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冥王星時刻》:獨屬于自己的時刻

時間:2019年02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孫 玥
0

電影《冥王星時刻》劇照

  章明導演以其獨特的影像氣質和風格化的敘述表達被譽為“中國的安東尼奧尼”,其新作《冥王星時刻》由他與龔竽溪共同編劇,愛奇藝影業(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維格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永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共同出品。這部影片與此前章明導演的三部影片都將目光聚焦于重慶、湖北地區。該片2018年5月16日在戛納電影節首映,獲得第71屆戛納電影節導演雙周單元提名,並在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上獲得首映單元最受歡迎的影片提名,並于近日國內公映。

  影片講述了導演王準、制片人丁宏敏、演員白金鉑、攝像師度春為了拍攝《黑暗傳》,在向導老羅的帶領下,進入神農架採風的過程。影片以採風組進入農村伊始,以從大山中走出,見到城市的燈光為止。在鄉村及深山中行走,尋找聆聽《黑暗傳》的機會是影片的內容,“尋找”因而成為影片主題。

  關于尋找有四個層次,第一層是尋找《黑暗傳》,這是影片表層的主題。第二層是劇本寫作遇到瓶頸,王準希望通過此行找到靈感。第三層是採風組迷路被困深山,尋找出路。第四層是路的象徵意義,王準與高麗分居,丁宏敏拉不到讚助,度春懷了孕,小白希望成為新戲的演員,老羅遲暮,允諾與現實不相匹配。影片中的每個人物都面臨內心困境,他們既是在尋找走出深山的具體出路,也是在尋找擺脫僵滯生活狀態的出路。影片借人物之口道出了片名《冥王星時刻》的隱喻意義,這個時刻就像人生中那些混沌迷茫的黑暗時刻一樣。影片對黑暗不斷強調,採風組尋找的喪歌《黑暗傳》是對人誕生之初一片混沌的描述,也是對生死界限的探觸,這種歌只在葬禮上吟唱,葬禮過後,逝去的人將長眠于地下的黑暗中,看過《黑暗傳》的人眼睛會失明,也會墜入無邊的黑暗,幾個人物的採風之旅從另一層面而言也是他們穿越生命中黑暗時刻的旅程。

  影片延續了章明過往散淡自由、壓抑含蓄的風格,放棄了對老中青三代角色人物關係的刻意編織,沒有強烈的戲劇衝突、起承轉合和令人血脈僨張的刺激元素,而是以一種生活流的影像氣質,在日常化的節奏和陰雨迷蒙中用選擇性聚焦及長鏡頭凝視或跟拍強調了個體人物的疏離狀態。丁宏敏在目睹殺豬時轉過身去;王準在長夜告罄半明半昧的山谷中醒來;度春不辭而別,在岩洞獨行;小白躺在石頭上閉著眼睛任雨打濕;老羅等在破屋外面,樹下打盹兒……導演的鏡頭在各個人物身上遊走,沒有貫穿主線的人物,也不刻意強調人物的主次身份,而是賦予每個人物獨屬于自己的時刻。這個時刻既寧靜,也是迷失後包裹內心、無法逃離的孤獨。影片中的人物帶有導演強烈的自我指涉意味,從這些人物身上我們也可以看到自己,比如在熱鬧的人群中突然感到的隔閡,被忽視無法言説的無力吶喊,明明彼此相對,甚至可以觸摸的熟悉面孔卻讓你覺得無比陌生。無法溝通,沒有交流,倣佛世界太大,只有自己一個孤單的個體。

  影片沒有著重故事敘述,而是著力表現人物的心理現實。導演用自己的筆觸,探討了人的存在狀態,除此之外,也在探討世界的變遷。影片中的原始森林、古樸村莊與燈火輝煌的現代都市,恍若隔了若幹世代的兩個世界,但在影片中卻共存于一個時空,這讓影片有種夢幻迷離的氣質。當地歌師代代口耳相傳的喪歌合集《黑暗傳》擁有很多版本,由于年代久遠,會唱的老歌師大都已經作古,這使採風組除卻食宿行方面的問題外,面臨的更大的尋索阻礙。影片後面採風組終于在一個老人的葬禮上聽到了《黑暗傳》,老歌師用簡單的調子,質樸的語言講述著人類的生老病死,這與現代化的葬禮産生了強烈的對比,使現代葬禮上奔放的舞蹈、刻意裝出來的悲戚腔調顯得虛假可笑。王準與高麗的愛情陷入危機,工作中他卻又與村子裏的寡婦春苔發生曖昧。春苔粉色的低領衣服緊緊包裹著飽滿的肉體,她為王準鋪床、伺候王準洗腳,泛紅的臉頰,無法克制的低喘與伸手接樓上王準房間裏漏下來的洗腳水的動作使這一女性成為情欲與性誘惑的符號。以這兩個人物為代表的現代人的愛情觀與他們在暴風雨中遇見的以山民為代表的老一輩的愛情觀産生對比,相較之下,現代人雖然物質上更富足,但在精神上卻更孤單,更痛苦,在戀愛及人與人的關係上缺少了純粹、信任與忠誠。老一輩因為愛在一起,現代人卻是因為孤單和欲望而結合。

  影片線索斷裂,情節零散,節奏緩慢,關注點不斷變換,這些影響了觀眾的觀影熱情。片方選擇了限量點映,排片佔比不足0.1%,影片曝光度不足,“知音難覓”,受眾較少。這是獨立電影人創作與生存的現實困境,這些內容影片中也有表現。影片公映後評論口碑兩極分化,挑剔的觀眾大部分覺得片子沉悶,不知所雲,評論家卻給出了很高的評價。其實,這樣的藝術片含義深刻,值得靜下心來,細細咀嚼。就像影片中度春所説“觀眾應該看他們平時看不見的東西”,這是影片主創人員的希冀。目前電影市場上充斥的大部分影片通俗易懂,觀眾在一番過山車似的情感體驗後暢快淋漓、神情興奮地離開影院。但在情感宣泄之余電影行業也應該創作一些這樣含義深刻,讓觀眾走出影院後禁不住低頭深思的影片。觀眾觀影後固然存在讀解與感受水平的差異,但影片類型多樣化,呈現世界的豐富性與多義性,使商業片影迷與藝術片影迷各取所需不正應該是電影行業全面發展的途徑嗎?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