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別讓“佩奇”過不了大年

時間:2019年02月1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宋 磊
0

別讓“佩奇”過不了大年

——動畫電影《小豬佩奇過大年》的失敗啟示


動畫電影《小豬佩奇過大年》劇照

  動畫電影《小豬佩奇過大年》今年春節的中國上映可説是萬眾期待,此前不知有多少中國孩子已經快把好幾季《小豬佩奇》動畫片的臺詞都背了下來,也不知有多少中國家長陪伴孩子看了全部的動畫片,更不知有多少中國廠商在根本不知道為什麼“佩奇”能這麼火的情況下,拿了這部影片的授權,想要在其衍生産品上大賺一筆。筆者也很期待這樣一部以學齡前兒童為目標群體的動畫電影如何在大銀幕上表現,因為在電視或者手機上播放的5分鐘一集的《小豬佩奇》和通過大銀幕放映的《小豬佩奇過大年》還是有很大差別。

  眾所周知,年齡越小的孩子,注意力持續的時間越短,這就是為什麼動畫片《小豬佩奇》是5分鐘一集的原因。而一部電影至少要有80分鐘,它怎麼吸引學齡前的小孩子全程去關注?它將怎樣講述一個故事呢?這其實是影片從技術層面最大的看點,也是它可能帶給中國動畫從業者的最大啟示。

  但是,當筆者走進影院看完影片,還是感到不小的失落。這種用真人劇情串聯起若幹同樣是5分鐘動畫片的做法,顯得非常簡陋。開頭大段的真人表演簡直讓人懷疑是不是進錯了影廳,中間的真人劇情串場跳出感強烈。説句玩笑話,原來影片是靠真人演出時的休息狀態來讓小孩子保持對動畫部分的專注力。

  其實,2017年《小豬佩奇》在英國就推出過一部72分鐘的動畫電影。當時就是採用真人和小豬佩奇的人偶一起來串場的方式,不過效果並不好。很多觀影的家長都不買賬,認為這是一部“懶惰的”“令人反胃的”片子。觀眾所詬病的主要就是兩點:一是真人部分代入感實在太弱,二是影片的互動性並沒有其此前宣傳的那麼強。

  在明知2017年“測試”失敗的基礎上,2019年仍要繼續在中國市場推出同樣類型影片的做法,實在有損于“小豬佩奇”這個優質兒童品牌。在中國上映的這部動畫電影,甚至把英國那部電影中真人部分唯一的童趣感擔當——小豬佩奇人偶——去掉了,全部換成了真人。雖然這個真人家庭中同樣是兩個小孩,同樣是姐姐與弟弟的組合,但兩個可能是隱喻佩奇與喬治的姐弟絕對無法替代小孩子心目中真正的佩奇與喬治。

  影片中,動畫的部分可以用“更加懶惰”來形容,因為它們絕大部分都是此前播出過的劇集。要知道,英國的那版電影插播的動畫內容是當時還沒有播出過的劇集。而這部影片中,只有最後一個動畫故事“中國春節”是新創作的。雖然這段5分鐘的小動畫很不錯,延續了此前《小豬佩奇》慣例式的快節奏、慣例式的三個知識點、慣例式的色彩及語言風格,還加入了不少中國元素,但5分鐘和80分鐘相比還是讓觀眾在心底發出呼喊:影片有誠意的部分真是太少了。

  影片中時常來一段真人唱歌,邊唱邊演。看似很高檔,實則很低級。迪士尼動畫片的百老匯模式是讓動畫中的人物唱唱跳跳,充滿想象力,是一種視覺和心靈的雙重陶冶。而該片讓真人唱唱跳跳完全就是本末倒置,影片想讓鶯歌燕舞的百老匯觀感成為彌補動畫性缺失的一種手段,想靠這些歌曲來持續吸引小孩子的注意,事實上這種伎倆很難得逞。

  影片在劇情上最大的敗筆是,把夫妻雙方父母匯聚到一起過年,卻調侃了婆婆與岳母之間的矛盾。這讓喜歡和重視“團圓”的中國觀眾很難接受。為什麼在一部春節期間上映的動畫電影中,要刻意地去描寫夫妻兩家之間的微妙不和呢?家庭中有那麼多美好的、和諧的事情不去描寫,非要在這個點上去揮毫潑墨,這一點並不幽默。

  所以,《小豬佩奇過大年》可以被認定為是一部失敗的動畫電影了。相比影片上映之前《啥是佩奇》這樣一部宣傳片在網絡上的熱炒,影片本身並不令人滿意,説明只有品牌沒有質量的影片終究是無法糊弄市場和騙取觀眾的。當然,這部電影雖然沒有給予筆者對“低幼動畫如何拍成好的電影”這一問題以解答,但它還是能給中國動畫電影從業者帶來一些“反面教材”般的啟示:一是主人公必須是小孩子想看的人物,如果《小豬佩奇過大年》的主人公變成小豬佩奇,哪怕是人偶的小豬佩奇,效果也會比不知所雲的兩個真人小孩要好很多;二是要突出動畫的本體,小孩子或許在理論上分不清什麼是真人影片、什麼是動畫,但是在觀感上絕對是分得清的,他們走進電影院主要還是期待進入動畫所特有的那種想象出的空間。所以,即使要做真人串聯動畫的劇情,也請以動畫劇情為主、真人劇情為輔,如果説個定量標準的話,動畫至少要佔整部影片80%的時間以上才行。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