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電影《流浪地球》:“末世”中的“創世”之旅

時間:2019年02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夏立夫
0

電影《流浪地球》劇照

  電影《流浪地球》作為今年春節檔的“黑馬”,在大年初四完成票房逆襲,登頂春節檔票房榜首,被譽為“中國第一部硬科幻”,承載著無數中國人對本土科幻的期望,也代表著中國科幻電影正式揚帆起航。

  1902年,法國導演喬治·梅裏愛執導的世界上第一部科幻電影《月球旅行記》問世之後,以好萊塢為首的西方電影工業生産了大量科幻電影的經典之作,比如《大都會》《2001:太空漫遊》《星球大戰》《銀翼殺手》以及近年的《黑客帝國》係列、《阿凡達》係列、《盜夢空間》《星際穿越》等影片,是科幻電影史上一個又一個裏程碑,也是無數熱愛科幻的中國人的啟蒙之作。可以説中國觀眾對科幻電影的審美,是完全建立在好萊塢式科幻電影之上的。多年來,中國科幻電影一直缺乏標桿性的作品,科幻文學的發展相對西方也起步較晚。在此前提之下,如何打造中國的科幻電影,如何在電影中體現有別于西方文化的中國文化內核,成為了重中之重。

  《流浪地球》改編自憑借《三體》榮獲雨果獎的劉慈欣的同名小説,為電影提供了扎實的文本基礎。在西方科幻以“缸中之腦”思想實驗為想象依據討論“後人類”的時代,人類的身體亦作為一種“外物”可被隨意替換或舍棄。由此,“逃跑也要帶著地球”的故事創意本身,即凸顯著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攜帶著中華民族溶于血液中的對土地、家園的深厚情感。地球不僅僅是物質層面的“家”,亦是情感的寄托,是“念舊”的一種體現。代表著未來科技的行星發動機、空間站,亦是一種“喜新”。電影所呈現的,正是在科技不斷發展之下,這種“喜新”與“念舊”相互糾纏的中國式情感。

  影片中的“流浪地球”計劃是將地球改造成一艘巨大的“宇宙飛船”,逃離即將毀滅的太陽係飛往新家園的故事,是一次“末世”中的“創世”之旅。同樣,影片中由木星引力導致地球偏離預設軌道,即將進入木星的“洛希極限”,到最終成功點燃木星氣體,地球脫離危險,亦是一場在“末世”中的“創世”之舉。與好萊塢傳統的英雄主義不同的是,這一場絕望之中不放棄希望的拯救行動,是屬于中國式的拯救。雖然最終由吳京飾演的劉培強駕駛著空間站完成了點燃木星的任務,並將影片推向情感的高潮,然而空間站的俄羅斯宇航員以及地面上由世界各國共計150萬人組成的救援隊,同樣在拯救過程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嚴格意義上講,影片並不是講述了中國人拯救世界的故事,而是無數普通人在中國式集體主義的共同努力之下,通過不同程度上的自我犧牲,完成了“拯救地球”的壯舉。另一層面上,從“剎車時代”到“新太陽時代”,整體歷時約2500年。因此,在“流浪地球”計劃開啟的那一刻,即意味著用100代人的“流浪”,換取人類文明延續的希望。

  在建構人物的情感關係方面,導演郭帆選擇了中國式不予言表的父子親情。劉啟因為兒時父親“舍棄”病危的母親,將僅有的兩個進入地下城名額留給自己及姥爺的決定,內心産生與父親的隔閡。敘事層面上,影片對于人物成長階段缺乏父愛、渴望父愛的心理建構稍顯不足,缺乏父子隔閡的鋪墊,以至于劉培強犧牲時,在消除父子隔閡的內在層面體現不夠深入。值得肯定的是,中國式的父子親情在一定程度上喚起了觀眾的情感共鳴。如同上文提到,中國觀眾對科幻電影的認知始終處于好萊塢的范式之中,因此《流浪地球》在其中國式情感的內核之外,通過北京和上海等地標性建築、“過年”的“福”字、北京交通委的提醒、劉啟和韓朵朵紅色的工裝式“宇航服”、接地氣的麻將和“串”店等中國元素,與觀眾不時地建立情感上的勾連,彰顯著電影“中國制造”的標簽。

  影片的特效獲得了普遍好評,雖然與世界頂級水準仍有差距,然而在特效的運用上盡顯巧妙。相比好萊塢炫技般的特效轟炸,《流浪地球》的視效更多為渲染宏大的世界觀服務。開場不久對行星發動機的“一鏡到底”,鏡頭的快速移動從宏觀視角上彰顯出鋼鐵機械的宏偉,同時規避了特效在微觀層面上一些細節的不足。值得自豪的是,影片中75%的特效由本土團隊完成,也為本土視效團隊提供了制作世界級科幻電影的寶貴經驗。

  郭帆在一次採訪中表示,中國科幻面臨艱難的第一步,因此主創團隊花費了大量時間將影片中涉及的科學概念,“翻譯”成淺顯易懂的戲劇化表現形式,只留下了無法去除的“洛希極限”。這一切只為降低影片的科學門檻,提高受眾對科幻的接受程度,讓中國科幻先“活下來”。由此可以得知,影片中一些細節上的不足,是導演在客觀合理性與戲劇性之間進行取舍的根本邏輯所致。然而,相對于國內市場其他類型電影的制作速度,《流浪地球》主創團隊在沒有成功案例可借鑒、復制的前提下,用了4年時間打造本土科幻,值得肯定。

  科幻電影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其中包含了對受眾科學的普及、電影技術的水平,以及科學的尖端水平等等。源于國內電影工業化普及的滯後等因素,中國科幻電影一直缺少一部標志性的作品。盡管《流浪地球》尚存在一些不足,但其所象徵的價值意義毋庸置疑。甚至毫不誇張地説,《流浪地球》代表著中國科幻電影已經走上了一個歷史性新臺階。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