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開掘現實題材的深度與廣度——電視劇《大浦東》帶來的思考

時間:2019年01月0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曉玉
0

電視劇《大浦東》劇照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不審天下之勢,便難應天下之變。現實題材一直是電視劇創作的主要內容,時代發展與社會轉型賦予電視劇源源不斷的創作素材和歷史機遇,也決定了電視劇的時代品格與文化使命。縱觀中國電視劇發展歷程,那些現實題材的精品佳作,均立足于中國社會生活的變遷,真誠地描述與反思現實,著力表現普通人的命運,努力塑造鮮活的歷史群像,營造出富有意向的詩性品格,繼承了中華美學精神的內涵,弘揚了積極的文化價值與精神價值,以時代的名義奏響了生活的最強音。

  電視劇《大浦東》立足于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歷程的大時代背景,以趙海鷹、陳夢蕾、謝天陽、吳一白等一批年輕學子在時代浪潮中把握機遇、追逐夢想的創業經歷為藍本,以兩代奮鬥者的工作、生活、命運為切口,描繪了關于夢想的追求與實現,全景式展現了上海浦東從“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的棚戶區到具有世界影響力的金融中心的巨變,表現了人們在改革開放大潮下所追求和創造的美好生活,揭示了中國堅持走改革開放之路的歷史必然。

  從藝術創作的角度出發,電視劇《大浦東》的主創們以時代的名義,對現實題材進行了深度與廣度的開掘與探索。縱觀近兩年的電視劇作品,現實題材的劇目集中體現了“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的典型特徵,現實題材所要探討的,是一種創作的精神,是一種創作的態度,它涵蓋了現實題材劇目的創作,但絕不局限于其中。為什麼大家覺得許多電視劇“懸浮”“架空”“偽現實主義”,究其根源,是主創們逃避或者根本不想理解和體會生活,忽視影視敘事中細節的真實,帶著唯一的商人目的,把電視劇的藝術創作變成了生産銷售流水線工藝,制造了一批背離新現實主義創作的影視快銷品。我們需要清醒地認識到,那種“以娛樂大眾為目的,依賴技術、內容奇幻、形式誇張”的電視劇,必將隨著歷史的發展,變成難以循環再生産的“白色垃圾”。只有真正扎根生活、扎根人民,觀照現實生活中的苦與樂,繼而進行藝術化的創作與表達,才能夠真正與大眾産生共鳴。

  首先,電視劇《大浦東》以小寫大,用劇中小人物的夢想繪制出奮鬥者的幸福生活藍圖。

  劇作之小處著眼,體現在劇作起始,幾名年輕的學子來自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畢業後在“世界上最小的證交所”——中國工商銀行上海信托投資公司靜安證券業務部就業。他們所經歷的並不是歷史進程中波瀾壯闊的金融大事件,也絕不是現實題材創作中常見的“杯水風波、一己悲歡”,而是創作者向時代與生活致敬的誠意書寫。外匯買賣、股市風潮、個體經商、下海浪潮,這些特定的時代符號,附加在劇中年輕人們的青春奮鬥夢想之上,刻畫了以趙海鷹為代表的年輕人不向命運低頭、敢為人先的積極進取精神。在浦東大開發的歷史進程中,他們有理想、有壯志、有雄心,認為未來的中國定會是金融大國,上海將會成為未來的中國金融中心。在夢想的實現過程中,如何堅守夢想的初心,誰又會在奮鬥的過程中迷失,這些都是作品中年輕人們會遭遇的困難與荊棘,正如編劇張強所説:“劇中呈現出的心靈激蕩,能給當下正在創業的人們帶來些許啟迪。”

  劇作之大,體現在時間跨度之廣,描繪了從1986年至2017年30多年間的生命體驗;體現在人物形象之多,劇中近40位人物形象塑造,從不同層面共同構建起一幅生活百態圖景;體現在主題之深,用兩代人的奮鬥歷程,書寫出與大時代同行,腳踏實地創造幸福的人生真諦。依循劇情發展,全景式展現了以浦東開發為基點的改革開放歷史進程,其中涵蓋了許多個“中國第一”:第一家證券交易所——上海證券交易所;第一個金融貿易區——陸家嘴金融貿易區;第一個保稅區——外高橋保稅區;第一個自由貿易區——上海自貿區;還展示了上海世博會、浦東主題公園、科創中心、智慧城市等。同時,劇中人物也經歷了世界經濟大格局下的歷史事件,比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3年SARS事件、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等。

  沿著敘事時間軸線的坐標,以小見大,用多元化敘事視角展示了大眾對美好情感的追求與向往、對理想的堅持與奮鬥、對大時代發展的感悟與反思。

  其次,電視劇《大浦東》塑造了一批內涵豐富、生動感人的人物形象,達到了較高的敘事藝術水準。

  藝術的天職是塑造美的形象以育人,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要學會以美塑像。習近平總書記號召要傳承弘揚中華美學精神,講求托物言志、寓理于情,講求言簡意賅、凝練節制,講求形神兼備、意境深遠,強調知、情、意、行的統一。這亦即馬克思所強調的“按美的規律”塑造形象、反映生活。既能“各美其美”,又能“美人之美”,更善“美美與共”,以求“天下大同”。

