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內地電影觀眾正在逐漸形成一種力量

時間:2019年03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馬李文博
0
內地電影觀眾正在逐漸形成一種力量
——專訪全國人大代表、香港電影發展局主席馬逢國
  香港電影是中國電影的一顆明珠,在這個受多元歷史文化影響的地方,電影始終是社會文化的重要表達形式。隨著內地電影市場迅猛發展,許多香港電影主創人員來到內地工作,但香港本地卻出現人才斷層,甚至一度出現過全年制作影片僅十余部的局面。如今香港電影有了復蘇之勢,但一些內地香港合拍片卻難以在內地與香港同時收獲好評,這種情形會否改變?香港電影重現生機的基因密碼是什麼?應如何看待香港電影的現狀與發展方向?帶著這些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全國人大代表、香港電影發展局主席馬逢國。
  記者:您怎麼看香港“本土電影”這個概念,您覺得這是不是一種市場策略?
  馬逢國: “本土電影”從字面上來説是在香港制作,題材是關于香港的,由香港的主創人員來策劃的電影。但其實任何時候香港電影都是多元化的。總體來説,隨著中國電影的發展,中國電影裏面應該包含很多不同的內容,有各種各樣的題材,有科幻有寫實有言情,沒有一種固定的本土電影概念。而香港作為很獨特的一個地方,它出産的電影有很強的特色。我認為香港電影逐漸會發展成為中國電影中很有地方特色的一種類型電影,所以應該是這樣來理解香港電影。不應該把“本土電影”這個概念類型化。
  而很有地方特色的意思是,電影體現了香港人思維的方法和講故事的方法。你可以講一個歷史故事,也可以講一個科幻題材,但是它是來自香港的獨特的觀察。因為文化背景不同,同一個題材就有不同的演繹方式,並且這個觀點和角度是可以給別人分享的,哪裏的觀眾都應該可以接受。所以我覺得説故事的方法是一個主要的區別。就好像我們以前有嶺南文化、嶺南畫派,採納國畫的基本功,也融入西方的一些畫風、畫法、色彩,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格,這就很好。不是説題材就只能拍香港人的生活或者發生在香港的故事,我覺得過分強調這些反而是限制自身的發展。對香港電影來説,本身是一個風險很大的投資活動,你可能拍一個小題材,但是如果你過分強調某個概念,局限于香港市場,還是有一定的虧損風險的。一部電影不可能靠單一市場回收成本。
  記者:香港文化市場的特點是什麼?香港的觀眾有什麼特點?
  馬逢國:香港的文化市場適應性很強,變化很快,探索能力很強,它會很快就摸到一個新的空間,找到新的定位,所以新的潮流很快就會起來。香港觀眾反應也很敏捷,所以不會有既定的喜歡或不喜歡的類型。
  記者:這説明觀眾最終還是會追隨創意?
  馬逢國:觀眾不斷在變,創作也要不斷創新。要創新的時候,第一不要走得太前了,第二也不能落後于觀眾,必須要緊貼市場。觀眾的脈搏轉變得很快,現在是數字化社會,必須要很緊密地觀測掌握市場的脈搏。
  不只是創作會不斷創新,還有宣發的布置部署也會隨時變化。就拿《流浪地球》來説,它本來不打算在香港上映,後來內地票房好,香港有很多觀眾説想看這個片子,倒逼了香港院線發行人跑去找影片制片人,説服了他們,把片子弄到香港來放,我相信票房也會好。所以這裏面沒有一個什麼行什麼不行的規律,片子本身以及推銷的方法策略互為影響。文化創意産業就有創新的特點,你可能創新發行的形式、創新放映的方法、創新宣傳的手段,同樣的産品也可以有不同的效果。
  記者:您怎麼看《流浪地球》的成功?
