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影視觀眾背後的社會文化圖景

時間:2019年01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2018中國熱門影視社會觀察報告》展現——

  影視觀眾背後的社會文化圖景

  從主旋律大片《紅海行動》成為開年爆款,到現象級網劇《延禧攻略》引發收視狂潮;從現實題材電影《我不是藥神》如黑馬殺出重圍,到“大女主”網劇《如懿傳》接檔網絡狂歡,2018年中國電影票房與網劇收視持續走高,再次刷新人們對影視文化的認知。

  據統計,2018年,我國電影年度總票房609.76億,同比增長25%,其中,國産電影票房佔票房總額的62.15%,達378.97億。同時,2018年中國的網劇數量也持續增加,讓人看到國産電影的逆襲崛起和網劇創作的如火如荼。大量影視作品頻創佳績背後,折射出怎樣的社會文化和時代經驗?不同的大眾審美取向中潛藏著怎樣的認知結構和價值序列?

  日前,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與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布中心聯合在京舉辦的《2018中國熱門影視社會觀察報告》發布會上,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發布的該報告,對此提供了一種解答,也推進了對影視産業發展和影視文化研究的思考。

  電影總體喜好度,地級市市區呈現凸點,省會城市呈現“洼地”

  在影視制作行業快速發展的大背景下,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等研究團隊選取以《紅海行動》為代表的2018年度中國大陸地區票房總成績排名前17的電影,以及《延禧攻略》為代表的年度觀看點擊量排名前11的網劇作為研究對象,利用網絡平臺分發問卷開展調查。研究基于社會係統的觀點,設計了中國影視與社會的研究指標體係,分析觀眾對電影、網劇喜好度的差異。課題發起人及課題組成員、北師大新媒體傳播研究中心主任張洪忠教授坦言,這是“從社會係統的角度來看電影,而不是從電影來看電影”。

  “目前關于影視作品的研究大都從電影本體出發,很少從社會係統角度出發來分析觀眾喜好與時代背景的關係。本研究試圖探尋用戶影視偏好與國家、社會、個人活動間的聯係。”基于此,課題發起人及課題組成員、北師大藝術與傳媒學院副院長、教授王宜文介紹,分析影視作品離不開對産生它的社會文化背景的思考,對不同影視作品的喜愛和關注程度,與觀眾對國家宏觀形勢的理解、社會現象的認知以及個人活動息息相關。報告的理論背景,是美國賴利夫婦的社會係統模式論,認為傳播過程是具有多重結構的復雜而有機的社會傳播係統,每一個傳播活動不僅受到內部機制的制約,還受到外部環境和條件的廣泛影響。

  報告顯示,在分別完整觀看過這17部電影和11部網劇的觀眾群中,喜好度打分均值位列前三的電影是《我不是藥神》《唐人街探案2》《西虹市首富》,網劇是《延禧攻略》《雙世寵妃2》《如懿傳》。報告中,在國家宏觀形勢觀察維度,“經濟前景”是對觀影喜好度影響最大的宏觀因素;並且,對經濟前景越樂觀,對《我不是藥神》等6部電影和《延禧攻略》等11部網劇喜好度越高。而社會現象觀察維度,食品安全、互聯網、環境污染、養老等指標是對影視劇喜好度影響范圍最廣的,並越關注這些指標的人,對多數影視劇的喜好度越高。在個人活動觀察維度,關注美食、刷短視頻App、參加體育運動、追星是對影視劇喜好度影響范圍最廣的指標,並與多數影視劇的喜好度有顯著的正向作用關係。

  在喜好度排行中,電影《無雙》居末,網劇《延禧攻略》位列第一。但受喜好度最低的電影得分仍高于排行第一的網劇,觀眾對電影的喜好度普遍高于網劇。年齡上,26歲至35歲的觀眾對電影和網劇打分整體偏高。“電影總體喜好度,地級市市區呈現為一個凸點,省會城市呈現為一個‘洼地’。”王宜文介紹,從觀眾居住區域的級別看,地級市與鄉鎮等基層觀眾喜好度差異很大,地級市觀眾最喜愛《我不是藥神》,而縣城、鄉鎮觀眾則最喜愛《西虹市首富》,省會城市和地級市觀眾對《延禧攻略》和《如懿傳》情有獨鐘。而對醫療問題的關注度對《我不是藥神》的喜好度無顯著影響,而越年輕、學歷越高、對房價和就業問題越關注的人,對《我不是藥神》越喜歡。

  想象一種影視,就意味著想象社會公眾的生活形式

  “看起來是一小步,也許是藝術學學科未來的一大步。”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王一川認為,研究取得可喜的突破:一是對熱門影視藝術展開一種觀眾學的研究。一般的研究更多聚焦創作、産業界等,該研究聚焦于觀眾,關注通過觀眾透視出的影視藝術出現的新狀況。二是透視了影視中的社會生存景觀,和觀眾中社會係統的復雜性。三是展開了一種影視傳媒的社會科學研究。通常的研究多是人文學科常做的概念判斷推理或理論思考,做文本分析,該報告採取科學的量化的標準手法,借助問卷分析,通過觀眾的社會身份,審美喜好,想象力及其對社會問題的關注,透視影視中的社會生存情況。這樣的研究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從影視中看到社會生活這個唯一源泉,是重要的創新。同時,調查通過細致、嚴密、精深的問卷設計,能觸及觀眾的深層心理,挖掘出一些平時看不到、一般理論研究挖不出的東西。

  “我想起維特根斯坦在《哲學探究》中的一句名言,‘想象一種語言,意味著想象一種生活形式’,伊格爾頓在《文學理論導論》中又發揮為‘想象一種語言,意味著想象完整的社會生活’,套用這一觀點,可以説想象一種影視,就意味著想象社會公眾的生活形式。通過該研究可以看到影視這種生活形式如何深深地嵌入觀眾的生活方式中。影視打開了觀眾對生活情境的觀照,將其重新帶入社會生活情境中去,展開情感想象聯想和理智思考,進而讓人從活生生的形象體係中看到影視中所蘊藏的有關社會公眾生活形式的思想。”王一川認為,報告將啟示影視産業、創作、研究界高度關注觀眾對電影的應對方式,和觀眾對電影的好惡趣味。同時,影視藝術的量化研究,也可能倒逼影視史論研究要銳意創新,拓寬視野。

  對比此前專家評選的2018年度影視劇影響力排名與該報告調查結果重合度出現較大差異,北京師范大學(國家級)傳媒與藝術實驗示范中心主任周星教授表示,這讓人看到了精英與大眾對影視作品的認知差別,非常值得思考。《當代電影》雜志主編皇甫宜川認為,研究基于數據的基礎性、研究方法的學術性,以及結果指向的問題性等,都對影視研究具有開拓意義。中國傳媒大學研究員張國濤則認為,作為一種影響研究,該報告對于進一步認識影視劇真正的社會功能,進而引導影視創作和産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