  電視劇《大浦東》以“改革”這一時代的名義,串聯起層次豐富的多元化人物圖譜,其中包括政府領導形象,如趙國平等,浦東洋涇老街的街坊們,還有企業家韓要強、建築工程師陳建華,也有經濟學者徐敬之、外國投機者查爾德,當然還有中國新一代金融家趙海鷹……這些身份各異、人生觀與價值觀大不同的人物依次在劇中入鏡出畫。

  其中的核心人物——趙海鷹,這個極富金融天賦的年輕學子,經歷了退學、自謀生路、愛情終止、同窗背叛、事業起伏等一係列成長敘事中必須的“困境”考驗後,最終成長為中國金融市場的成功者,開拓出自己的事業領域,成為海融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他的個體命運與時代的變遷緊密相連。

  以趙海鷹為核心人物的社會關係,折射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來上海發展和浦東新區開發中的重大歷史事件、社會變遷、價值觀念的取舍與重建。主創們通過趙海鷹的父親趙國平,這位浦東新區的發展規劃、政策制定和建設發展的參與者與執行者,串聯起影響浦東新區發展史上幾乎所有的重大歷史事件。通過趙海鷹的乳母孫媽媽,細致而微地展現了浦東洋涇老街的巨大變遷。還有他的同窗摯友們:謝天陽、吳一白、張翔和陳夢蕾,這是一群與趙海鷹一樣,跟隨上海改革與發展而成長的年輕人,他們中有些人曾經以進入美國華爾街為人生最高理想,有些人迷失于價值投資與投機而喪失性命。慶幸的是,他們最終都清醒地認識到:金融的價值在于服務社會與國家。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所指出的,“文藝創作是觀念和手段相結合、內容和形式相融合的深度創新,是各種藝術要素和技術要素的集成,是胸懷和創意的對接”。現實題材要開掘生活的深度與廣度,説到底是需要豐富生動的故事情節以及鮮活深刻的人物形象。可以説,電視劇《大浦東》在人物形象塑造上,極大程度地克服了臉譜化、概念化的創作症結,通過真實豐富的細節,讓劇中人物個性飽滿、親切感人,較好地處理了生活真實與藝術真實之間的關係。

  再次,電視劇《大浦東》在藝術審美上體現出較強的藝術自覺與文化自信。

  現實題材的電視劇創作,在當下的特質體現為營造時代感、話題感和幸福感的有效表達,將時代賦予人們的心理感知外化為視聽語言,在與現實生活極度趨近的創作中完成對歷史真實、藝術真實、生活真實與本質真實的把握和平衡,以一種含蓄的敘事方式映射時代、社會與命運。可以説,時代感是電視劇創作對時代特徵、時代氣息的一種藝術把握,這種創作理應著重聚焦社會發展。通過放大人物特點、塑造典型形象來打造充滿正能量的角色,是這種幸福感表達的重要策略。

  電視劇創作的真正價值並不在于最終是否能為社會進步提供解決方案,而在于對人性、對審美的堅持,在對歷史與現實的一次次表述中完成對心靈秩序的構建。在當下,引起社會強烈共鳴的影視作品都是使觀眾能真正體味人性的復蘇與和解的作品。變革的時代為創作提供了大量的素材,一個創作的關鍵問題就是如何認知和把握在紛繁復雜的現實中,關于人性的各種表現,如何直面社會病症,勇敢地與現實對話,如何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對歷史進行審視、反思,從而對人性深處進行毫不隱瞞的挖掘,完成充滿誠意的講述。

  電視劇《大浦東》力求追求細節的年代質感,復刻真實的生活場景,既展現了浦東人的創業史、夢想史,也將個人與時代緊密相連,拼接出整個中國的奮進史,折射出對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偉大禮讚。如果説生活是一場喜劇,我們願意看到皆大歡喜的大團圓結局;如果説生活是一場悲劇,更多的人想知道悲傷之後該何去何從。一代代人經歷了時代的變遷、生活的重壓,從摔倒的地方重新站起來,將生活的苦樂反復攆磨,再一點點拼出日子該有的樣子。這種不懈奮鬥中爆發的生活勇氣,猶如破土的種苗,沙土地裏的綠樹,爆發出巨大的生存能量。這份能量才是打動觀眾的“魂”,也是現實題材電視劇創作的“核”。

  應當充分肯定,改革開放以來,新時期文藝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植根生長的沃土之一,在黨的領導下適應中國國情,形成了積極提供思想動力和精神能量的優秀傳統和文化積淀,堅持走出了一條有中國特色、中國精神、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發展道路,贏得了時代的認可和人民的肯定。文藝為“歷史性變革”提供精神動力和智力資源,創作者要深刻領悟習近平總書記對當前世界和當今中國大勢所做出的“歷史性變革”這一科學論斷:“我國發展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斷取得的重大成就,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意味著社會主義在中國煥發出強大生機活力並不斷開辟發展新境界,意味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提供了中國方案。”

  誠然,該劇劇作也存在對金融市場的刻畫略顯單調,商戰過于簡單等創作問題。瑕不掩瑜,《大浦東》一劇對于現實題材創作深度與廣度的開掘是值得肯定的。偉大的時代呼喚偉大的作品,現實題材電視劇有著廣闊的創新空間,期待未來熒屏上會出現更多深厚感人的“中國故事”。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