  馬逢國:這樣的電影需要很大的投入,説明我們在制作上調動資金和資源的能力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所以我們才可以應用很多最新的電影制作技巧和技術,這也是它能成功的一個保障。所以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探索。
  記者:有些內地香港合拍片在香港上映之後為什麼水土不服?包括一些原本很受香港觀眾歡迎的電影導演的作品。香港觀眾是不是覺得他們的風格改變得比較多?
  馬逢國:合拍片完全是一種市場導向的類型創作。主要看電影制作人想鎖定哪個市場為目標,想滿足哪個市場的觀眾。如果你投資的電影是瞄準了近14億人的市場,就不可能把內容過度集中去瞄準鎖定一個700萬人的市場。制作人在實際的操作上會傾向于掌握某一個市場來做最重要的票房基礎,所以必然有優先次序。哪怕是在內地,由于文化背景等因素,南方市場可能跟北方市場的取向也不一定完全一樣。另外,影片拍攝出來以後,宣傳推廣營銷沒有針對香港的觀眾來重新制定再包裝再推廣的策略,可能導致一些影片票房不太理想,但是也有例外的情況。
  記者:由于內地電影人才不斷進步,可能不像之前能提供那麼多工作的機會,香港新電影人想在內地市場成功需要具備什麼素質?
  馬逢國:新導演會有一個傾向,就是針對比較熟悉、好掌握的香港市場來進行創作,但是這樣就不可能獲得很大的投資了。
  上世紀90年代內地市場還不很成熟的時候,香港電影作為一種很新的類型、市場化的作品,比較容易掌握內地的觀眾。但是內地的觀眾、內地的市場成長得很快,所以慢慢也形成了自己市場的一種氛圍、一種傾向,內地觀眾的需求也慢慢形成了一種力量。所以今天的香港電影人若想兩邊都能夠兼顧,起碼要多到內地看看,找到那些能掌握市場的創作人員。
  記者:有一些內地電影追求“港味” ,重新包裝一些以前港片的元素,包括一些俗的東西,您怎麼看這種情況?
  馬逢國:我希望電影能夠對社會發揮一些正面的影響,對我們社會的價值觀都能夠有所提升,這是作為電影人的社會責任。有些人模倣以前香港成功的經驗,也是希望降低風險、降低成本。
  我覺得電影用什麼元素不重要,雖然從投資的角度會投一個目標的觀眾群,關鍵是創作者是否追求讓最多的觀眾都能夠産生共鳴,不管是誰看了都覺得有收獲,自然會影響更多人來看。所以也不一定是大片才能賣座,小片如果能感動人也可以是一部市場很成功的作品。通俗不代表沒有內涵,所以也不應該把它過分地歸類。
  記者:此前無論從數量還是票房來看,內地香港合拍片在合拍片中有相當大的比重,比如2016年全年票房前十的電影中,其中5部出自香港導演之手,但未來和國外合拍的電影所佔比重會越來越大。
  馬逢國:現在內地市場越來越發達,所以不管是哪裏的制作人,都會通過合拍或者到中國來拍電影,希望能掌握好這個市場。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發展,投資越來越大,風險也越來越大,自然吸引一些外面的投資,不同地方的電影人都想染指這個市場,所以他們來尋求合作,來分攤制作電影的風險,分享市場的紅利。中國電影成熟以後,應該是跟方方面面都可以進行合作的。指向內地市場的制作投資越來越大,得到市場的反應越來越好,我認為這是一個健康的發展趨勢。不過最重要的是,如果想掌握好中國的市場,就必須要掌握中國觀眾的口味,採納中國觀眾的價值觀。
  記者:您曾經監制《秋菊打官司》 ,這些年國際上看待中國電影有什麼變化,您對中國電影的海外發行有什麼建議?
