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寫取澄明煥楮箋——楊明臣書法讀後

時間:2017年12月0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葉培貴

  30多年的書法復興之路,風騷迭起,俊彥輩出,各種字體均涌現了諸多令人矚目的代表性書家。小楷毫不例外地煥發了巨大的活力,投稿和入選數量在歷次重要展覽中一直居高不下。而在這個領域持續不斷地精耕細作,構建自家風格,並終于成為領軍人物的,楊明臣是當之無愧的重要一員。

  李鐸先生説:“書道無涯,生命有限,一個人一生能對一兩種書體深究細研,做出成就,亦殊為不易。”言雖至簡而意契大道。“書道無涯,生命有限”,雖曰自古已然,卻是于今尤甚!時代進步、科技發展,快節奏替換了慢生活,汗牛充棟的古代書跡借助現代印刷和信息技術,充斥于每個愛好者的書房乃至手機屏幕,“得古刻數行,專心而學之”的情境難得見到了,而以展覽為中心的現代書法活動進一步推動了這股大潮,它更期待的是“日新月異”而非“日積月累”。在這樣的背景下,肯于數十年如一日孜孜以求、潛心專力于小楷的楊明臣,就顯得十分引人注目。

  楊明臣意識到了時代變化帶來的難題,他認為,科學技術的發展和考古的深入,書法的傳統在不斷地擴大,技法體係也隨之擴大,與此同時,書法實用功能的缺失又使我們減少了像古人那樣開展技法訓練的可能。這種狀況導致我們對于技法的研究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對技法的錘煉不是“過分”了,而是欠缺深入的成分,甚至只是表面上的追求。

  楊明臣更意識到了小楷與其他字體相比的特殊性。小楷是書法藝術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門類,有著深厚的歷史傳統。這個傳統生成于魏晉時期,鐘王為其標志,太傅的古樸、右軍的中和、大令的俊逸,都是絕代佳品。此後綿延不絕,人才輩出,元明時期名家尤夥,趙松雪的雅正、祝枝山的衝融、文衡山的精勁、王雅宜的超逸、黃石齋的跌宕,使得小楷傳承有序。清代雖有館閣約束,也沒有扼盡生機,甚至還有振起,如何子貞的拗峭。

  小楷對功力的要求較其他體式更顯著一些,正如楊明臣所言:“小楷因其字形較小,人們觀賞作品時往往迫而察之,故對用筆的精到細膩要求更高。”他明確反對當前小楷創作的兩大誤區,隨意化、粗糙化和重形貌、輕神採。同樣是因為字形較小等原因,小楷在展覽競賽中也不易一鳴驚人。因此,當代小楷在展覽中呈現特別的景象:一方面投稿數量巨大,另一方面有創造性的風格卻並不多見。原因或許是磨練功力本身佔據了太多時間,與此同時,小楷在蠅頭大小的空間中,留給藝術家的創造余地並不寬綽——例如,當代書法的重要創新手段之一墨法,就較難在小楷中大幅度地發揮。

  在對時代特點和字體特殊性有如此清晰認識的前提下,楊明臣仍然選擇小楷作為主攻方向,顯示了巨大的勇氣和堅卓的毅力。能夠從千軍萬馬中走出自己的道路,成為當下小楷書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的付出是可想而知的。他在《小楷的格調》中寫道:“往往需要積十年、數十年之功才能稍顯個人面貌。”這句話與其説是在勸告讀者不可“妄取捷徑”,不如説是他的自況。若無超越常人的艱苦磨礪,他作品中那得古法之妙而又融入我意、我法、我情、我趣的高超技術,是斷斷不可能實現的。

  但藝術不僅是技術,還需要獨到的識見、修養和創造能力。書法家李剛田由社會分工切入,指出當代書壇的一個現象,“理論研究與具體技術實踐的社會性分工在其他領域和文藝門類中已很普遍,在當下書界也有所表現”。他認為,楊明臣的《小楷叢稿》一書填補了書法專業的一項空白,“通過對小楷的深入考察研究體現出其深刻的思辨能力,展示出其綜合的修養”。《小楷叢稿》涉及了小楷歷史、技法、臨習、創作等各個方面,展示了楊明臣高遠的藝術追求:“楷書有其獨立的審美標準、藝術語言和表現手法。就審美標準來討論,竊以為,應具有端嚴之風、正大之象、廟堂之氣……其小字宜沉靜高古、蕭散簡遠、飄然靈動。”他將自己心目中的小楷格調提煉為五個方面——沉靜、高古、精嚴、峻朗、個性。

  對照作品可以看到,楊明臣的實踐完全達到了自己的理論期許和審美主張!他從歷代經典中提取凝聚了從容淡定、清澈澄明的氣質,以精準而嫻靜的筆法、嚴密而寬綽的結構,優雅地在宣紙上呈現不凡的大氣象,絕無叉手蹩腳的誇張變形和亂頭粗服的任性做作。

  然而,見地還不是終點。小楷對于楊明臣而言,最終是人的確立。他在小楷領域的識見和藝術創造,從根本上緣于內心的澄明,這種澄明使他超越了時代的躁動。當他説出“要從(小楷)作品的簡遠寧靜之中,能感受到作者的儀態心聲,因為這種寧靜不僅出自于手,更是發乎于心”的話時,我們感受到的已然不是點畫、不是結構、不是章法,甚至也不是字的氣象,而毋寧説是他的心象!我認為,如此心象,才是使得小楷能夠輝煥于楮箋的根柢所在。如此心象,也將持續地照亮他未來的藝術道路,引領他走向更高的境界。

世説新語一則(楷書) 楊明臣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