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做一個美好的人——專訪著名影視表演藝術家岳紅

時間:2018年10月1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她的嘴角天生上翹,無論面對聚光燈、鏡頭,還是偶然認出她的路人,她都會揚起微笑;她喜歡的一個詞是“美好”,做一個美好的人,為觀眾傳遞美好,是她藝術生涯的信條。她就是八一電影制片廠一級演員岳紅。

  憑借“微笑”與“美好”的信條,她擊退了疾病的侵襲、經受住了生活的磨難,風風雨雨在她的藝術生命中綻出彩虹,她于1986年、2009年兩度獲得中國電影金雞獎,于2011年獲評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她在銀幕、熒屏上留下了許多不同時代、不同年齡、不同階層與職業的中國女性形象,她的美麗、善良、堅韌充盈著她們,她們指引著她走向了社會生活的各個角落。

  這就是她和“她們”的故事——  

   讓人覺得“她像”還不行,就應該讓人覺得“她是”

  得到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岳紅仍然是一個“打醬油”都一絲不茍的演員。她不在意戲份多少,更關注作品的正能量;不挑角色,面對多種類型的人物,她更喜歡有性格、有挑戰的。為了完成表演,調動整個人生的積蓄,有時,她把自己活成劇中的人物,有時,她和演過的人物攜手,在藝術與生活中一起前行。

  ○中國藝術報:看到您在微博上曬了參與拍攝諜戰片《天衣無縫》的照片,雖然您在劇中飾演的不是主要角色,但是感覺您非常投入,您選擇一部作品的標準是什麼呢?

  ●岳紅:我一貫堅持的就是,這個作品一定是正能量的,是向上的,是符合我們的價值觀的。像諜戰戲這樣的作品,我之前沒有拍過,因為這個戲做得很仔細,也是你們所熟悉的《偽裝者》的編劇創作的,所以我很期待。在這個戲裏面,我的角色是行動小組成員,在“打醬油”的角色裏,我的戲是最多的。這個戲的導演、制片方都很好,他們的戲也都是正能量的。

  ○中國藝術報:您飾演過很多不同女性形象,比如農村女性、都市女性,還有抗戰英雄、時代楷模,嚴厲的母親、賢惠的妻子等等,有沒有您比較擅長的類型?

  ●岳紅:我就是一個演員,演員需要創作各種各樣的形象,不應該有什麼固定的模式。一個優秀的演員要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去塑造出有血有肉有性格的各種人物形象,所以我對自己沒有什麼固定的要求,一定是農村的,或一定是城裏的,那都不重要。我覺得重要的是人、是事、是這個作品,不管是城裏的還是鄉下的,最重要的是,她一定是一個有性格的、有意思的角色,表演創作起來有挑戰的,我更喜歡這樣的角色。

  ○中國藝術報:有沒有遇到比較難把握的人物,創作中遇到一些困難,您是怎麼克服的?

  ●岳紅:可能就是剛剛出道的時候,大學畢業了,開始到劇組裏去演戲,也沒有什麼創作的經驗,光靠在學校裏學的那些技能,我剛22歲就演一個農村的媳婦,我什麼也不懂,沒結婚、沒有娃,而且這個角色是女一號,在整個戲中的分量也很重,所以就真的是挺困難的。我就專門去農村體驗生活,學習各種技能,像農村婦女怎麼納鞋底、做飯、燒柴等等,能幹的活兒能學的都去學。我覺得演員應該追求藝無止境,應該學會各種各樣的生活技能。各種手藝,如果你有條件學會的話,你一定要去學會它,説不定你在哪個戲、哪個角色裏就用上了。什麼都不會,兩眼一抹黑,到農村去體驗生活待了整整一個多月,去學習那些技能,才能夠把農村婦女演得是一個農村婦女,光像一個農村婦女我覺得不行,創作出來讓人覺得“她像誰”還不行,就應該讓人覺得“她是誰”。

  ○中國藝術報:您説的這部作品是不是《野山》?您飾演不能生育的農村媳婦桂蘭,在那個時代一個農村婦女不能生育,內心一定有很多需要挖掘的地方,您當時是個剛畢業的學生,這個人物的狀態、心理您是怎麼把握的?