  馬逢國:以前外國觀眾在中國電影裏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很有趣的生活方式就滿足了。但現在他們也想深入一點了解中國人怎麼想,思想生活是怎麼樣的,特別是有關中國為什麼在過去的三四十年那麼成功。但是我們的電影人對于要説好這個故事,我認為還沒做到位。我覺得通過合作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應該雇傭一些外國的主創人員來幫我們拍好中國的題材,因為他們掌握説故事給外國人聽的手法。中國電影想打開海外市場,需要一個過程。當然還有一些人為的障礙,比如説外國的電影院網絡有一種壟斷性,特別是文化市場,要進去還得要費點心思。
  記者:您覺得當下香港電影業發展的契機是什麼?
  馬逢國:我覺得現在香港年輕人還是充滿創意的,他們有創新的動力。由于前一個階段的香港電影不景氣,所以在香港制作電影成本比內地低得多,它可以承擔的風險更大,因此可以嘗試很多不同的類型,我期待新的創意可以發揮出來。香港電影發展局也有一係列舉措扶持年輕電影人拍攝並推介他們的作品。所以情況都是互為影響的,新的創意嘗試成功,有了信心之後又敢冒更大的風險了,到內地來嘗試,或者內地的投資者、制作人看到這些人有條件、有創意,價格也不高,可能又促成他們新一輪的合作。根據最近我們掌握的數字,同一時間在香港開拍的電影,在過去十年來説是創記錄的多,同時拍攝的影片有好幾十部,但都是中小型的制作,前一陣同一時間可能十部都不到,説明情況在變化。
  香港電影曾經快、新、勁,熟悉國際規則,在世界上能跑得很遠,但隨著資訊的發達,目前內地和香港唯一有差距的就是講故事的方法,這是文化差異的問題,內地電影人還不能讓外國觀眾很容易地接受他們的電影,香港的主創人員相對來説更容易理解外國觀眾。
  香港有作為電影項目投融資市場的優勢。對于如何更規范地投資電影,香港可能具備的條件比內地更好一點,它成熟的市場運作可以把市場的資金調集到電影行業。電影畢竟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市場的資金不一定很容易投放到這裏,因為不少內地電影人不懂得行業的風險,但香港有這樣的一個優勢,比較熟悉市場資金運作,也有一定的電影制作經驗,還有信用程度也相對完善,所以可以發揮一定的功能,把市場的資金跟主創的團隊結合起來。
  記者:電影行業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格局下的發展前景如何?
  馬逢國:第一是制作條件提升。在大灣區如果能發展出起到支撐制作作用的影視基地,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香港本身空間有限,基本上沒有好的制作基地。另外就是大灣區有足夠多的景點可以拍攝外景,而且一小時的生活圈,人可以在香港居住,然後跑去拍外景。第二個是市場的擴大。由于大灣區跟香港的語言溝通比較方便,那種小片子就不再只是瞄準700萬人的市場了,粵語片市場如果能開放,可以照顧到五六千萬人的市場,對電影投資來説就可以冒更大的風險、有更好的考量。第三個就是人才的培養,編導演都可以流通互補了,甚至後期制作人員都可以調動來進行優勢互補。
  記者:您覺得目前內地電影市場有什麼特點?
  馬逢國:我覺得內地市場目前沒有很精細的分類,電影院都是放類型化的電影。在外國比較成熟的市場,有各種類型的電影院線,比如外國大學本身是一個很成熟的放映係統,你在那裏可以看一些探索性很強的電影。但是我認為中國有那麼多的人口、那麼大的市場,完全有條件開拓精細風格的空間,一些不同類型的片子都能找到好的歸屬。
  另外目前觀眾是很被動地接受,只能用一個很簡單的手段來對電影作出反應,就是喜歡就看,不喜歡就不看。並且一被動員、片方一炒作,觀眾往往馬上就去電影院了。外國成熟的觀眾對電影形成了一種依賴,就會形成一種聲音,例如我想看什麼片子,我希望拍什麼片子。所以我覺得內地在電影評論層面可以有更多的探索空間。對制片人來説,不要單純靠傳統的方法來推銷電影,更要通過其他的方法來更好地進行引導,當然也需要政府來引導觀眾。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