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第22屆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集體節目薈萃在張家港舉辦

時間:2018年08月0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第22屆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集體節目薈萃在張家港舉辦

創意新、技巧好,還很萌!

  第22屆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集體節目薈萃近日在江蘇省張家港市舉辦。贛南採茶戲《搭船巧遇》等12個節目、越劇《姥姥門前唱大戲》等11個節目、京劇《小小傳承人》等4個節目、滬劇《星星之火·隔墻對唱》等7個節目、錫劇《戲曲聯唱》等3個節目分別獲得傳承類、原創類、創新類、編排類、聯唱類最佳集體節目。本屆增設器樂類最佳集體節目,由京胡齊奏《迎春曲》獲得;增設專業類最佳集體節目,由晉劇《雙挂畫》等2個節目獲得。

  本屆小梅花薈萃有80多個集體節目報名,比上一屆有所增加,展演節目覆蓋18個省區市和培訓基地,涵蓋14個劇種;整體質量有所提升,體現在節目創意性增強,簡單的經典選段聯唱、合唱類節目減少,傳承類節目注重為孩子量身打造,原創類、創新類節目有所增加。各類別集體節目創意頻出,孩子們演技精湛,小巧的身段、稚嫩的唱腔,萌壞了評委和觀眾。

  《搭船巧遇》是贛南採茶戲代表傳承劇目《茶童戲主》中經典的一折,講茶童與朝奉搭船,巧遇貌若天仙的二姐,朝奉色迷心竅、討好不迭,茶童、二姐、船妹機智應對,朝奉未能得逞、洋相百出,舞臺上4個小演員載歌載舞,“又唱苦來又唱樂”。評委、贛南採茶戲國家一級演員龍紅説,這是一出很“吃功”的戲,“演員邊唱邊舞,必須在唱與舞之間找到身體、氣息的平衡,我在這出戲裏演過二姐,也演過茶童,磨練了很久才完全掌握,這幾個小朋友在臺上演得非常穩”。

  《姥姥門前唱大戲》呈現了“戲中戲”的妙趣。一群幼兒園的小不點扮成一個個“小老太”排排坐,戲中戲裏“小老旦”分明稚氣十足,卻苦口婆心地唱著越劇《碧玉簪》中婆婆勸兒媳原諒兒子的著名選段:“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婆舍勿得那兩塊肉。”小小的媳婦與小小的狀元也扮得有模有樣。評委、中國戲曲學院教授喬慧斌説,“拉大鋸、扯大鋸,姥姥家,唱大戲”本來就是流傳在孩子中間的歌謠,充滿童趣,小朋友演“姥姥看戲”,有著代代相傳的美好寓意。

  《小小傳承人》以戲曲程式的舞蹈化表達,講述了主人公為戲中人所吸引,愛戲、學戲、為戲受傷,終成戲中人的故事。專家表示,節目不僅講述了傳承的故事,而且舞臺呈現有設計感,將戲曲元素化入舞蹈、編入音樂,具有抒情性,這本身也是一種傳承。

  《星星之火·隔墻對唱》是滬劇著名選段,演繹了母親楊桂英與在日本紗廠當“包身工”的女兒小珍子不得相見,隔墻傾訴骨肉之情的情景。小演員雖然才上小學,卻把骨肉間的牽挂表現得十分到位。專家表示,臺上不僅有兩人對唱,還有十幾位小演員組成“人墻”,每個孩子都表演得很動情,烘托出母女相隔的悲苦,表現方式有新意,體現了現代性。

  繼上一屆小梅花集體節目薈萃《越韻古詩·梅蘭竹菊》廣受好評之後,古詩詞與戲曲相結合的形式在本屆大放異彩。楚劇《橘頌》、越劇《越韻古詩·剡溪蘊秀異》、川劇《九天開出一成都》皆以地方戲各流派唱腔吟唱頌揚當地美景的古詩詞,配以融入戲曲元素的舞蹈和舞美。尤其在《橘頌》中,小演員身著以紅、黑為主色調的漢服,手持白扇一邊起舞,一邊吟誦“後皇嘉樹,橘徠服兮”,評委、曾擔任五屆戲曲春晚總導演的許玉琢表示,在流行文化環境下長大的孩子能演出古典氣質與書卷氣十分不易。這類節目中,小朋友學戲的同時更深入地吟咏、體味古詩詞,戲曲和古典文學雙修,從小樹立為家鄉放歌、為家鄉自豪的意識,得到專家與觀眾的讚許。