  ●岳紅:那就是我的本事了,就是我在中央戲劇學院學過的怎樣塑造人物,還有我去體驗生活,去了解農村婦女的生活狀態,這樣一個綜合的體現。每一天的拍攝,導演的要求,從服裝、化粧、道具都是在幫助你塑造這個人物,而且我之前準備的時候專門看了張瑞芳老師的《李雙雙》,還有她的創作筆記,我覺得都有一些借鑒,對我的創作都是有幫助的。

  ○中國藝術報:有人説苦難會成就一個藝術家,您在生活中遇到過很多的坎坷,您覺得這些坎坷對您的藝術有怎樣的影響呢?

  ●岳紅:我覺得苦難不光成就藝術家,苦難可以歷練每一個人,有的人是有心人,用心去感受生活、熱愛生活的人才會有所成就。很多人有苦難,但是可能會抱怨,會沉浸在苦難之中可憐自己,覺得自己很不幸,我覺得我從小到大都不是這樣的人。我可能更多的是能看得見風景、聞得見花香、聽得見美好。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應該做一個有意義、有追求、有夢想的人。有夢才能飛翔,每天沉浸在自怨自艾的那種氛圍裏,你很難去面對這樣火熱的生活,很難去面對這樣美好的世界,與其抱怨,還不如發奮努力用自己的一雙手去創造、去改變、去擁抱生活,太陽每天都升起來。

  一個人要有美好的心靈,你得向上、得努力才可以有所成就。我沒有時間去抱怨,我願意把我的時間用在學習上。我之所以可以走到今天,應該説我這個人比較執著,對我自己選定的目標比較執著,我可能很笨,比別人差,但是我能夠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前走,能走多遠我不知道,但我能堅持盡我最大的努力把它做到最好。我就是要把我的工作做好,把我的戲演好。

  ○中國藝術報:您飾演了這麼多人物,她們會不會影響到您?會不會繼續生活在您的生命中?

  ●岳紅:我塑造的這些人物,她們伴隨著我的人生,跟我一起前進、跟我一起飛翔,我覺得每一個人物都是我的一部分,每一個人物身上都有優點,都有我可以借鑒和學習的地方。我們從學校裏學會了觀察生活、理解生活、熱愛生活,要做一個有心人,要去看這個世界的美好,去看需要改進的地方,去想我怎樣付出,怎樣去努力讓它變得更美好!  

  ?不演主角可以演配角,

  不演配角可以去文化扶貧

  在岳紅心裏,演員不只是呈現在銀幕、熒屏、舞臺上的藝術形象,演員的責任更在社會生活中。文藝志願服務、文化扶貧,她從付出和給予中獲得快樂。在時光的流逝中,她自信不同年齡有不同的風採,擔當好文藝工作者的社會角色,哪裏都有屬于她的舞臺。

  ○中國藝術報:在中國文聯、中國影協、中國視協舉辦的文藝志願服務活動中經常看到您的身影,您把演出送到了很多偏遠、貧窮的地區,能不能分享一下,那些地方給您留下了怎樣的印象?

  ●岳紅:首先我覺得文藝志願服務是一個非常好的活動。中國文聯的文藝志願服務、“送歡樂下基層”、慰問老少邊窮地區這些活動是非常有意義的,組織得也非常好。現在擴大到全國各個地方,也把地方上的文藝工作者發動起來加入文藝志願服務的大軍,我覺得非常好。

  改革開放40年了,我們的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都生活得很幸福、很快樂,但是還有很多邊遠地區的人們是需要這些精神食糧的,需要我們走到他們當中去。我們每天在劇組拍戲,其實生活的范圍很小,做一個創作者、一個文藝工作者,你需要深入到生活的最底層,去了解生活、感受生活,去體會人與人之間的溫暖、美好,你才可能塑造出大家喜歡的角色,才可能塑造出接地氣的角色。

