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潤物細無聲的勵志青春

時間:2019年01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凡 宋園園
0

潤物細無聲的勵志青春——觀電影《旗袍先生》

電影《旗袍先生》劇照

  連日來,隨著以新疆石河子大學1999屆校友崔萬志人生經歷為原型的電影《旗袍先生》的上映,崔萬志的勵志故事再次被拉進公眾的視野,並引起了反響。這部影片主要講述了小兒麻痹症患者崔萬志如何憑借堅強的毅力完成個人成長以及創業成功的勵志故事。崔萬志因在旗袍事業上所取得的成功,被人們譽為“旗袍先生”,這些不僅有外在的形象意義,更有內在的深層的意蘊表達。

  一直以來,由勵志青年的事跡改編而成的電影屢見不鮮,並向公眾傳遞一種積極、樂觀、向上的人生觀與價值觀。毫無疑問,影視文化對當代人的影響是在潛移默化中進行的,人們往往不知不覺地被熒幕上所呈現的青年的勵志故事所感染,這種“潤物細無聲”足以給人們帶來一次精神的洗禮與思想的升華。回首上世紀末,電影《背起爸爸上學》(1998年)可謂感人至深,影片中那貧瘠卻充滿包容的山溝、那淳樸又略顯閉塞的民風、那無言又沉重的父愛……都給觀眾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影片主人公石娃可以説是上世紀末中國千萬農村子弟中的普通一員,現實的貧困怎麼也抵不過溫暖而深沉的父愛和石娃那不斷進取的上進心,他克服人生之路上的重重困難,最終走出大山,告別貧困,在知識的大道上奮勇前進。

  從1998年至2018年,20年彈指一揮間,雖説時過境遷,但當年以甘肅慶陽中學生李勇的真實事跡改編而成的影片《背起爸爸上學》,被賦予“青春勵志”的價值符號,向社會傳遞著一種“偉大的抱負造就偉大的人”的堅忍不拔的奮鬥精神。當然,觀眾不能只停留于《背起爸爸上學》中那個奮力走出大山、邁向縣城的石娃,而應更多地注意到,一大批猶如“石娃”般的有志青年,正是通過自身不懈的努力付出實現了從大山深處走出來、從貧窮中走出來的“人生逆襲”。時至今日,當我們在觀看影片《旗袍先生》時,同樣不應該僅僅局限于崔萬志特殊而飽含艱辛的個人成功史這一簡單的層面,更應該看到如此這般勵志的青春對于當下社會的啟示意義及引導價值。

  “旗袍先生”的“旗袍”,可以被視為一種價值符號,其本身所具有的意義在于喚醒沉睡于當代中國女性心中那溫婉而柔美的存在,身著旗袍的她們更將渾身散發出獨特的女性美與傳統氣韻。大學畢業找工作,崔萬志投了百余份求職簡歷,絕大多數都石沉大海,僅有少數幾家回應的也都是婉言謝絕之類。面對現實的殘酷與自身的尷尬,他立志要自己養活自己。他擺過地攤,開過書店、網吧,還賣過女裝,可無一例外均以失敗告終。然而,盡管遭遇了一個又一個挫折,但崔萬志並沒有灰心喪氣,也沒有自暴自棄,而是始終堅持不懈地付出,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地有好生之德”,最終憑借“旗袍”這一選擇在競爭激烈的服裝市場站穩了腳跟。不言而喻,崔萬志的成功,主要得益于其對旗袍這一傳統中國服飾的獨到把握與深刻理解。崔萬志可謂發現了“旗袍”這一存在所蘊含的與傳統中國氣質相映的典型特質,這讓他的公司在轉型中得心應手並取得成功。當年,崔萬志以敏銳的眼光觸及中國旗袍及其深刻的內在,並借以在服裝市場上迅速佔有一席之地,可見其眼力非比尋常。

  正如電影《旗袍先生》所展示的,一方面崔萬志作為一個生命個體,其成長之路可謂艱辛無比,他成長過程中遭遇到常人沒有或很少經歷過的苦痛與酸楚,也正因如此,使他愈發堅強,而這恰恰是當下社會中不少青年人所缺失的重要精神品質。另一方面,“旗袍先生”作為飽含傳統中國文化意蘊的“旗袍”這一符號的編碼者,讓近代中國女裝的時尚經典——旗袍能夠穿越歷史,照見風韻文雅的近現代中華文明,通過對品牌名稱、品牌故事以及設計理念等在中國傳統文化層面上的深度挖掘與進一步詮釋,讓當代中國千萬女性在對旗袍的情有獨鐘當中獲得美的享受。

  縱覽整部影片《旗袍先生》,不僅要看到其彰顯的是一位青年人堅忍不拔的奮鬥歷程,同時又要看到“旗袍先生”作為自主創業的主體在經歷事業發展之大風大浪後仍能保持一種強勁持續力的根由。而身為“旗袍先生”的崔萬志,在言及他的理想時曾經提到,“不僅要為每一個中國女人做一件旗袍,還要把中國的旗袍推向世界,讓外國人了解中國旗袍文化、穿上中國旗袍。”正是在這樣的理想促使下,崔萬志堅持不懈地努力奮進,力爭把中國旗袍從傳統帶入現代並發揚光大,同時憑借“旗袍”這一特殊的價值符號,將中國文化推向世界,讓世界更加了解和熟悉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多個層面。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