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我真是跟你們結下了一輩子的緣分”

時間:2019年03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0

中國劇協梅花獎藝術團香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開幕季演出,京劇表演藝術家裴艷玲帶病登臺——

“我真是跟你們結下了一輩子的緣分”

  3月14日,中國劇協梅花獎藝術團為香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開幕季奉獻的首場演出,是京劇折子戲專場。

  晚上十點左右,最後一個節目——京劇表演藝術家裴艷玲的《林衝夜奔》即將登場,演出突然臨時中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來到舞臺上,報告一個令人喜憂參半的消息。

  “裴艷玲先生一個多月前動了一次大手術。”臺下發出了一陣驚呼。

  “她目前還在康復當中。”茹國烈説,“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們已經準備好換掉她的節目,可是兩個多星期以前,她打電話通知我們,她的康復很順利,她要來香港演出。”臺下靜了片刻,繼而,掌聲雷動。

  “裴先生非常愛香港,她很懷念香港的觀眾。”茹國烈的話沒有説完,臺下又響起了掌聲。

  “裴先生跟西九戲曲中心淵源很深,2013年,她已經過來和我們分享講座,2014年,我們舉辦‘西九大戲棚’,她也來奉獻了演出。那時她和我們約定,戲曲中心正式開幕時,她還要來,這些年她常常對我説,你們的戲曲中心建好沒有,開幕時我要來演出。”茹國烈説,裴先生今天的演出以唱為主,因為她動不了。

  觀眾中開始響起持續的掌聲、歡呼,直到裴艷玲登臺。裴艷玲在舞臺上立如松柏,一身的清勁、灑脫,全然看不出剛動過手術的樣子。她笑著説:“人們都説林衝夜奔要載歌載舞,在特殊的情況下,只能歌不能舞,這也算一個創舉吧。”臺下也笑了,有人叫好。

  鑼鼓響,裴艷玲開腔,從“實指望封侯也那萬裏班超”起,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排下來。

  她在後臺曾和工作人員交待:“給我一個手持麥,我假裝拿著,做個煙霧彈,其實是這半邊身子不能動,不拿麥就露餡兒了。”唱到“鬢發焦灼、行李蕭條”,她就把説好的“只能歌不能舞”全忘了。運手、踢腿、圓場,一樣樣毫不含糊。臺下一面熱烈地鼓掌、叫好,一面為她捏著一把汗。

  唱了《折桂令》,又唱《雁兒落帶得勝令》,唱一段,觀眾鼓一陣掌。兩支曲牌唱完,裴艷玲不緊不慢,和觀眾拉起了家常。裴艷玲説:“其實我很不滿意我自己,又無可奈何。香港啊香港,我真的喜歡這個地方,我真是跟你們結下了一輩子的緣分。”她説:“從1985年,在新光戲院,我踏入了香港,香港的劇場,沙田、屯門等等我都唱過了,只有這個舞臺是第一次。”

  話語幾次被掌聲打斷,觀眾有的在笑,有的在擦眼淚。裴艷玲説:“我以為我會在手術室那個白色世界裏做一個了斷,誰知道他們不要我,又把我打發回來。這座戲曲中心,我如果不喊上兩嗓子,好像我的人生還不圓滿吧。”

  裴艷玲説:“我愛香港。不要哭。”觀眾意猶未盡,裴艷玲又唱了一小段《響九霄》。

  1985年,香港還沒有回歸祖國,裴艷玲作為內地藝術家代表,參加香港首屆中國戲劇節開幕式,從此和香港結下了不解之緣。往後,她年年來香港,來了多少次都記不清了,認識了很多“香港仔”,收了很多香港徒弟。裴艷玲因身體不適,不登臺時,話就很少,想問問她和香港的緣分,她就只説了一句:“故事長了。我也沒想到。”

  演出開始前,西九戲曲中心演員小善在化粧間外徘徊了許久,她就曾是裴艷玲的一名香港弟子。小善説,她愛戲,十歲就當了粵劇票友,十六歲那年,機緣巧合遇到裴先生,中學沒有讀到畢業,就跟著先生赴新加坡學戲,雖然只有兩年,但在她的人生中,那是收獲頗豐的兩年。“她和她的先生一起教我,我的行當是武小生,她教了我京劇《穆柯寨》《小上墳》,那兩年學到的太多了,我把所有壞習慣都改掉了,現在感受依然很深。”

  裴艷玲一見小善,就叫“小宗保”,問她的近況,又問“小寶釧”怎麼樣,還風趣地學她的香港普通話,説:“拍個叫(照)。”小善告訴裴艷玲,自己從新加坡回國後,考上了香港演藝學院,獲得了大專文憑,如今是茶館新星劇團的演員。當晚,她興奮地發了一條朋友圈,寫道:七年不見,還認得我啊!

  香港觀眾度過了一個笑與淚的夜晚。今年1月正式開幕的西九戲曲中心,記住了演出結束時,長達三分鐘的掌聲、歡呼聲。裴艷玲的那段《響九霄》金聲玉振,猶在耳畔,她唱道:“戲是我的天,戲是我的魂,戲是我的夢,戲是我的根,日出月落唱不盡,笑看這世間風雲。”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