  我們去雲南、去廣西、去新疆,去了很多的地方。不管去什麼地方,我們都受到觀眾、老百姓那麼熱烈的歡迎,他們對藝術很渴望,渴望看到外面的世界、看到更美好的東西,我們就應該做這樣的使者,應該做文化的傳遞者,應該把最美好的東西帶給他們,應該有能力盡可能地去幫助他們。所以我除了演出,還參加文化扶貧,比如我今年去了雲南昭通,去給那些偏遠地區熱愛藝術的青年們上課、講表演,去告訴他們我怎麼演戲,讓他們看完我演的作品以後提各種各樣的問題,他們想知道的、我能回答的都盡量滿足他們。其實我覺得一個文藝工作者能夠做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很幸福的,你能夠把你的所感、所想、所知跟他們分享,能夠看見他們那麼渴望知識的目光,能夠滿足別人的時候,對我自己來説也是一種快樂。

  一個人要有感恩的心,我受到了黨和國家的培養和教育,在部隊待了這麼多年,拍了這麼多的戲被觀眾喜歡,我有責任、有義務去把我所得到的回饋給這個社會,去幫助那些孩子們,讓他們知道世界是多麼的大、多麼的美好,讓他們知道他們是有能力飛翔的,努力讀書是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的,我要做的就是這個工作。

  ○中國藝術報:近來有一個現象,以花季少女和青年女性為主角的影視作品比較多,像成熟女性還有中年女性的角色可能只是配角,有這樣一種説法,女演員一過了40歲就沒戲可演了,或者只能演母親、前妻這種“綠葉”角色,您有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您怎麼看待這種現象?

  ●岳紅:我覺得演員不同的年齡有不同的風採,不光是演員,我覺得一個人,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年齡有不一樣的美好,一定要自信,相信自己,心靈美是最重要的。雖然我現在不是20歲,但是我有這麼多的人生經歷,我經歷了這麼多的坎坷、挑戰,都是別人沒有經歷過的,這就是我的財富。我演媽媽也能夠演得很好,我演到80歲依然能夠窮盡自己的所能,也能夠呈現出有光彩的形象給觀眾。自然規律誰也無法抗拒,但是你要有一顆堅定的心。年齡重要嗎?我覺得一點兒都不重要,我現在50多歲了,你覺得我不美嗎?所以關鍵還是在于自己,要多讀一點書,需要用正確的眼光和思想,正確的價值觀來衡量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什麼是應該崇尚的,什麼是應該唾棄的。我們要有文化自信,堅定自己的信念,我在這個戲裏哪怕只有一個鏡頭,我也要力所能及演到最好,一個演員沒有大角色、小角色,我是個配角、戲少,沒關係啊,我能夠把它演得精彩。在電視劇《離婚律師》裏我就是個配角,戲很少,但是我的“離婚典禮”那一段戲已經成為網上的經典。我認為這就是我自己的成功。

  我不演主角的時候可以演配角,不演配角的時候可以去文化扶貧,去跟孩子們分享我的人生經驗和知識,幫助他們成長,我自己也在成長。做一顆鋪路石,有什麼不好呢?每個人都是需要別人幫助的,我就是在別人的幫助下走到現在,當然有責任、有義務去幫別人。  

  終有一天你會站在一個高度,你得不懈努力才行

  藝術精神在家庭中延續,如今,岳紅和女兒岳以恩從相濡以沫的母女,變為相互扶持的同行者。岳紅承認這個時代對演員的要求更高,當一個好演員更不容易,但依然堅持“德藝雙馨”是演員追求的至高理想,並和女兒在不斷完善自我的道路上共同成長。  

  ○中國藝術報:您的女兒岳以恩現在也是一名青年演員,一個演員媽媽對她的成長有怎樣的影響呢?

