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電影宣傳曲應有“譜”

時間:2019年01月2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汀 歌
0

  今年電影市場的春節檔即將到來,《瘋狂的外星人》 《飛馳人生》 《新喜劇之王》等影片將展開激烈的競爭,而打響頭炮的是率先發布的電影主題曲。近日《瘋狂的外星人》劇組提前發布了梁龍作詞作曲,梁龍、黃渤、沈騰演唱的同名主題曲, 《飛馳人生》劇組也提前公布了由“韓信” (韓寒和阿信)組合創作的主題曲《一半人生》 。有的網友説, 《一半人生》歌詞入心,從中品出了人生況味,歌詞內容上和人們“一年到頭”的心情頗為契合。而歌曲《瘋狂外星人》則採用梁龍一貫的搖滾跨界二人轉風格,頗具喜慶氣氛,形式上可謂踩準了春節檔獨特的節拍。可以看到,這些主題曲與影片發行的檔期和影片的宣傳形象關係緊密。

  曾幾何時,沒有影片主題就沒有電影主題曲,那是一個電影與音樂刀劍合璧、齊頭並進的時代。為了音樂元素更好地融入影片,前輩音樂家們曾經在忙碌的電影拍攝間隙創作電影歌曲。拍攝《上甘嶺》時,導演沙蒙曾給喬羽打電報催稿,否則劇組就停拍等他寫歌詞。由電影誕生的歌曲《我的祖國》傳唱至今,讓後人也得到精神的升華。

  然而隨著時代變化,電影主題曲已然等不到電影放映時或末尾字幕處才讓觀眾首次聽到,電影音樂作為媒介有了更多的展示空間和價值。讓一首主題曲甚至多首推廣曲“打前哨”是影片營銷的重要手段,它可以與檔期呼應制造相應的觀影氣氛,也能在影片的演員陣容外再加入一位歌手明星作“外援” ,從而提升票房號召力。在新媒體的環境下,歌曲在多平臺播放能為影片爭取到更長的宣傳周期,甚至還可以試探目標觀眾人群對影片的反映,而影響接下來的營銷戰略。但是一些宣傳方並不理會這諸多益處,不去認真制作一首與影片相得益彰的歌曲,或將其納入到整體的營銷策略中,而只想利用歌手強大的粉絲效應獲取相應的回報。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前期營銷手段的主題曲創作被獨立出來,與影片若即若離。在新的電影宣傳發行方式下,應避免其變成一種消費粉絲的變相忽悠手段。

  近年來,王菲、樸樹等歌手屢次獲邀演唱電影主題曲,或是因為他們出新歌的周期較長又較少在綜藝節目露面,觀眾對他們“開金口”的期待是電影主題曲火爆的保障。而在這種期待下,也會適得其反,觀眾走出影院後吐槽“一部電影不如一首歌” 。另一種情況是,2015年電影《聶隱娘》上映前,樸樹創作並演唱的影片宣傳曲《在木星》發布,宣傳方提到這是樸樹為表達對侯孝賢的尊敬,作為影迷而創作的。 《在木星》的名字和樸樹之後推出的專輯《獵戶星座》顯然更搭配和統一。據樸樹説,2003年就有了《在木星》的意象和歌名,旋律則是2007年寫完的。當聽眾在歌詞中細細尋覓,也很難與導演侯孝賢的形象聯係起來。

  以上觀眾對歌曲及電影的意見證明,影片和主題曲的形象應該是統一的,並且觀眾會把兩者放在一起比較。另一方面,如今觀眾越來越趨于成熟理性,“歌熱片冷”的情況已有不少先例。觀眾已經能夠分辨“音樂用心,成片想必也不會令人失望”的邏輯推論失之草率,能夠區分音樂和影片是兩種事物,有的觀眾即使不去看電影也不會妨礙他們單曲循環電影主題曲。所以,當觀眾既會因為歌曲而對電影抱以期待,又會綜合地考慮影視制作的方方面面:導、編、演的口碑,其他觀眾和影評的意見乃至電影宣傳曲的質量。然後再判斷影片是否值得觀賞。制作方和發行方更不應顧此失彼,放任電影宣傳曲與影片整體形象脫節。許多案例説明了,無論哪一部分發揮失準,影片都有可能遭遇口碑下滑,因為從制作到營銷是一個信用整體。

  作為影片的宣傳曲,歌曲無須承擔面面俱到的創作負擔,它只需為影片增色就已經達標。但作為一首歌曲它也應有自身的質量標準,在此基礎上考慮到影片能夠聚攏的人氣、歌曲選擇推出的時機,電影主題曲其實具備了成為歌手代表作的契機。例如《時間都去哪兒了》是2013年賀歲片《私人訂制》的主題曲,這首歌感悟人情、契合人心,推出的天時、地利、人和一個都不少。在2014年春晚演唱後,曾引發了以“時間都去哪兒了”為話題的全民討論。那些宣傳期一過就“銷聲匿跡”的歌曲除了應景、湊數、趕工之作,還有一部分是來自影片主創的翻唱歌曲,這些歌曲沒有好好揣摩當下的聽眾要聽什麼,也就不具備影片下線後繼續流傳的素質。近年來有多部影片選擇翻唱《在雨中》 《冷雨夜》 《喜歡你》 《世間始終你好》 《被遺忘的時光》等港臺經典流行曲作電影主題曲,它們源于觀眾的懷舊,也與當下綜藝節目盛行的“翻唱風”不無關係。誠然,在電影裏用好了老歌能夠天衣無縫,但放過借助影片的主題、觀眾的情感和大好宣傳效應的機會,創作一首留得住的新歌曲,也是很可惜的事情。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