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主流價值電影的新提高

時間:2019年02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路 侃
0

《中國合夥人2》海報

《春天的馬拉松》海報

《照相師》海報

《閩寧鎮》海報

《大路朝天》海報

  這幾部主題性影片在表現主流價值與藝術的創造中都能取得觀眾共鳴。它們反映出的共同特點,首先是這些創作體現出藝術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文化自覺。贏得共鳴的影片都立足于寫普通勞動者,都在寫人的命運上有獨到之處,都表現出藝術家對影片人物的深刻體會與情感。重在寫人的內心、精神,而不是羅列故事,是一條合乎藝術規律的經驗。

  繼《十八洞村》以後,2018年又收獲了一批表現現實重大主題和主流精神價值的電影新作,産生了《照相師》《大路朝天》《閩寧鎮》《中國合夥人2》《天渠》《春天的馬拉松》等一批向改革開放40年致敬的主題性電影,其中有不少是情懷加藝術的好作品,呈現出新的藝術提高。

  《照相師》是一部藝術激情、鮮活地氣和表演傾心疊加形成的主流價值好作品,表現了改革開放洪流背景下三代深圳人勇于開拓創造美好生活的激情與奮鬥,可稱是藝術化的深圳特區史。影片充滿對改革開放的強烈擁護感情,對深圳建設發展的熱愛感情,以及深圳人的幸福與自豪感。影片敘事將紀實與虛構結合,重大歷史與日常生活相互融匯,宏大精神寓于平凡勞動。其中2萬基建工程兵集體轉業加入深圳建設大軍的浩蕩場面,1993年夏全國百萬人在深圳搶購股票售賣單的洶涌人潮、外地打工者露宿街頭被老攝影師收留的細節,都典型而震撼,概括又具體地表現出深圳40年的偉大歷史變革,更突出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用勤奮、才智、心血、情感勇敢追求財富和創造新世界的普通勞動者形象。攝影師父親、兒子和兒媳成為令人印象深刻、最具性格的人物。謝鋼塑造的老攝影師蔡祥仁最為突出和成功,將教子正派、勇于創業、開明厚道、家國情懷、祖孫情感演繹得血脈生動,顯示了更加成熟的表演才華。情感充沛是影片一大特點,多處形成情感沸點。影片頭尾都是暴風雨場面,開始于1978年8月的一個夜晚,狂風暴雨中,寶安發生群體逃港事件,大量人群在暴風雨的海水中拼命掙扎,場面震撼。結尾的2018年8月,深圳已是一片現代化大都市,又是一場暴雨,中風後的蔡仁祥與兒子頑強登上梧桐山,懷念幾十年前逃港溺海的亡妻。雨過天晴,面對紅霞滿天下的新深圳,老攝影師心潮澎湃,不停按下快門,影片在人物的情感高潮中結束。連續不斷的戲劇性也是影片的一大特點,父親與兒子、兒子與媳婦、二代與三代、事業與家庭,戲劇衝突不斷,增強了故事性,也從多側面反映出深圳40年中政治、經濟、社會文明道德的發展。媳婦出走部分雖有過于戲劇性的情節暗示,但整體充滿歷史感與生活真實,因而能夠贏得觀眾共鳴。