  ●岳紅:她一直認為我做媽媽不怎麼稱職,我不可能去學校接她、送她,家長會也沒怎麼去過。在她人生最需要我的時候我都不在,我一直跟她説我要去工作,她都不理解。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的關係很緊張。我也沒有想到她會走上演員這條道路。家裏其實很反對她當演員,因為做演員很辛苦,很多時候也是不被別人理解的,但是她跟我説,媽媽我熱愛。那我還有什麼理由去反對她呢?我能做的就是盡一切能力扶著她。我們在家裏討論工作、討論創作,還有比如買了一些關于文藝創作的書,我看完了拿給她看。她也會説,媽媽,我拿回來幾本書,你要在什麼時間把它看完了。如果她拍戲的時候遇到了困難,半夜兩點給我打電話:“媽,這場戲我覺得拿不準,我很糾結,這個臺詞我要怎麼説?”我也會告訴她我的感受,但是她並不一定能接受。但有一點我很驕傲,她非常非常努力。我相信她一定會飛得更高,走得更遠。她拍戲的每一天都會寫表演日記,她拍一個戲,對這部戲的整個劇本、每一個角色都有研究,她都自己去了解、去體會,有什麼理由不進步呢?未來她一定會比現在更好,我相信。

  ○中國藝術報:這是不是家庭中的一種藝術精神的傳承?

  ●岳紅:我覺得是這樣的。從小到大可能她看到我就是不停地為事業奮鬥付出,我很少跟她見面,我不拍戲的時候基本上都去偏遠的地方,下基層、下部隊,基本上都在幹這些工作。

  她現在也是中國文聯文藝志願服務團的一員,暑假的時候她去河南農村幫助留守兒童,教他們唱歌跳舞,雖然只有十天,但是對于一個從小在城市裏長大的孩子,她能夠花時間、精力去參加這個活動,我們去慰問演出,她也參加,我覺得很欣慰。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一個家裏面,父母是什麼樣的,孩子應該會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他們會對孩子有巨大的影響。

  ○中國藝術報:能不能對比一下兩個時代,您年輕的時候當演員,和您的女兒當演員這兩個時代,從媒體的環境、大眾的眼光造就的環境來説,是您那個時候當演員更難?還是她現在當演員更難?

  ●岳紅:我覺得她現在當一個演員更難。因為她要承受的是我以前不需要承受的。以前資訊、媒體沒有這麼發達。我認為每一個人,有人説你好就有人説你不好。可能我得“金雞獎”也有人罵,可能我哪個片子出來也有人罵,但那時我聽不見,一切不是正能量的,不是幫助我前進的,對我來説都不存在,都是屏蔽掉的,那些不在我的視線之內。對于岳以恩來説,現在的環境不一樣,網絡環境對年輕演員來説也是一種考驗和挑戰。岳以恩在電視劇《美好生活》裏演賈小朵,網上有人罵她,我都很擔心她,她還好,她還跟我説,理解他們。我會告訴她,可能你還是有令觀眾不滿意的地方,你還能演得更好,還有很多需要提高的,所以要繼續去學習、去努力,繼續去演,把角色演得更好,終有一天你會站在一個高度,終有一天你會爬上山頂,你得不懈努力才行,把它變成你前進的動力。  

  經歷的過程中是咬著牙往前走的,現在回想起來也沒什麼

  家庭教育的熏陶、成長環境的感染在岳紅心中埋下文藝的種子,她投身文藝工作者行列,學習中專注、篤定,工作上自律、自省,承受了生活的艱辛,接受了生命的考驗,也在不斷經歷著藝術人生的蛻變。若問這一切為了什麼,轉瞬即逝的明星不是她的歸宿,她渴望成為一名藝術家,長久地為他人奉獻光和熱。  

  ○中國藝術報:我覺得您是一個特別堅定的人,好像遇到很多困難都不會影響您當演員這條路,您最初為什麼要當演員?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有沒有受過什麼樣的影響,決定了後來的道路?

  ●岳紅:我上中戲之前都不知道話劇是什麼,我那時候沒有看過話劇。但是可能我成長的環境,我的父母以及外公外婆,還有成都這座城市給了我成長的氛圍,它的文化氣息很濃。從小我媽媽會帶我們去聽各種各樣的戲,沒有錢,買最便宜的票也要帶我們去聽。

