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一場美麗、真誠的相遇——訪電影《佔芭花開》導演顧珂宇

時間:2019年01月2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蒲波
0

電影《佔芭花開》劇照

  1月16日,中國、老撾首部合拍電影《佔芭花開》在北京舉行首映式。這是一部暖心的電影,在場的不少觀眾,包括老撾方面的嘉賓都眼眶濕潤,甚至流淚了。青年導演顧珂宇回想這部影片的拍攝經歷,仍然會為曾經的種種遭遇——困難也好,欣喜也好,感動也好,再次激動。

  電影《佔芭花開》通過兩代中國和老撾戀人之間的愛情故事,展現了老撾的城市風採、宗教信仰、民風民俗、自然風光。老撾女孩的柔美善良、對愛情的憧憬和對家人的關懷,成為銀幕上一道閃亮的光芒。其實,在此之前,老撾並沒有自己的電影工業,也沒有專業演員。堅持在拍攝中啟用對電影、表演非常陌生的老撾演員,對于顧珂宇來説,是一次對導演能力的巨大挑戰。

  老撾演員帶來不一樣的人物質感

  影片裏最重要的三位老撾演員所飾演的角色是年輕漂亮的姑娘佔芭、她的母親和外婆。在演員的選擇上,顧珂宇感覺如果中國演員去扮演老撾方面的角色,與老撾演員的扮演,在人物的質感上會很不一樣。于是,她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讓毫無表演經驗的老撾人來演戲,佔芭的扮演者錢達莉是一名女醫生,曾在中國讀書,會説漢語。顧珂宇坦言,起初她還是有一點擔心,“如果戲砸掉,怎麼辦”?

  第一天拍戲,顧珂宇就蒙了。她原想佔芭的第一場戲就拍攝她與中國男青年沈翔的相視一笑,先熱身,不用念一句臺詞,結果“‘佔芭’特別緊張,走路都順拐了”。就這樣,在銀幕上佔芭飄然走來的一場戲,拍了4個小時,顧珂宇不得不在一邊喊“左右左,笑一下,低頭,抬頭,看看他……”這個鏡頭結束後,顧珂宇焦慮極了,這樣拍,原計劃一個月完成的電影,半年也拍不完呀。她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衝。“我就去找‘佔芭’,跟她聊人物,一起讀劇本,幫她找感覺。我發現,沒有表演經驗的演員其實很容易投入角色,只是對于拍攝環境,比如燈光、攝影等,不太習慣。”顧珂宇説。

  在整個拍攝過程中,顧珂宇執著地、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跟老撾演員説戲。她把佔芭的那場最考驗表演能力的離別戲放在拍攝的尾聲,而這場戲讓顧珂宇相當吃驚。一個月以來與中國朋友結下的情誼,讓錢達莉在表演與喜歡的中國男青年沈翔分別時眼淚奪眶而出。“這場戲裏有佔芭的母親,由于母親的扮演者比較緊張,總是説錯詞,分別的場景我們拍攝了16次。‘佔芭’哭了16次,只要我喊開機,她就有眼淚,她的粧都完全花掉了。這樣的頻次,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演員都難以做到。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同身受,不少人都看哭了。”

  小成本拍攝也能美起來

  《佔芭花開》雖然是部小成本制作的電影,但扎實的劇本、精心的拍攝、用情的表演等,打動了中國和老撾的觀眾。

  “老撾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國家,在這個國家有很多原生態的風景、民俗等。”顧珂宇説,她也是第一次去老撾,去了之後的各種震驚、感動,讓她不斷地修改劇本,更新構思,以期影片可以更真實地反映出老撾人民的生活、情感,更凝練地展示出老撾最具特色的自然風光、人文風貌。

  她嘗試用最節約經濟的方式搭建水上舞臺,讓佔芭的第一次出現非常唯美。“舞臺浸入水下五六厘米,佔芭在上面跳舞時,濺起的水花在燈光下五彩斑斕,特別美麗,她就這樣吸引了中國青年沈翔。”顧珂宇説。她還選擇在老撾最美的瀑布上讓這對年輕的戀人表白心聲。“沈翔連跳了兩次瀑布,那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瀑布下的暗流和岩石是難以預判的,演員的落點不一定會在事先定好的安全點上。”影片中特別展現了老撾的“水燈節”,一盞盞水燈寄托著無限的相思。在這場戲中,沈翔相信了緣分,為此後的苦苦追尋,奠定了心理的伏筆。

  老撾“中國年”的濃濃暖意

  《佔芭花開》的拍攝,困難重重。如何一路堅持下來?顧珂宇難忘拍攝期間在老撾過的“中國年”,那個大年三十讓全體攝制組的成員都感受到了一種無法言説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最初,我們去老撾,並沒有按照原計劃及時開拍,因為拍攝設備過不去,第一個月所有人只能在老撾等待。”顧珂宇説,這一個月的時間讓攝制組更加熟悉老撾的情況,將拍攝計劃進一步完善,為影片的流暢拍攝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老撾交通並不太發達,全國沒有高速公路,從瑯勃拉邦轉場到萬榮有幾百公裏路程。攝制組從中午11點半出發,一直到晚上11點半才到目的地,走了整整12個小時。那天就是中國的大年三十。“我們著急轉場,沒有吃午飯,也沒有吃晚飯,一直開到萬榮,才找了個中國人開的餃子館落腳。當時店裏已經打烊了,為了我們,店員不停地包餃子,一邊包一邊煮,很著急,也不管餃子品相了。當一盤盤的餃子端上桌的時候,正好電視裏的CCTV春晚開始零點倒計時,我們都特別激動。”

  行走在老撾,有很多讓顧珂宇驚訝的地方:“這個國家的人不爭吵,父母絕不會當著孩子的面爭吵。女孩子如何做妻子、做母親等,都被寫進了課本裏,男孩子也要學習如何做人,如何和妻子相處等。老撾的僧人集體化緣時,也是非常安靜,儀式感很強。”老撾的文化特質在影片裏得到了很好的呈現。虔誠的禱告,關懷的眼神,隱忍的分離……隨著起伏的大山、奔涌的瀑布,給觀眾展現了平和美麗的國度和淳樸善良的百姓。

  這一次的歷練,對于顧珂宇來説既是對過往積累的導演經驗的一次大驗收,也是一個出發的新起點。她透露,為了提升導演技巧,她曾經進修過臨床心理學的研究生。她在心理學的世界裏,學會了如何更好地做自己、更好地與人相處。“作為導演,要善于與演員溝通角色,幫助演員理解角色,讓攝制組的所有成員共同快樂的創作。”她説。

  近日,顧珂宇執導的第一部電視劇《溫暖的村莊》將要播出了。她感到自己很“幸運”,從中戲導演係畢業後一直接拍的都是主旋律、正能量的影視作品。拍攝這些作品,她收獲了滿滿的正能量,並且堅定了自己的創作方向——用好作品讓觀眾的內心收獲更多的陽光。盡管影視行業這兩年轉入調整期,年輕導演很難接戲,她對未來仍然充滿信心,全身心投入,認真地做好每一個作品。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