  雖然小演員多為非專業,但在集體節目中展示武戲,技巧純熟,令人驚嘆。粵劇《武松大鬧獅子樓》中,小演員秀出“椅子功”,小武松與小西門慶在幾把椅子之間閃轉騰挪,躍上翻下,著實叫人捏了把汗;京劇《薪火相傳揚國粹》中,武生、武花臉、武旦、刀馬旦小演員輪番上陣“打擂”,武行小演員的跟鬥穿梭不息,博得滿堂彩。評委、中國文聯戲劇藝術中心大型活動部主任薛金嶺説,小演員的功夫不亞于專業的。“孩子們學習武戲技巧,不怕苦、不怕累,足見他們對戲曲的熱愛。一方面我們希望他們能走向專業,成為武戲的新鮮血液,另一方面也想提醒輔導老師,在教他們這些‘絕活’時一定要保證安全第一,重在培養興趣,不要一味追求展示的驚險刺激,要引導孩子們科學、健康地學習。”

  淮海戲《盜仙草》、壯族八仙鼓《壯鄉少年志在四方》、梁山燈戲《柚子熟了》等多個稀有劇種得到展示。“在本屆小梅花薈萃個人節目展演中,150多位小選手裏有80多位演的是京劇、昆曲節目,在集體節目展演中,也有很多地區都選擇了京昆節目。”評委、中國田漢研究會會長周光説,“京劇、昆曲是普及程度比較高的劇種,我們更歡迎孩子們傳承家鄉的地方戲。從語言上來講,南方孩子唱南方劇種更容易,學京劇就可能出現吐字不準等問題,加大了學習的難度。有句話説,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地方戲也可以以此類比,希望每個地方拿出自己最擅長的戲來展示,而不是以己之短比人之長。地方戲學懂了,對京劇、昆曲的學習也會有所助益。”

  本屆小梅花集體節目薈萃汲取上一屆節目的經驗,薛金嶺介紹,不少輔導老師觀看上一屆節目涌現了靈感,同時力求出新、力避雷同,“一些地方的節目沒有入選,一些地方偏遠、信息不夠通達,我們邀請當地的負責同志來到展演現場觀摩交流”。“有的節目整體不錯,但在化裝、服飾上還比較‘外行’。比如專家提到,小演員沒有‘包頭’,‘水衣’的樣式不對,這些都是戲曲藝術的組成部分,一些節目在這些方面還不夠嚴謹。”薛金嶺告訴記者,演節目的同時,希望孩子們能學到戲曲知識。目前集體節目的選材、編創還沒有專門的指導,將來有可能開展培訓活動,“把戲曲知識教給輔導老師,讓他們能夠更好地教孩子”。

  “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薈萃已有20多年的歷史,個人節目更注重折子戲、小戲的傳承以及孩子們專業水準的提升,少兒戲曲教育不僅是培養戲曲人才,也是培養戲曲觀眾,隨著這些年各地戲曲進校園係列活動的開展,集體節目作為小梅花薈萃的新發展,可以説是應運而生,從戲曲普及層面、更廣泛的傳承意義上來説,集體節目比個人節目更有潛力。”中國劇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季國平觀看小梅花集體節目薈萃匯報演出後表示,“集體節目吸引了更多學校、老師,帶動了更多孩子及家庭參與其中,小朋友的水平很高、絕活很多,每個人都演得很投入、很認真,幾百個小朋友同臺演出,會有一種感染力,相信他們身處其中,也會感受到傳承戲曲的光榮與使命。”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