  我外公會下圍棋,從小他也教會我怎樣去分享。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大概上初中一年級吧,外公給我買蠟光紙,刻剪紙用的,給我最好的朋友也買了一份,我當時就特別生氣,你是我外公為什麼要給她買?我不願意。外公就很認真地跟我談了一次,他説,她是你的朋友,你喜歡的她也一定喜歡,你們倆那麼好,你應該跟她分享。從此以後我懂得,盡量要學會去跟大家分享,不能夠成為一個自私自利的人。我們成長的時候,家裏要求很嚴格,多半都不能出去玩兒,除了功課之外,就在家裏看書,什麼書都看,《卓婭和舒拉的故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西遊記》《紅樓夢》……書中自有黃金屋,讀書多了,不太會被外界影響,我想的也跟別人不太一樣,跟別人的關注點也不一樣。更多的時間我都去學習了,去圖書館了,去排練場了,這不是收獲嗎?也挺好的。

  可能就是從小家裏不會讓我出去串門兒,或跟外面的孩子去瘋,只能在家裏讀書學習,所以養成了這種生活習慣,以至于我女兒現在也是這樣,我也覺得挺好的。之所以堅定,可能也是因為看到了生活中各種不同的命運,明白所有的美好生活要靠自己一雙手去創造,所以堅持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我不想在工廠呆一輩子,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要去讀書,能讀什麼書,就讀什麼書,沒有刻意地説我一定要去中戲。

  ○中國藝術報:您在中戲的學習生活,比如同學、老師還有當時學的知識,有沒有後來印象比較深刻的?

  ●岳紅:我上中戲的時候,什麼都不會,普通話都不會説,我就是一張白紙,所以每一門功課對我來説都是非常重要的,表演、形體、聲樂、臺詞,包括黨史、藝術概論對我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一直認為要做一個有文化的演員、有思想的演員,有責任、有擔當的人才能做一個優秀的演員。做一個藝術家,做一個優秀的演員,要懂很多知識,要有儲備,文學的儲備、生活的儲備、信心的儲備,你才可能成功。演一個戲就火了,不一定是成功,明星天天都有,我不是明星,我要做的是一個藝術家,我追求的是成為一個優秀的文藝工作者,為人民服務,這是最重要的。要做一個人,一個高尚的人,有追求的人,有夢想的人,這很重要,是不能改變的。

  ○中國藝術報:您出演電影《走著瞧》後第二次獲得“金雞獎”,您在説獲獎感言的時候流淚了,20年間兩次獲得“金雞獎”是不是經歷了特別艱辛的蛻變?

  ●岳紅:我真的沒有想到還可以第二次拿“金雞獎”的最佳女配角獎。因為當時我去拍那個戲完全就是為了幫助他們,是文章第一次演電影,李大為導演第一次拍電影,他們覺得這個角色一定要我去演。我在戲裏演大蓮隊長,我看了劇本就去了。拍戲的地方很苦,在陜西周至縣的老縣城,山頂上,秦嶺的最高處,一開門大雪把門都給封了。

  20多年一轉眼就過去了,在劇組拍戲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也真是覺得累得很,何況中間可能還有家庭的變故、孩子的叛逆、自己身體的原因、家裏父母的原因。每個人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肯定會很艱難的。可能在經歷的過程中都是咬著牙往前走的,走過來了,現在回想起來也沒什麼。我覺得我有一點最好,我只要想幹這件事情,基本上不會放棄,我要想清楚,就是一頭扎下去,就這麼幹。

  ○中國藝術報:未來還有什麼想演的角色嗎?

  ●岳紅:我近期在深圳拍了一個新的電視劇叫《你永遠在我身邊》,我覺得還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它是講眼角膜捐獻的。中國每年有500萬人是需要移植眼角膜的,但是只有5000人捐獻,就是需要的和捐獻的差得太多了。我們這個戲是跟斯裏蘭卡合作的,斯裏蘭卡那麼小的國家,每一年他們會給中國捐獻很多的眼角膜,所以我想通過拍這樣一個戲,把捐獻眼角膜的知識普及到觀眾中去,讓更多人了解,也許就會有更多的捐獻者,對需要的人也是一種幫助。 

①岳紅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霍城參加文藝志願服務活動

 ②軍人岳紅

 ③岳紅主演的電視劇《天衣無縫》劇照

④岳紅在金雞獎獲獎作品《走著瞧》中飾演大蓮

 ⑤岳紅在金雞獎獲獎作品《野山》中飾演桂蘭

 ⑥岳紅出演的電視劇《那些年,我們正年輕》劇照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