  《大路朝天》是繼《十八洞村》之後,主流價值電影創作的又一次進步。影片聚焦長期在山川野外工作的路橋建設者,內容涉及國家交通命脈、百年大計,但影片毫無空洞説教或枯燥生産場面,而是緊緊圍繞建設者的命運展開,巧妙設計了兩個建設者的曲折人生,祖輩經歷的艱苦築路歷史,由此強烈地展現了築路人在經歷種種自然與人生的艱難中,為路橋建設奉獻一生的偉大貢獻,同時也給一個工業題材影片構造了充滿懸念的曲折故事。影片開始不久就進入了略帶緊張感的紀委調查場面,大橋工程指揮長唐真紅被停職審查了。由此又展開將唐真紅從小帶大的特殊人物——退休職工江雪花的故事。江雪花18歲當了築路隊衛生員,與唐真紅生父一見鐘情,卻因出身不好不敢結合,因此終身未嫁,但她一生工作在築路工地不離不棄,退休後聽到唐真紅被不公審查仍然焦急奔走,跨越幾十年不説話的心理打電話找唐父,帶著一生積蓄要為唐真紅解釋,一個老職工的樸素深情躍然銀幕上,展現出人物一生的辛酸,貢獻一輩子,仍然要奉獻一切。當真相大白,唐真紅恢復工作,江雪花和唐父在五十年後終于牽起手。人物的大跨度變化,從形象到心理刻畫得逼真又入情入理,顯示出文學與表演俱佳的功力。其中多次出現一個“北京酥糖”的細節,困難時期,它是工人孩子的歡樂;唐真紅上大學後,它是寄給父親的心意,又是唐父悄悄惦念江雪花的表達;唐真紅恢復名譽後,它又是江婆婆的高興慶祝。小小酥糖生動表現了三代築路人的艱苦、歡樂、幸福、情感和巨大的歷史內涵。影片也因此進一步表現出宏大與樸實、與具體生活結合的特點。白微扮演的劇中敘述者對大學生説得明確:路橋人要對接的首先是“活路”,有工作、有生活,才有貢獻。影片結尾還有一個巧妙的“重復”:新竣工的大橋上,大學生問新來的女生叫什麼,一臉陽光的女孩説:“江雪花。”竟然和江婆婆同名!大學生恍如穿越之感,似見命運的巧合,但兩個年輕人面對的早已今非昔比,他們面向的是現代化和嶄新的建設與生活。

  《閩寧鎮》描寫精準扶貧中寧夏西海固一個村莊的巨大變化,一個瀕臨毀滅的貧困村發展為黃河岸邊新興鄉鎮的傳奇,從中凸現了國家制度的優越、現代化大工業的力量、扶貧幹部的滿腔熱血和農民們的自強不息。影片也著力于人的刻畫,特別是貧困農民在國家扶貧政策的帶動下,精神世界和眼界的巨大變化,從資源枯竭、世代封閉造成的貧窮落後走向精神開闊,用自己的雙手“換了人間”。影片用高度寫實描寫了西海固農民過去生活的艱辛,為改變命運從疑慮到堅定實幹的步步轉變。環境惡劣與人的勇敢堅強,狂風下的窩內夜不能寐也不退回老路,農民勤勞的雙手與現代大機器工業、科技生産的巨大改變力,農民的覺醒實幹和福建對口扶貧幹部、工人的傾心幫助與心血,都形成對照式的強烈衝擊力和藝術感染力。

  這幾部主題性影片在表現主流價值與藝術的創造中都能獲得觀眾共鳴。它們反映出的共同特點,首先是這些創作體現出藝術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文化自覺。贏得共鳴的影片都立足于寫普通勞動者,都在寫人的命運上有獨到之處,都表現出藝術家對影片人物的深刻體會與情感。重在寫人的內心、精神,而不是羅列故事,是一條合乎藝術規律的經驗。同時,這些影片沒有大制作,但表現出最大的藝術用功。特別是主要演員的出色發揮,如謝鋼在《照相師》中飾照相師,陳瑾在《大路朝天》中飾江雪花,《閩寧鎮》中姬他飾二黑,曹馨月飾余紅妹,都表現出高度融合的角色化、個性化,為影片增色不少。作為工業題材電影,《大路朝天》的影像構圖還把單調的工程建設轉化為現代大工業的力量之美、工業與自然結合之美、計算機構圖之美。其中的交響配樂不斷出現肖斯塔科維奇式的現代風格,緊張、疾速、不和諧,與重工業畫面和人物命運的多種走向構成一體,增強了畫面的表現力和現代感。用心用情用功,按照藝術的規律和要求創作,是這些影片成功的關鍵。

  (作者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