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尊重經典 大膽創新

時間:2017年12月0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樂 章

  戲劇界專家點讚四川話版《茶館》——

  尊重經典 大膽創新

  四川話版《茶館》在北京的首演已經成為文藝界、戲劇界的一個引人關注的文化現象。12月3日,就在四川話版《茶館》在北京首演進行過程中,由《中國戲劇》雜志社、四川人民藝術劇院有限責任公司共同主辦的四川話版《茶館》專家研討會在中國文聯舉行。戲劇界專家學者濟濟一堂,為這部新鮮出爐的作品把脈。專家們表示,四川話版《茶館》讓經典在現代煥發出新的生機、以現代戲劇的表達方式將經典作品的內涵融入現代生活,該劇的整體構思、導演意圖、演員表演以及舞美設計等都值得稱道,尤其在深挖作品內涵、體現時代背景以及展示地域人文等方面,有著別具匠心的演繹。

  著名翻譯家、戲劇評論家童道明談到:“戲劇是要前進的,經典也要前進,要跟著時代一道前進,我們一般認為《茶館》是除北京人藝外,沒有別的國內劇院敢去碰,因為大家都太敬畏了。這部戲是向曹禺致敬、向焦菊隱致敬,我認為需要這樣創新性的致敬,照搬未必是致敬。”

  中國劇協分黨組成員、秘書長崔偉認為,四川話版《茶館》把經典的生命力通過新的藝術創造延續了,從而形成了一個新經典、新活力和新藝術面貌。在這出戲中,有三個轉變令人印象深刻:第一,對題材的歷史感與解讀的局限性進行了很好的再創造。《茶館》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對于歷史、社會、人性等方面都有不同的解讀,四川話版《茶館》把當代人對那段歷史人物和命運的變化,在某些方面根據當代人的興奮感、興趣點和思考點進行了很好的創造。第二,《茶館》的時空獨特性和感知的探索有了新的變化。這次四川話版《茶館》是具有獨特性和感知的新探索,完成了不動聲色但又面貌一新的轉變。看似形變,但神沒變。第三,四川人藝是個非常有歷史的劇院,重要的還有地域風格,這次表演的經典化與劇院經典化的結合,讓人領略到這個劇院的藝術實力、表演實力以及演員的功力。

  中國國家話劇院副院長羅大軍談到,四川話版《茶館》把四川茶館那種閒適喧鬧的平民生存狀態用風俗化的場景展示出來,説四川方言、打金錢板等,嚴格來説都是形式的“川化”,而真正意義上的“川化”是接過老舍家國情仇、悲憫情懷的思想境界和精神實質,在巴渝文化的厚重土壤上,幻化出老舍《茶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味道濃鬱的、體現中國社會和人生厚重感的“茶味”來。

  北京人藝原副院長崔寧説,通過川版《茶館》的排演和演出成功,一是再次倡導和實踐對中國經典話劇劇目的繼承和傳播,豐富了它的表演形式。二是再次掀起對經典優秀話劇劇目的關注,用經典的力量來擴大了話劇在人民群眾當中的影響力。三是四川人藝可以借力而上,在優秀劇目的排演中鍛煉隊伍。這個劇目讓四川人藝登上新臺階,體現文化體制改革以後話劇院團如何求生存、出效益找到新的路徑,用經典、用劇院特色的建設來提高劇院的影響力。

  《中國戲劇》雜志原主編賡續華談到,李六乙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導演,他最大的特點是作品很純粹,用一種新目光或中西合璧的方式。李六乙是當下導演中非常具有先鋒和前瞻性的,不會為炒作而炒作。

  《劇本》雜志副主編武丹丹覺得,四川話版《茶館》講述方式更輕松自由,觀劇體驗更獨特。此劇的意義在于提供了打開經典的另一種方式,致敬經典的另一種形態,這是這個時代的方式,也是這個時代對經典提供的重要方案。尤其在北京演四川話版《茶館》是一個特別的觀劇體驗,這個作品完成的最後一步並不是在導演手上,也不是在演員手上,而是在觀眾心裏,結果就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舞臺上是一群四川演員以川話演出,而觀眾心裏不斷回放的是北京人藝的經典場次和段落,與之進行比較。但我不覺得會跳戲,這個戲提供了一個“場”,舞臺上的演出和心裏對經典既定印象的彼此對比和補充。在補充的過程中,又在融會貫通四川市民文化和北京市民文化。李六乙導演是四川人,又長期在北京生活,這部戲和他的人一樣,融匯兩地文化。這部戲有一種效果,讓經典更加經典,同時讓經典更加豐厚、豐富,讓我們在觀劇獨特體驗過程中能夠尋找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

  《劇本》雜志原主編黎繼德談到,這出戲是話題之作,在這個戲中充分體現李六乙關于純粹戲劇的理念、思想、觀點和原則,還有關于經典劇目如何改編、搬演、移植等等,這個戲是經典作品的地方化問題。話劇如何中國化、本土化、民族化?一個劇目在各種戲曲間的移植改編的實踐太多了,話劇在這方面有時相對欠缺,尤其像這樣的作品,它的地域色彩很強,怎麼到另外一個方言區、另外一個文化不太相同的區域去演出?這個戲做了這方面的努力,而且很成功。李六乙的純粹戲劇思想在這方面得到體現,經典作品的地方化在這個作品中得到充分的嘗試、創新、實踐。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