老百姓平凡生活的故事。但它不僅僅是一部生活劇,還是一部文化劇。它把中國的傳統文化深深地浸入到作品當中,所以這部劇把中國傳統文化當中與普通老百姓有關的生活方式、生存方式,通過故事映照出來。“這部作品講了一個大院三代人幾個家庭所有的悲歡離合的故事,情理交融、情理相通、通情達理地解決了情和理之間的矛盾。《芝麻胡同》通過這些‘情理矛盾’的故事及解決方法給觀眾講述了文化的作用和力量,文化的悠長和自身的不足。這是一部生活韻味悠長的劇。”

  對于京味兒現實主義的藝術手段,中國視協理論研究處主任趙彤總結道:“胡同是家庭倫理劇和時代變遷劇的主要場所。在胡同裏選擇一個場所,特別是通過店鋪來展開左鄰右舍、過客來賓的關係和糾葛,展現地道的北京人在事態變化、事世變化中的做派,這是北京影視作品長期以來的做法,甚至近年來逐漸放大。由‘胡同+店面+住所’構成的敘事空間,其中胡同對應的是社會人來人往,各色信息可以交流。店面對應的是營生,立身之本。四合院對應的是人民群眾,這就是一個貫通的政治經濟文化的復合結構。”

  《芝麻胡同》的表演也可圈可點,尤其是演員表現老北京人的做派的細節呈現。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編輯部主任李躍森認為:“《芝麻胡同》對建築、飲食、風俗、語言等等方面的呈現,通過北京人的文化性格串聯起來。俗話説‘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芝麻胡同》主要講水土和人的關係。幾個演員的表演非常出色,特別是劉蓓,最後一集她‘心理在流淚,臉上卻帶著笑容’的表演很出色。而且這部劇一反年代劇的大團圓結局,值得肯定。”

  《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袁新文總結道:“京味、醬味、人情味合在一起,就是《芝麻胡同》的韻味。”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