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圖像樂舞的重建與實踐

時間:2017年12月1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劉曉偉

  近年來,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不僅推動了沿線的經貿交流,同時也帶動了文化交流、學術交流。在文化層面上的國際合作與交流,體現著我國文化自覺意識的覺醒。以舞蹈為例,由忻州師范學院和雲岡石窟研究院共同主辦的首屆“一帶一路”圖像樂舞重建復現研討會日前在山西大同舉辦。本次會議在文化復興的思想指導下,在“一帶一路”的國際視野下,以實踐為基礎、突破舞蹈的自我局限,在更大的學術視野中,在樂舞一體的歷史存在語境中,做了一些有益的嘗試。可喜的是,這樣的嘗試受到了學界的鼓勵和肯定。

  圖像樂舞的重建、古代樂舞文化的復興,不乏孫穎、高金榮、劉建等舞蹈前輩們的辛勤探索。在會議期間,山東青年政治學院、忻州師范學院、西安音樂學院、西北民族大學、新疆藝術學院5所院校的圖像樂舞重建復現的實踐演出,令與會研究者耳目一新。它們是基于漢畫像河南南陽建鼓舞漢畫像拓片的《建木之下》、徐州博物館漢代長袖舞俑圖的《手袖威儀》、四川成都楊子山2號墓弄丸宴舞畫像磚拓片《弄劍》、山東滕州漢畫像石館羽人拓片《羽人》、河南南陽東關許阿瞿墓志畫像七盤舞拓片《逶迤丹庭》、與西安白家口出土樂俑等文物壁畫相印證的《蘇合香》、素材來源為敦煌莫高窟71窟思惟菩薩像的《思惟菩薩》、依據敦煌莫高窟西魏第249窟壁畫創編的《藥叉伎樂》、依據克孜爾77窟左甬道外側壁畫創編的《婆羅幻》。

  實踐當然離不開理論的支撐。本次大會上,與會學者談及漢畫“建鼓舞”的形而上建構、漢畫“長袖舞”的社會人倫形式、漢畫“羽人”的舞蹈空間、唐代韓休墓壁畫“對舞”方式、敦煌樂舞重建的圖像與文獻依托、龜茲石窟壁畫樂舞的動態呈現、石窟樂舞圖像的概念及文化內涵、古代樂舞復現工作的前置理念、“胡騰舞”的考古資料、西域樂舞壁畫以及文物在法國和德國的收藏情況、古代音樂聲響重建的可能與問題、蘊含著草原文化元素的哈薩克族民間藝術形式、跨學科的樂舞圖像研究、《法華經》與雲岡石窟的伎樂圖像之關聯性研究。

  研討會中,比較有特色的是關于漢畫像樂舞和敦煌樂舞的討論,討論或以材料的展示和收集為主,或從歷史學的角度進行介紹,對兩種樂舞的發力點、重心位置、“S”體型和胯關節等細節方面做出了對比。對于石窟樂舞的研究,會上提供了不少新鮮的認知。如,從史料、壁畫來看絲綢之路上胡旋舞、胡騰舞、柘枝舞的發展與流變,樂舞圖像研究方法之數據庫的建立,絲路交流與胡笳、箛、篍、簌、篳篥等管樂器名實辨,敦煌壁畫中迦陵頻伽樂舞形象的衍生等。當然,對于“一帶一路”沿線,文化的互動和交流的關注,也是必不可少的。絲路岷山道上的南朝佛教伎樂人石雕研究、魏晉南北朝時期女樂舞蹈的藝術探究、北齊徐顯秀墓中的音樂圖像研究等相關論文,對中古時期多元文化背景下樂舞文化的交流與融合做了一定的探討。會議還以北京鐘樓聲學、佤族木鼓樂舞圖像等為例探討了“圖像中的音樂”問題。

  圖像樂舞的重建與實踐,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探索中,充滿著未知,也充滿著欣喜,更加充滿著自信。在過去和現在,我們的文化學者、舞蹈家、舞蹈研究者傾注乃至畢生的心血試圖為中國舞蹈找尋到真正屬于自己的“根”、自己的“面貌”;在未來,相信中國舞蹈實踐和理論研究將在更清醒的自覺意識下闊步走出獨有的道路,為世界文藝增添別樣的亮色。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